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16章:誰,能打敗谷小白?

  小城其實是從河市下屬的一個縣,因為一座坐落在郊外的古代小城而得名,就叫小城縣。

  這些年經濟發達了,新城區各種高樓大廈林立,各種公園、廣場修建得非常漂亮,看起來像是從某個大城市里切出來了一角,放在了這座老城里。

  而從河市雖然不是什么文藝人士扎堆的地方,沒有大批的民謠歌手、流浪歌手,更不是區域的文藝中心,但是最近這些年,各種全國或者本地的選秀節目源源不斷地捧紅了一批在本地還是很有知名度的歌手。

  這其中有只會唱一首歌,鄉土得一開口就土得掉渣的農村大姐。

  也有詞曲包辦,作品優秀的創作人才。

  雖然他們中大部分連個正兒八經的專輯都沒發過,但毫無疑問,他們也是音樂人。

  這些本土歌手里,有人玩民謠,有人玩搖滾,也有人玩說唱,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音樂圈了。

  另外,隨著最近幾年風氣的轉變,演出市場的收緊,各種本土藝術團體開始漸漸活躍起來,美聲、民俗、戲劇……依然各有各的受眾,這又是另外一個圈子。

  不同于東城之類的大城市的音樂圈子,從河市的演藝圈子沒那么專業,但頭部的玩家,也可以活得很滋潤。

  而谷小白的到來,算是狠狠地攪動了一把這小小的“娛樂圈”,宛若鉆進食堂里的一條鯰魚。

  在306的同學們一路殺來小城的時候,慶典公司的李老板也已經一個個電話打了出去。

  今天晚上的演出,預算加了三千。

  三千塊不算多,但也已經不少了,按照現在的行情,也已經能請好幾個跑場歌手了,但是怎么請,請什么樣的歌手,也得好好想想。

  因為客戶的要求,是把對手比下來。

  可……對手是誰?

  就算是從事“演藝”事業的人,其實也往往整天疲于奔命,忙于工作,眼界里也只剩下自己一畝三分地的人和事。

  很多網絡上突然火起來的東西,東一陣風,西一陣風,經常火了兩天就過去了,知不知道都無所謂。

  因為除了整天沒事的閑人,沒幾個人能整天關注這些流量。

  所以“谷小白是誰?”這個問題,慶典公司的李老板,還是從常常跟自己跑場的一個女歌手口中得到的答案。

  然后他又花了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看了網絡上能找到的各種視頻……

  其實他本來只打算看一看就算的,但沒想到,一看就忍不住多看了幾遍,然后看到了晚上兩點。

  “媽蛋,如果我有這樣的歌手跟我跑場子,我豈不是發了!”看完這些視頻,李老板就忍不住又在心里yy了兩個小時,直到幻想到自己剛剛換了一輛純金的土豪車的時候……

  窗外漸漸亮了起來。

  然后一向勤懇的李老板發現自己在做白日夢。

  他趕快強迫自己睡了幾個小時,被鬧鐘從床上拽起來之后,就捏著一根自家閨女丟桌子上的中性筆,開始擬定名單。

  誰,能打敗谷小白?

  李老板在腦海里閃過了幾個名字。

  然后他搖搖頭,問題改成了:

  三千塊能請來的,誰,能打敗谷小白?

  這個名單一片空白。

  艱難地在上面寫了幾個名字,又劃掉,又寫了幾個名字,突然感覺哪里不對……

  “唉,這孩子,怎么漏水的筆也不扔掉!”看著弄了自己一手的墨水,李老板哭笑不得。

  洗了手,順便洗了把臉,李老板放棄了不切實際的幻想。

  這個問題改成了:

  三千塊錢能請來的,誰,能輸的不那么慘?

  這下子,名單里面似乎有幾個可選人員了。

  然后他打了十多個電話,終于在紙上寫上了五個人名。

  然后,他重重地一巴掌,拍在了那名單上。

  “好,就他們了!”

  被墨水染黑了的手,印了一個淡淡的手印在上面。

  這一刻,他已經化身為攔在谷小白前進道路上的真·幕后黑手!

  太陽西下,當一天的酷暑漸漸褪去時,小城也迎來了又一個喧鬧的夜晚。

  當廣場舞大媽、健步暴走團、夜間擼串黨們從家里走出來時,也意味著小城也迎來了自己的夜生活節奏。

  蜀夏香的門口,舞臺早就已經搭起來了,不過場上只有幾個隸屬于慶典公司的歌手演員在上面唱歌演出,偶爾還會讓臺下的觀眾上臺唱兩首。

  蜀夏香老板高老板和慶典公司的李老板,兩個人站在門口,像是兩個盼著丈夫回來的寡婦似的,看著對面的火鍋店。

  這世界上最可惡的是什么?

  你已經披掛上陣了,結果對方卻掛了免戰牌!

  晃點人嗎這不是?!

  你倒是出來打一場啊?

  你是怕了嗎?

  怕了你倒是出來投降啊!

  對面,小小的火鍋店門庭若市,門口甚至已經排上了隊。

  在靠近門口的一座四人桌上,王海俠、周先庭、趙默三個人正在胡吃海喝,谷小白在里面幫忙收款。

  谷平端了一盤自己做的鹵雞爪放到了桌子上,問三個人道:“怎么樣?吃的還習慣嗎?”

  “別麻煩了,叔叔。”周先庭一邊說著漂亮話,一邊手就已經伸過去,先搶了一只鹵雞爪塞進嘴里。

  他另外一只手,還抓著一個沒啃完的鹵豬蹄。

  谷平又開心又惋惜:“唉,可惜你們沒提前說一聲,我今天早上才開始準備,有點倉促了,不到火候。”

  這些鹵味,還是需要點時間的,而且這幾天小店都沒有什么客人,所以谷平也沒有提前準備。

  今天知道的時候,再去買材料都有點來不及了,畢竟真正好的材料,都得凌晨三四點鐘的時候在大市場里買,那個時間,才是餐飲行業的采購時間,晚了就沒有好食材了。

  “已經很好了,叔叔!”

  “叔叔的手藝真好!”

  趙默沒說什么,豎起了兩個油乎乎的大拇指。

  谷平就特別開心,道:“想吃什么就跟小白說,讓小白給你們拿,我回后廚了。”

  今天谷平是真忙。

  但是再忙也不能怠慢了小白的同學們啊。

  “叔叔您忙。”

  “叔叔辛苦了。”

  幾個人繼續對著火鍋和各種小菜奮斗。

  谷平是野路子出身,但手藝真不錯。

  他從當年的單位食堂主廚,到路邊練攤炒菜,再到現在的火鍋店,一路走過來,雖然不是那些傳承大派系的名廚,但是一些小菜鹵味,卻是格外地道。

  谷小白的幾個同學第一次來,就被他的菜肴俘獲了,幾個人吃得開心,差點忘了自己來的目的。

  等到八點多了,王海俠拍了拍肚皮,滿足地靠在了椅子上,突然想起來了什么。

  “等等,我們是來干什么來著?”

  “來吃小白家的火鍋。”周先庭道。

  “不對……”

  “來吃雞爪和豬蹄。”

  “不對不對不對!”

  王海俠慢慢轉過頭去,就看到對面的舞臺,以及望眼欲穿的兩個老板。

  “我們是來給小白出氣的啊,同學們!”他終于想起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