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3章:踏上征程

  同一時間,體育場入口處,警察和保安抓住了兩名打算偷偷潛入現場的不速之客。

  “我們不是壞人。”

  “我們真不是壞人啊。”

  “我是付函,這是風和,我們都是校歌賽的評委。”

  “假冒的?我假冒我自己干啥,我又沒什么流量……”

  “真的,不信你去問問你們上級,哎呀,我騙你們干啥……”

  付函終于還是忍不住,想要跑來現場聽一下谷小白到底會怎么唱這首歌。

  但是他不想太招搖,一旦被校方知道了,邀請他上臺來一首怎么辦?

  付函絕對不想和谷小白同臺演出,不想!

  所以就輕裝簡從,偷偷跑來了。

  怎么說,付函也是東原大學的老校友啊,對學校還是很熟悉的,當年也沒少逃課、偷偷進體育場和女孩子約會啥的。

  但沒想到,一個畢業晚會而已,竟然安檢那么嚴格。

  好不容易說明白了自己的身份,進了場,就聽到了谷小白已經唱完了,頓時恨得跺腳。

  “可惡,錯過了!”

  “都怪你,不早點來。”

  “我怎么知道這個時候還會堵車!”

  付函和風和互相埋怨著,就看到谷小白把笛子舉到了嘴邊。

  然后一聲馬嘶聲響徹云霄。

  “我去……”風和下意識地抬起頭,看向了臺上。

  他和付函都考慮過,這首歌要怎么編曲。

  這首歌實在是太質樸,太遼闊了,任何的花哨,都可能會破壞原曲的意境,變得油膩。

  但是如果真的只是和原曲一樣,從頭唱到尾,卻又未免過于平淡。

  這是誰啊,這是小白啊。

  小白的舞臺,小白的現場演出。

  它必須炸啊!怎么能不炸?

  其實在推薦這首歌的時候,就考慮過谷小白會笛子。

  原曲的編曲里,也有笛子,而且這首歌確實很適合笛子的音色。

  但他們卻沒想到,谷小白竟然是用的這種方式吹笛子!

  秦川的馬嘶聲剛落下,谷小白的馬嘶聲,又響了起來。

  而且兩個人,還近乎無縫地切換著,輪流吹奏主旋律。

  “果然精通一門特殊的樂器很加分啊……”付函突然想到了當年白衣飄飄吹笛子的竇唯,把女神都騙到手了……

  舞臺的兩側,主旋律和馬嘶聲,忽東忽西,來來回回。

  就像是兩匹馬兒,撒歡、嬉戲。

  炫技,絕對赤裸裸的炫技!

  這是一段超長的間奏,加起來足足有一分多鐘。

  但是沒有一個人會覺得不耐煩。

  兩個人的默契,實在是太好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已經銜接到恰到好處。

  付函和風和,在下面也聽得搖頭晃腦,就在此時,有一個西裝革履的壯實中年人湊了過來:“那個,請問您是付函先生嗎?”

  “你是?”付函微微皺眉,有些不耐煩,但還是忍著沒發火,以為是湊上來要簽名的粉絲。

  “我是鴻烈安保的負責人,我姓鴻……”鴻總開心死了,哎呀,可算是逮到大明星了!

  然后,他就被付函無情地推開:“讓開,你擋住我了。”

  不是粉絲,就不需要笑臉了,快滾開,別耽誤我看小白的演出!

  被無情拒絕的鴻總,蹲在一旁,傷心抽噎去了。

  我們鴻烈安保可能沒前途了,嗚嗚嗚嗚……

  靜學姐在臺下,看著臺上的兩個人。

  “啊啊啊,我家老秦好帥!”

  “嗚嗚嗚嗚,我家小白也好帥……”

  “好帥好帥好帥,帥死了!怎么辦,怎么辦,我好幸福!!!”

  “看到沒,看到沒,臺上那兩個男人,都是我家的!”

