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1章:駿馬謠

  聽到臺下的歡呼聲,主持人也是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看來大家都知道,接下來是誰的節目了。”主持人道。

  臺下,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響起:“小白!小白!小白!”

  老洪的大嗓門,在這么多人里面,依然特別明顯,坐在他身邊的人,都向四面撤了撤身體,坐在他前面的吳校長,都不得不向前挪了挪自己的椅子。

  就是老洪這個大嗓門,天天在他身邊吼,他才忍不住讓小白也出個節目的吧。

  一定是這樣。

  “是的,下面這首歌,是由小白為大家演唱的,不過,今天并不只是小白……”

  主持人在報幕的時候,燈光打在他們身上,而黑暗中,已經有一堆人,向臺上搬樂器了。

  主持人道:“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曾經有一首搖滾版校歌,登上了各大熱搜和排行榜,大家還記不記得,這個和小白合作的樂隊叫什么名字?”

  臺下的回答就有點稀稀拉拉了。

  “對,非白即黑樂隊,大家期不期待,這個樂隊和小白的再次合作?”

  這下子,臺下就熱烈了起來。

  “期待!期待!”

  “啊啊啊啊,難道又要唱搖滾版校歌!”

  “或者,再改編一個別的版本?”

  這是什么地方?是東原大學啊,在這里,什么歌最有代入感?

  當然還是校歌了!

  不過,這首歌當然不會是校歌。

  “此外,今天還有一個特別邀請的同學,登臺為小白同學伴奏,這個人非常厲害,就連小白,都會親口叫他師父……”

  “秦川!秦川!”

  “師父!師父!”

  “吹笛子吹笛子吹笛子!”

  臺下,歡呼聲響起。

  比非白即黑的歡呼聲,還要高。

  臺下,機械系的坐區內,歡呼聲格外的高亢。

  “老秦!老秦!老秦!”

  靜學姐激動得雙手緊握,淚水都快下來了。

  啊啊啊,我家老秦,終于和小白一起登臺演出了!

  老娘等這一天,等得花都謝了!

  其他的人聽得真是羨慕嫉妒恨啊,谷小白還沒登臺呢,這下面的氣氛,已經熱烈到要爆炸了。

  不過在中后部,研究生們的坐區里,有一名研究生完全沒有get到現場的氣氛。

  “嵐嵐,嵐嵐,你別生氣了,別生氣好不好……只是一年而已,我保證一有時間就回來看你好不好?”

  “我只是去支教,又不是與世隔絕了,咱們可以每天視頻聊天啊,你放假的時候,也可以抽空去看我啊……”

  “我知道,我知道還得多等一年,等我回來,咱們就結婚,好不好?”

  旁邊,單身狗小蘇等人,正在斜眼看著他。

  呸,有老婆的人不得好死!

  面對這種單身狗之鄙視,這打電話的研究生都快哭了。

  你們幾個嫉妒啥?我如果哄不好嵐嵐,恐怕就可以重歸單身狗行列了。

  我們已經長跑了六年了好不好,六年了!

  這一刻,他對自己的決定,也生出了一些后悔。

  值得嗎?

  夢想和現實,其實往往總是有沖突的,并不像某些人所描述的那么美好。

  或者說,人生總是需要取舍。

  只是,現在后悔卻已經來不及了。

  臺上,主持人還在繼續串場。

  “今天之后,大四的很多同學,就要離校了。”主持人說到了這里,聲音有些哽咽了起來,“其實,我自己也是大四的學生,今天之后,我也要離開了。”

  臺下,許多大四的學子,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有些時候,一場別離,就是永恒。

  為生活奔波,為未來而拼搏,再相聚,已經不知道何年何月。

  “小白選的這首歌,就是為了祝福我們即將離開校園的學子們。”

  “另外,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一些特殊的人,也會暫時離開校園。”

  “他們,是我們東原大學的研究生支教團的師兄師姐們。”

  打電話的研究生學長猛然抬起頭來,看向了臺上。

  “小白還說,這首歌,他想特意送給一位他特別尊敬的老師,和一位特別優秀的學長。”

  “他們之間,有一段非常特殊的故事,一段讓人熱血沸騰的故事。”

  小蘇也抬起頭來,微微愕然。

  他知道小白在線征歌,他也覺得這首歌,可能是唱給自己的。

  但又覺得自己太自戀了點。

  小白給自己唱一首歌?你想什么呢小蘇!

  世界上那么多女孩子,都沒能讓小白唱一首歌呢。

  但此時此刻,一切竟然成真了。

  “這首歌叫什么呢?讓小白自己來告訴大家吧。”

  主持人退下,全場的燈光都暗了下來。

  黑暗中,有低沉如淵的貝斯和流動如水的吉他聲傳來,隨后,空曠幽遠的笛聲響起。

  隨后,是一段采樣來的馬蹄聲傳來,咚咚咚咚咚咚……

  越來越近的馬蹄聲,黑暗中像是有萬馬奔騰而來。

  而搭配上了那笛聲,讓人下意識地想起了《秦川情》。

  就在此時,舞臺上,一束燈光亮起,照在了站在舞臺一側的秦川身上。

  他擎著一只C調大笛,捧在嘴邊,吹出空曠遼遠的笛音。

  然后一聲馬嘶聲傳來,他背后的大屏幕亮起。

  三個字,一筆一劃地出現在了大屏幕上。

  駿、馬、謠!

  “駿馬謠?”

  臺下,絕大部分人都沒有聽過這首歌。

  這是什么歌?

  臺下,電話的對面,嵐嵐哭了起來,痛徹心扉的模樣。

  研究生師兄想要哄卻不知道怎么哄,聽到臺上的音樂聲,慌忙道:“嵐嵐,嵐嵐,你聽,你最喜歡的小白上臺表演了,我給你開視頻,嵐嵐,接視頻。”

  視頻連上了,遠遠對準了臺上的秦川。

  嵐嵐:“這么丑的人是誰,你騙人,這才不是小白!”

  秦川繼續吹著笛子,在他的身后,巨大的屏幕上,一行行的字樣,浮現了出來。

  “十年前,一名年輕的歷史學研究生,來到了西北的一處小縣城支教。”

  “在這里,他認識了一個頑劣的孩子。”

  就在此時,笛聲漸漸弱了下去。

  谷小白的歌聲響起。

“你是駿馬喲龍骨俊喲腳下如風喲  風似夢”

  黑暗中,又是一束燈光慢慢亮起,照在了舞臺的另外一側。

  谷小白坐在吧凳上,對著面前的麥架,安靜地唱著歌。

  谷小白的粉絲,還是第一次看到谷小白在臺上這么安靜。

  沒有舞臺動作,沒有犀利的眼神,也沒有彈鋼琴,只是坐在那里。

  他的音色,不是那種特別磁性的低沉,也不是特別明亮的高亢。

  他收起了自己所有的鋒芒,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年,用自己最簡單的聲音唱出最質樸的旋律。

“不為富貴喲拖韁繩嘍卻為槍聲喲  背馬鞍嘍……”

  他的背后,字幕在繼續:

  “這個孩子打架、逃學,不服管教。”

  “而他,卻看到了這個孩子叛逆的背后最亮的閃光點。”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