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8章:我懷疑你在開快車

  “各位導師好,我今天為大家演唱一首《流浪記》。”

  東城某處,一座攝影棚里,正在拍攝一檔本地的選秀節目《音樂快車》。

  一名略有些胖的男歌手站上了臺,對臺下評委團鞠了一躬。

  坐在評委臺上的鄧品和旁邊的朱蕓對望了一眼,都有點無奈。

  這已經是這兩天來,第三個唱《流浪記》的選秀歌手了。

  不用說,這首歌再次火起來,肯定是因為谷小白的那個《流浪記》視頻的火熱。

  鄧品之前和朱蕓打交道不多,上次初選之后,他和朱蕓交流了許多次,發現這是一個挺直爽,大大咧咧的妹子,就彼此交換了微信。

  因為接下來好長時間,他的主戰場都在東城,所以他就接了一些東城的工作,選擇了一檔東城本地節目擔當評委嘉賓。

  然后這檔節目因為檔期變動,還缺少另外一個導師,鄧品干脆就把朱蕓拉了過來。

  朱蕓自然是來者不拒的,她剛剛換了一家小經紀公司,對她的束縛小了很多,但是工作機會和渠道也少了很多,現在正處在青黃不接的時候。

  現在畢竟算是有了工作,至少可以補貼家用了。

  這檔《音樂快車》節目,有點像是中國好聲音,也是四個戰隊,但是有四個導師,四位評委。

  因為接了本地車企的贊助,再加上節目名,所以現場布置也比較特別。

  坐席布置的像是一輛車,導師坐在駕駛座上,面前有方向盤、儀表盤,遇到心儀的選手,就可以按下按鈕,開車門請選手上車。

  如果開了好幾個車門的話,則是由選手來選。

  而節目的初始,四位評委會選擇一位導師,成為第一個上車的人,坐在副駕駛。

  但是評委是沒有決定權的,在節目錄制過程中,他們只能坐在旁邊,努力通過自己的評價,影響導師的選擇。

  而導師往往也會有自己的選擇和堅持。

  到了戰隊組完之后,評委還有一次“跳車”的機會,只要另外有評委愿意和他交換,就可以跳車換座。

  節目的重心,也重在突出節目的沖突性,導師和評委互掐,互相影響之下,戰隊的成員變得不確定等等。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國內有幾檔特別強的選秀節目,已經把有能力的種子選手都搶走了,剩下的人,在音樂上差了很多,只能通過加強綜藝感,來提升收視率了。

  當然,收視率也并不怎么理想,只是能勉強度日這樣子。

  這節目本季的主打,本來是一對組合,兩個人熱度不錯,一個是導師一個是評委,整天互相掐來掐去。

  但是因為收視率的不理想,這對組合前段時間棄約走人了,留下了一個空檔。

  節目的制作人之前和鄧品合作過,知道他在東城,于是緊急聯絡上了鄧品,這才有了鄧品和朱蕓的合作。

  兩個人在臺上插科打諢了幾天之后,也變得更熟悉了起來,算是朋友了。

  今天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么。

  前兩個跟風唱《流浪記》的,可是連播出的資格都沒有,直接被掐掉了。

  《流浪記》這首歌,實在是太多人唱過了,也太多人聽過了。

  更別說,現在又有谷小白珠玉在前,你想要出彩,太難了。

  但等到歌手一開嗓,兩個人卻挺意外的。

  很有感染力的中音,而且唱得非常動情,特別是唱到中間的顫抖和啞聲,讓臺下的許多人的反響還不錯。

  幾個專門請來的戲精觀眾,還有一位動情流了淚。

  朱蕓眼睛一亮,感覺自己找到了一個好苗子。

  自從他們這個戰隊換了導師之后,就已經沒收到什么好苗子了。

  本來加入戰隊的幾名學員,情緒也不高,畢竟他們本來是沖著那對組合來的,而不是三線的朱蕓和樂評人的鄧品。

  今天朱蕓磨拳搽掌,拼盡全力,也想要拉一個好苗子進入自己的戰隊。

  不蒸饅頭蒸口氣啊。

  等到高潮部分,現場更是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朱蕓也興奮地鼓掌,終于找到了一個還不錯的苗子了!

  她伸手就要開車門,旁邊鄧品一把拉住了她。

  “怎么了?”朱蕓一愣,她覺得這歌手不錯啊。

  正猶豫間,旁邊的一扇車門打開了。

  “你看,你看,要被他們搶了!”

  朱蕓一巴掌,拍下了開門鍵。

  鄧品搖搖頭,靠在了副駕駛座上,抱著肩膀。

  一曲結束之后,四個車門全打開了,朱蕓瞪著鄧品:“你看,你看,四個都開了,這么好的苗子,你怎么還不愿意要?你想要干啥?”

  坐在一側的一名評委,其實也算是客串的主持人,聞言立刻問道:“對啊,老鄧你來說說,這么好的苗子,你為啥不喜歡?”

  臺上的男歌手也看了下來。

  “對啊,我覺得這是這幾天唱得最好的一首了。”另外一名導師道。

  被全場的人盯著看,鄧品搖頭道:“我就是覺得,一名歌手,如果有自己的堅持的話,就不應該刻意去模仿另外一名歌手。”

  “你覺得他在模仿小白?”另外一名評委道?