  靜學姐差點把自己的閨蜜掐死了。

  秦川再一聲馬嘶之后,兩個人同時開始副歌旋律,只是一個高了五度,一個低了五度。

  溫柔如水的C調大笛音色與清冽婉轉的E調笛音,格外和諧,空凈幽遠。

  耀哥遠離了話筒,在后方幽遠地唱著副歌。

  其他的人,依然在唱著和聲。

  兩個笛子,音調一高一低。

  就像是一大一小,兩匹駿馬,在草原之上奔行。

  漸漸遠離了人煙和喧囂,離開了故鄉與家園。

  突然間,谷小白和秦川兩個人對望一眼,同時晃動手臂,收縮腹部,彈動舌頭,顫動手指。

  “唏律律律律”

  兩匹駿馬同聲長嘶,響徹整個會場。

  下一秒,兩個人的笛子,同時超吹,高了八度!

  歡暢!痛快!

  這不是離別,這是踏上征程!

  總有一天,我將凱旋!

  “咚咚咚咚咚咚!”黑熊精在臺上飛舞著,鼓槌都差點甩了出去。

  “噢噢噢噢!”臺下狂呼起來。

  一直以來,積攢的情緒,終于在這一刻宣泄了出來。

  其實臺下的眾人,也不知道這種情緒到底是什么。

  是即將離別的惆悵,還是迎接新挑戰的激動,又或者,是某種更神圣的使命感?

  背景之上,吉他聲彈起了主旋律。

  高亢的笛聲漸漸弱下,像是兩匹馬漸漸遠去。

  然后,就只剩下秦川笛聲的旋律。

  谷小白放下笛子,湊到了話筒之前。

  低沉的聲音響起:

  “你是駿馬,是駿馬……”

  最后一個氣聲,已經輕不可聞。

  “咚咚咚咚……嗚↘”

  鼓聲接笛聲。

  然后戛然而止。

  全場寂靜。

  幾秒鐘之后,狂呼聲響起。

  “小白!小白!小白!”

  “秦川!秦川!秦川!”

  “非白即黑!非白即黑!”

  “老秦,小白,我愛你們!”尖銳的女聲,是已經完全不顧矜持的靜學姐,站在凳子上,拼命揮手。

  快看啊,快看啊,那是我家老秦,那是我家小白!

  舞臺上燈光亮起,谷小白起身和秦川對望一眼,對臺下鞠躬。

  非白即黑的成員們,也對臺下鞠躬。

  “謝謝,謝謝大家,這首歌送給我的老師趙興盛和我的師兄蘇哲宇,同時也送給所有即將出發的師兄師姐們。不論你們即將去向何方,你們都是我心目中最神俊的駿馬。謝謝,謝謝大家……”

  谷小白下臺了,但是臺下的歡呼聲和掌聲,還是久久不肯停歇。

  臺下,小蘇師兄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他覺得自己的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旁邊,舉著手機的那位師兄突然叫了起來:“嵐嵐,我們結婚吧!”

  “我這就去找你,我們明天就去領證,我一定會成為一個可靠的男人,我一定可以給你一個溫暖的家,嵐嵐……”

  隱約聽著視頻里的女生,竟然答應了。

  突然之間,小蘇學長覺得剛剛充滿了全身的力量,被人抽走了。

  嗚嗚嗚嗚,為啥人家都結婚了,我還是一條單身狗!

  算了,算了,還是去支教吧……做一條孤單的單身支教狗吧……

  就算是死在外面,也沒人管吧……

  我要找到那些頑劣的孩子,狠狠地打擊他們,打擊到他們懷疑人生!

  然后再丟下一句狠話,讓他們下半輩子都在痛苦中度過!

  就這樣!

  突然之間,小蘇get到了現在依然單身的趙興盛,當年的心路歷程。

  也仿若看到了自己,單身到天荒地老的未來。

  系統:“恭喜宿主完成‘更大的舞臺’任務,共鳴度系統開啟。”

  后臺,谷小白看了一眼“共鳴度系統”的詳細描述,然后眼睛就越睜越大。

  “每當一首歌達到了情感瓶頸,都可以開啟一處對應的試煉場景……”

  開啟試煉場景?

  小蛾子我來了!

  我谷小白也要踏上征程了!

  如果不是后臺人多的話,谷小白都想要嗷嗷叫起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