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18章:我們下一首歌是……

  人群之外,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停了下來。

  石導帶著兩個攝影師從車上下來了。

  看到谷小白他們剛剛開始支琴,石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還好,趕上了趕上了!”

  他的那個《放歌街頭》已經開始拍攝了,今天是周六,正是拍攝的日期。

  雖然節目還沒有正式開始比賽,但是緊張的籌備和先期拍攝,也占用了他大量的時間。

  不過聽說“306樂隊”再戰江湖,石導結束了一天的拍攝之后,不顧滿身的疲憊,立刻拽著自己的團隊跑來了。

  笑話,有流量不蹭白不蹭啊!說不定又有什么爆點呢?

  石導是有野心的,他的野心就是,把“306樂隊”忽悠上自己的《放歌街頭》。

  一邊心里美滋滋想著谷小白上自己節目后,會帶來什么樣的流量,一邊就帶著人扛著攝像機上了。

  這也算是“強行上節目”了,畢竟谷小白他們是在街頭表演,而且上次他蹭了谷小白的流量之后,谷小白他們似乎也沒找他們追究,自然繼續蹭下去了。

  這么沒臉沒皮的蹭,別的節目還真做不到這點。

  剛從車上下來,他就聽到了谷小白直接開嗓“山丹丹花開紅艷艷”的第一句。

  一句剛唱完,滿街的人,就像是嗅到了血肉味道的僵尸一樣,伸著腦袋從一側向另外一側迅速轉移。

  就算是石導常年混跡演藝圈,見多識廣,這會兒也被震住了。

  這世界上最怕的就是對比。

  如果沒有之前那位大姐陳花姐開唱鋪場,谷小白直接開腔唱,可能還沒有這種效果。

  但是陳花姐那本來在普通人聽來,已經算是很不錯的鄉土式唱法,在谷小白的這一嗓子面前,真的是被碾壓的渣渣都不剩。

  一個是音都不準的土味高音唱腔,就像是一片荒蕪的沙漠,大是大了,也可以當景色看看,但實在是乏味。

  另外一個,卻是極具爆發力吸引力的白式高音,就像是每唱一個字,就在沙漠之中開出一朵白蓮。

  對比強烈到震撼人心。

  “拍下來沒?拍下來沒?”

  石導激動得都顫抖了,這一幕實在是太有戲劇性了,肯定也能引爆巨大的話題。

  “拍下來了!”攝影師也激動得手抖,谷小白的高音,就像是桑拿房里兜頭而下的一盆涼水,讓人從頭爽到尾,他現在頭皮還有點發麻。

  上次他們拍谷小白唱《流浪記》的時候,可沒聽到谷小白爆發這種高音!

  嚴格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現場聽谷小白唱高音!

  真是……比視頻上震撼太多了!

  石導壓抑著自己的激動,對著鏡頭說了幾句,然后揮手就帶著兩個攝影師向前沖。

  但是還沒沖到前面,就被一個巨大的身影擋住了。

  牛立羊群的tony老師扛著攝像機,站在一邊正在拍攝現場熙熙攘攘的人群。

  他這個身高實在是太方便了,走哪里都只能看到一片片白花花的頭皮,絕對不會被遮擋鏡頭。

  閃姐站在他身邊,只能踮著腳尖把手中的相機舉起來拍照。

  她看到石導帶著倆人扛著攝像機過來,頓時眼睛一瞪:“你們怎么又來了?又來蹭我們小白的流量?”

  “這個……小白也沒說不讓蹭啊是不是……”石導也知道閃姐是誰,陪著笑。

  閃姐在谷小白的粉絲群體里影響力特別大,只要發起一個話題,他的節目估計就會被噴死。

  惹不起!

  再說了,見到閃姐,不笑也得笑,這張臉光芒四射,閃瞎人眼,必須把眼睛瞇起來這樣子。

  如果不是有谷小白,估計閃姐就是石導見過的長得最好看的人了,比那些鏡頭下的明星還耀眼。

  你說你這樣的顏值,當什么站姐,你粉別人的時候,你的偶像一定壓力山大。

  哦,對了,現在閃姐粉的是谷小白。

  “我們小白是懶得理你,我告訴你,蹭流量可以,別影響我們小白學習!”閃姐狠狠瞪了石導一眼,“不然我找我們學校法律系的老師,組團訴哭你!”

  還能這樣?你在吹牛吧,你一個站姐,還能組織一群法律界大拿的教授們組成律師團起訴自己?

  但看閃姐一臉認真的模樣,石導想想萬一閃姐真的有這個能量的話……

  不用組團,來兩三個大教授,喊上他們的弟子,就夠自己喝一壺的了。

  石導能怎么辦?只能瑟瑟發抖,向大佬低頭,讓開了最佳機位,找了別的地方拍攝。

  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經把中間圍的水泄不通了。

  四個人的樂隊,雖然有倆基本是湊數的,畢竟比一個人表現力強多了,而且在小城就算是搞商業活動,也大多是直接伴奏帶,和唱卡拉ok差不多,現場表演的少之又少,這種感覺也很新奇。

  王海俠實在是太浪了,如果對面表演比較精彩,把人群吸引回去了一部分,王海俠就攛掇谷小白唱幾句。

  等人回來了,王海俠三個人,就繼續浪的飛起。

  石導看得哭笑不得,原來這才是谷小白的正確用法,不愧是高材生,有洞察力!