  鄧品點了點頭:“對。”

  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見,一名歌手導師道:“我們當初學歌的時候,或者剛剛出道的時候,其實都經歷過模仿這一階段,每個人都是從模仿開始的,這不是什么問題。”

  “我也覺得沒什么問題,我剛出道的時候,是模仿阿妹的。”朱蕓完全不怕自黑的爆料。

  “可是你模仿的時候,也應該模仿一個正確的對象。”鄧品還是搖頭。

  “什么?你覺得模仿小白不對嗎?”

  “小白的歌很難唱吧,我都完全唱不出來。”

  “對啊,我也唱不出來……等等,我說這話的時候,怎么還理直氣壯的?”另外一名歌手導師。

  主持人評委看著鄧品:“老鄧你其實是小白的導師吧,難道你覺得模仿小白不對?”

  鄧品笑了笑沒有接話。

  他是谷小白校歌賽的導師,但是他也是谷小白的粉絲,雖然是黑粉。

  他不想用這種方式蹭谷小白的熱度,把自己打成“谷小白導師”的標簽上綜藝節目。

  耳麥里傳來了導演的聲音,希望他多說兩句關于小白的話題,爆點料啥的,鄧品沒接。

  “我理論上來說,也是小白的導師啊,你怎么不問我?”朱蕓把話接過去了,鄧品笑了笑,他就喜歡朱蕓這點。

  抹過了導師的話題,朱蕓轉頭問鄧品:“老鄧,你到底怎么想的?這個選手有什么問題嗎?”

  “剛才盧哥也說了,他初期也是模仿,模仿其實也沒什么問題,但問題是,小白平常不是這么唱歌的。這首歌,嚴格來說,小白完全唱崩了。”鄧品一邊在心里默念“黑粉的自我修養”,一邊想著這節目播出之后,自己估計會被小白的粉絲們罵死,一邊道:“小白唱這首歌的時候,是因為沒有控制住情緒,所以才唱成了這樣,但是你的模仿,會讓我認為你是在掩蓋自己音色、音準和氣息的問題。”

  “《流浪記》這首歌,情緒上達到了巔峰,但是技巧上卻差太多了。你該模仿的,不是小白的技術低谷,這種模仿,只會讓你像幾十年前流行的那種苦情歌手一樣,路越走越偏。”

  臺上的歌手抿了抿嘴,看得出來,他其實有點不服氣。

  他道:“老師,我承認我在模仿谷小白,但我不覺得我是在模仿谷小白的低谷,我覺得谷小白的這首歌,比其他的歌更能打動人,能打動人難道有錯嗎?”

  其他幾名導師在旁邊也有點不服氣:“對啊,唱歌不一定完全要依靠技術,情緒當然很重要,甚至有時候遠比技術更重要,小白的《流浪記》之所以打動人,不正說明了這點嗎?”

  “小白之所以能打動人,不是因為這種失控的情緒,而是因為他是谷小白。”鄧品搖頭。

  “這個我恐怕不贊同。”

  “我也不贊同。”臺上的選手不服,“不能因為谷小白唱了,就不讓別人唱了吧。我沒有他那么優秀,但這首歌的情緒,我覺得我至少也有七成了。”

  “若是哪一天,小白在情緒和技巧上達到了平衡,再唱一遍這首《流浪記》,你就會知道,自己到底差在哪里。”鄧品搖頭,“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

  “我覺得你以小白的標準來要求別的歌手,這太苛刻了。”朱蕓覺得現場氣氛太僵了,解圍道。

  她是現場聽過谷小白唱歌的。

  “可問題是,我覺得,他的那種情感,其實也是模仿出來的。”鄧品指著臺上的歌手道。

  這才是鄧品覺得最不喜歡的一點。

  沒有自己的感悟,只去模仿別人,技術模仿,情感也模仿?

  這不是歌手,這是唱匠。

  別的歌手還是不同意,臺上臺下爭論成一團,節目組快樂瘋了。

  這就是所謂的話題性啊!

  終于到了讓選手選擇的環節,朱蕓覺得這選手被鄧品這么打擊,估計很難再選自己的隊了。

  她孤注一擲,道:“這樣吧,如果你選我的戰隊,我就帶你去現場聽一下,小白到底是怎么唱這首《流浪記》的!”

  “哎?”其他的導師、評委都大驚:“朱蕓,你還有這種能量?能讓小白給你唱歌?”

  “三食堂啊。”朱蕓哈哈大笑,“我聽說最近小白每天都在唱《流浪記》。”

  “嗨……”大家無奈搖頭。

  朱蕓道:“導播?導播?現在幾點了?上午十點?還來得及啊……要不要去?要不要去?我請大家吃食堂!”

  大家都有點心動。

  然后她看向了臺上的男歌手:“怎么樣,要不要選我的戰隊?”

  男歌手猶豫了一下,另外一名導師哈哈笑起來:“你別猶豫了,你看朱蕓導師都拿出來殺手锏了!請你吃食堂了!你不知道她多摳門,從來沒請過客!”

  男歌手終于下定了決心,走下臺來,坐上了朱蕓的車。

  “嗚嗚嗚嗚!開車!出發,三食堂!”朱蕓哈哈一笑,雙手抓住方向盤,攝影機趁機給了方向盤上的logo一個特寫。

  現在的節目,一個個植入廣告做的賊溜。

  “停下,你已超速!”旁邊一個導師笑。

  “你沒證據。”朱蕓白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