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24章:小白有了新綽號

  東城,一間排練室里,付函正在練歌。

  付函在東城有自己的居所,不過他工作的時候,因為隨行人員很多,所以還是喜歡住酒店。

  現在工作基本上結束,當然就回家住了。

  而其中有整一層,都被裝修成了錄音室和排練室。

  可以讓他不受打擾地練歌,甚至他的上一張專輯,就有一小半都是從這里錄出來的。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于南……啊啊啊啊!”

  練了沒幾句,付函就怒吼了起來。

  旁邊坐著的風和正戴著耳機聽什么東西,見怪不怪地轉過頭來,笑著看著他:“還是沒感覺?”

  “唱歌的時候,老是想到小白……”付函捂著頭,痛苦萬分。

  他已經決定要錄這首歌了,但是每次錄到這里,一想到小白的唱腔,就完全失去了感覺。

  第一段、第二段都好說。

  第一段的曼聲長吟,他直接改成了古音演唱,為此他還專門去請教了專家,專門學會了這段的古音。

  第二段趙興盛的低音,對付函來說也沒什么難度,甚至更好聽一些。

  但只有第三段……

  谷小白唱的第三段!

  沒有小白的那么強的聲音,怎么唱這第三段嘛,完全被編曲蓋過去了,拉都拉不回來好不好!

  但是付函卻還非常喜歡這個編曲,不想改。

  就算是要改編曲,這個時候,情緒肯定是要遞進的,你不升key,怎么情緒遞進?

  但是一升key,谷小白的聲音,就像是魔音灌耳,自己鉆進腦海里來了,還強行要和自己的歌聲對比。

  這一對比,就立刻沒心情了。

  真討厭……

  “你又不是vocal系的歌手,別對自己那么嚴苛嘛。”風和安慰他。

  “我也不想那么嚴苛嘛……”付函啪啪拍了幾下自己的臉,“但是小白的歌聲,老是揮之不去……”

  實在是太魔性了。

  “那就先放放這首歌,專輯里那么多首歌呢,先錄點別的。”風和說了一句,又轉身去看手機了。

  付函有點不爽。

  “風和,我覺得你最近一點都不關心我的新專了。”

  “哪有。”風和看著手機,隨口敷衍。

  “以前我做新專輯的時候,你比誰都上心,你最近都只會傻笑。”

  “呵呵呵呵……”風和傻笑。

  付函翻白眼。

  就是這樣傻笑!

  “你到底在看啥?”付函湊上前去。

  “小白的新歌,你最好別看。”風和道。

  “新歌?”付函糾結了,“這孩子真不務正業,不好好學習,唱什么新歌!”

  付函吐槽谷小白的模式,已經進入黑粉的行列了。

  “呵呵呵呵……”風和繼續傻笑。

  付函繼續糾結。

  他現在要錄歌,真的是不適合再聽小白那種侵略性太強,太洗腦的歌了,不然都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唱了。

  付函的業務能力和唱功,其實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但是畢竟不是專門走vocal路線的,唱不上去,就是唱不上去。

  在樂句處理、演唱感情和音樂風格上,他不虛任何人,他有一首歌,頻繁在換聲區來回切換真假音和鼻音,轉音轉到華麗,是業界公認難唱的一首歌。

  但問題是……他的換聲區,大概才到人家小白真聲的肚臍眼位置,比都沒得比。

  有時候付函也會想,如果自己擁有小白那種華麗到極點的高音域,加上自己的音樂素養,現在怕是也已經是殿堂級的歌手了吧。

  但畢竟……還是差了一點點。

  付函已經摸到自己天賦的天花板了。

  這是每一個努力的人,最悲痛的事實。

  那就是自己已經努力到了極限,卻還沒有觸摸到別人天賦的下限。

  付函本來本來就被打擊得有點失去自信了,這種時候,真的不適合再聽小白的歌聲了。

  但是……想聽啊!好想聽!

  “反正已經唱不下去了,聽就聽吧。”付函道:“發給我,讓我聽聽看。”

  “真的?”風和斜著眼,“你真要聽?”

  “反正是飆高音嘛……”

  “不只是高音哦。”風和繼續斜眼。

  “中音?小白的中音雖然也比較厲害,不過我還是不怕的……”付函想了想自己的音域,再想想谷小白的音域,“問題不大,讓我聽聽看。”

  中音方面,只是風格不同,質量上,付函并不虛谷小白,加上對感情的處理和裝飾音的應用,音域比較低,感情比較細膩的歌,付函覺得自己可以反過來吊打谷小白。

  一線職業歌手,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這個真的不只是普通的中音哦……”風和的眼睛斜得都快回不來了。

  “小白的嗓音不就是那樣嗎?”付函是不信的,我讀書一點也不少,你休想騙到我!

  “好吧,你自己想要聽的,專輯錄不下去了,可別怪我。”風和把視頻推送過來了。

  付函把手機連上了監聽箱子,打開了視頻。

  先是一段流浪記,是谷小白在自家店門口唱的那首。

  這首歌是粉絲錄的,而且只有中后段,音質超差。

  這首歌在網絡上流傳的版本很少,而且這已經是最好音質了,畢竟谷小白誰也沒打招呼,直接就開唱了。

  “小白的這個流浪記,唱得比上一次好多了。”付函一開始還在評價。

  上一次小白自己唱得哭得淅瀝嘩啦的,在付函看來,是不夠專業的。

  專業的歌手,必須控制自己的情緒,你可以哭,但不能影響聲音,如果沒辦法保證不影響聲音,那就請到唱完再哭。

  當然,對觀眾們來說,剝離了音樂上的吹毛求疵,谷小白的那首歌,真的是太打動人心了,不說別的,單說《流浪記》的那段視頻流傳度之廣就知道了。

  然后聽了幾句,付函就覺得哪里不對了。

  “等等……這首歌,這唱法……這是小白的聲音?是不是錄音質量太差了?都失真了?”

  谷小白控制共鳴,最大程度削掉了高頻泛音的音色,讓自己的聲音變得特別厚實,當然也失去了亮度,在錄音中,聽起來確實有點失真,像是錄音設備削掉了高頻似的。

  風和搖搖頭道:“你再聽聽下一首。”

  下一首是tony老師錄的《左手指月》,設備專業多了,而且為了錄谷小白的演出,他的攝像機專門換了指向性更強的麥克風,最大限度屏蔽了外面的干擾。

  當谷小白那句低沉的“左手握大地右手握著天”從監聽音箱里傳出來時,付函都被震傻了。

  “我去,這是小白的聲音?”

  這特么怎么可能是小白的聲音?

  “現在,我的朋友圈里,都開始叫小白‘魔鯨’了……”風和推了推眼鏡,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