  然后又開始同情對面的那舞臺了,這商演的組織人,估計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遇到王海俠這種終極boss吧!

  人家可是騎著東坡秀龍的男人!

  李老板確實快哭了,他有一種明明自己一手好牌,卻一個也打不出去的感覺,偏偏對方的王炸還沒上呢。

  看看臺下稀稀拉拉小貓三兩只,再看看對面人群越聚越多,李老板咬牙,道:“丁子,茹茹,你們上!”

  一直坐在旁邊默默準備的一對年輕男女對望了一眼,站了起來。

  丁子和茹茹兩個人都是從河年輕歌手里的佼佼者,也是目前從河年輕歌手里,價位最高的兩個人,因為他們兩個有一首超強的對唱歌曲,曾經多次登上過收視率很高的選秀舞臺。

  事實上這三千塊都不夠請他們兩個來,但這次他們倆只要了1800,絕對的友情價。

  其實李老板,也明白這兩個人為什么會愿意過來。

  當然不是因為他們的“友情”,因為對面那可是谷小白啊!

  在這個流量時代,自帶流量的谷小白,就像是唐僧肉,誰都想吃一口,說不定一下子就成仙了呢?

  雖然這不是電視上的綜藝節目,但怎么說這也算是正面和谷小白打擂臺了,如果能夠打贏了……

  想想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新聞……

  “谷小白和人斗歌竟然輸了?贏了他的就是這兩個人!”

  “國內年青一代誰高音最強?谷小白只能排第二,排第一的是這個組合!”

  只要想想這些“震驚部”的標題,在網絡上瘋狂流傳,就讓人興奮到頭皮發麻。

  說不定,從此以后,就不用再過這種選秀火一陣,然后再成回鍋肉繼續選秀的生活了。

  畢竟他們已經回鍋了太多次,再回鍋就爛在鍋里了。

  說不定借這次機會,就能在娛樂圈站穩腳跟,成為真正的歌手。

  說不定這次能夠有公司慧眼識珠,力捧自己,為自己打造熱門專輯或者熱門單曲……

  說不定……

  太多的說不定了。

  他們不想再和陳大姐這樣土得掉渣的歌手,一起登臺表演了。

  他們希望登上更大的舞臺,而且是屬于他們的舞臺。

  勝敗,就在今日!

  丁子和茹茹兩個人站上了臺,先掃了一眼下方。

  這條不長的步行街,左右兩邊竟然有交警在交通管制了,還有幾名警察站在一旁,但并沒有上前。

  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人潮,竟然還在匯聚,喜歡看熱鬧的人,哪里都有。

  而下方至少有七八臺攝影機正在全場掃射,儼然某種大型的慶典了,舉起來的手機,更不知道有多少。

  丁子和茹茹只認識其中一個攝影師,那似乎是市綜藝臺的,之前還采訪過他們,現在卻看都沒看他們一眼,拖著架子在搶占位置。

  谷小白不過是在街頭表演,就能引來這么多的人追捧?

  我們在這個圈子里混了十多年了,怎么也沒有這個待遇。

  說不嫉妒是不可能的,一個十多歲的小屁孩,憑什么!

  “下面有請我們的著名本地歌手丁子、茹茹為大家演唱男女對唱歌曲,《雨花石》!”司儀上場。

  “本地歌手……”丁子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什么時候,能把“本地”兩個字去掉啊!

  不過,他很快就收了心,因為前奏已經響起來了。

  對面,306幾個人還在浪的飛起。

  丁子和茹茹的上臺,他們并沒放在心上,直到對面高亢的男女聲響起。

  “雨兒輕輕飄,心兒似火燒……”

  “石對雨的愛,就像藍的海……”

  高亢的男女對唱,比剛才的節目高了何止是一個檔次,這是真正專業級的演出了。

  就算是到了東原大學的歌手大賽上,都能殺入決賽那種。

  人群就像是被引力剝離一樣,一層層向對面聚攏而去。

  “對方開大了?”王海俠和周先庭對望了一眼,終于來了!

  “既然你們先開了大,就不要怪我們使用終極殺傷性武器了!”

  周先庭湊到了話筒前,道:“感謝大家來觀看我們的演出,我們的下一首歌是……”

  周先庭頓了頓,谷小白也抬起頭來。

  要來了嗎?

  四個人同時伸出左手,并起兩指,慢慢抬起,指向了天邊的一輪殘月。

  人群中,許多人都茫然。

  下一首歌是什么?為什么指著月亮?

  石導看看他們抬起的左手,再看看天邊的那一輪殘月,嘴巴慢慢張大,張大……

  下一秒,谷小白的左手落下,重重敲在琴鍵上。

  前奏起。

  “什么?!!!!!”

  竟然……真的是這首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