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14章:谷小白不科學的科學研究

  谷小白掛了電話,也沒有生氣。

  說實話,他甚至還有點開心!

  因為,他很久之前,就想要研究一下自己這把琴了。

  不過一直沒機會。

  今天,終于機會來了。

  他笑瞇瞇地把自己的電鋼裝在琴包里,然后向前走了幾步,直接把琴包挨著車輪放下。

  然后雙手合什,道:“感謝無私的捐贈者捐贈實驗器材,為科學進步作出貢獻。”

  然后他就搬了個椅子,在店門口坐下來,拿出紙筆、手機,準備開始記錄。

  谷小白是擁有記憶宮殿的男人,但做實驗,是必須留下可追溯的文字記錄的。

  谷小白寫:

  “卡西歐s1000數碼鋼琴異常現象記錄與研究(編號:002)”

  之所以是編號是002,是因為在之前還有一頁,密密麻麻記錄了一連串的時間和現象,都是當時谷小白帶著江衛去取快遞時發生的事情。

  不過,上面還附注了一行:“所有記錄根據記憶轉錄,或有時間誤差,未有音視頻資料留存。”

  谷小白挺遺憾的,當時怎么沒意識到,把現場錄下來呢?

  果然還是科研意識不強,要加強!

  不過這一點還是可以彌補的。

  谷小白繼續寫:

  “記錄對象:卡西歐s1000數碼鋼琴。”

  “實驗耗材:寶馬某車型,參照照片。”

  谷小白咔嚓咔嚓,拿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實驗地點……實驗時間……”

  “本次實驗耗材由熱心群眾捐贈,本次實驗已經得到捐贈者準許。”

  谷小白打開了手機的攝像機,夾在一個手機支架上,放在身邊。

  “為保證真實,此次實驗即時錄像。”

  谷小白還沒寫完,就聽到“啪”一聲響,一滴鳥屎落在了車頂上。

  谷小白記錄:

  “20:03,一粒未知種類鳥屎落天窗部位。”

  “嘭”又一聲響,卻是路邊駛過的一輛車,軋起了路邊的一粒石子,“嘭”一聲,砸在了車外殼上,留下了一個清晰的小凹痕。

  谷小白記錄:

  “20:04,路邊車輛軋起石子,砸車尾左側……”

  因為車身被砸,寶馬的警報聲凄厲地響了起來,高老板以為有人搞破壞,狂跑了過來,跑得快了,腳下不知道踢到了什么東西,一道灰影飛出,然后就聽到“啪”一聲響,車尾燈碎了一個。

  “哎呦我的腳我的腳我的腳……”高老板抱著腳大叫,“我的車我的車我的車……”

  都不知道該心疼哪個了。

  谷小白搖搖頭,繼續記錄:

  “20:05,車主踢起石子,砸碎左側車尾燈……”

  高老板還沒來得及罵娘,就聽到后面一陣警笛聲:“嘀嗚嘀嗚……”

  還有人的大叫聲:“快讓開,有人醉駕!危險!快讓開!”

  高老板一回頭,就看到一輛車歪七扭八地開了過來,后面還追著一輛警車。

  而那前面逃竄的醉駕車輛,正向他沖過來。

  高老板尖叫一聲,猛然向側面一躍,躲開了醉駕車輛,就看到醉駕車主“咚”一聲,狠狠地懟在了自家寶馬的車屁股上。

  寶馬向前沖了一米多,懟在了路邊的路燈上,這才停下。

  “別!我的車!我的車!”高老板尖叫起來向自己的車跑去,卻完全沒注意到被懟的路燈像是面條一樣晃了一下,突然從中間對折,向車砸了下來。

  好死不死,高老板就在路燈砸下的范圍內,眼看就要發生慘劇。

  對面,谷小白眼看不對,已經沖了過來,一把拽住了高老板,另外一只手操起了琴包。

  瞬間,彎曲倒下來的路燈掠過高老板的鼻尖,卡在了樹杈上。

  樹枝樹葉簌簌落下,看著橫在自己面前的路燈,高老板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差點死了,兩只腿都在打顫。

  許久之后才反應過來。

  對了,剛才好像誰拽了我一把?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邊已經沒人了。

  谷小白已經拎著琴包回到了店門口,正在向筆記本上記錄實驗結果。

  寫完之后,他低頭看著手中的琴包。

  這實驗結果也太詭異了吧……

  而且,為啥這琴在自己的手中就那么乖!

  可問題是,這不科學啊!

  不,所有的不科學,都只是還無法理解,沒有找到原因。

  科學,本來就是用來解釋一切的,如果解釋不了,那就是科學本身有漏洞,需要修正或創立新的分支。

  就像是量子力學,就讓人類對世界的本質和“概率”有了新的理解一樣。

  谷小白覺得,這琴……似乎也讓自己對“概率”有了新的理解。

  可原因是什么呢?

  某些未知的時空理論、量子理論?

  又或者,它真的只是宇宙中億萬分之一幾率的體現?是巧合?

  理論上來說,這樣的巧合還是存在的……但未免太極端了。

  谷小白特別想知道,它能巧合到什么程度。

  對科學研究來說,可信的結果都要基于計算、觀測和實驗,但現在似乎觀測不下去了。

  “此次記錄結束于20:08分。”

  谷小白把琴放在腳邊,惆悵地寫上了最后一行字。

  短短五分鐘的時間,這輛價值不菲的寶馬,就已經快廢了,但谷小白還沒有搜集到足夠的數據。

  谷小白嘆口氣,搞個科學研究怎么那么難!

  谷小白決定,下次測試,還是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吧。

  實驗對象,也要找個更結實的家伙。

  唔,要不要帶江衛再出去浪一浪?

  幾百公里之外,男生宿舍樓門口坐著的江衛,突然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怎么回事?難道有刁民想要害朕!

  一個多小時之后,晚上九點多,蜀夏香的高老板,才蔫蔫地回去了店里。

  車基本上被懟廢了,已經被拖走了,要大修。

  雖然是醉駕的人承擔責任,但是那可是自己的愛車,買了還沒三個月呢,就廢了!

  想想都煩心。

  而店里這邊也不讓人省心。

  好不容易搞的活動,開始沒多久,就被谷小白搶走了一大半的觀眾。

  再然后,觀眾好不容易回來了一些,結果撞車了,大家都圍過去看警察處理醉駕的熱鬧了。

  合著今天的這活動白搞了!

  最最最讓高老板生氣的是,剛才他回來的時候,谷小白竟然還對他鞠躬說謝謝,感謝他為科學研究作出的貢獻。

  感謝你個屁啊感謝!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諷刺我!

  長得帥你就了不起了?就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了?就可以欺負人了?

  我呸!

  他一把拽住了正在指揮人收拾舞臺的慶典公司負責人,惡形惡狀道:“今天你們的宣傳效果也太差了,這就是你們的本事?”

  慶典公司負責人也面上無光。

  被人一首歌拉走了一大半觀眾,這也忒打臉了。

  可他能怎么辦?唱歌,真的是憑實力的!

  “明天給我搞一個大的!”高老板氣得揮舞著雙手:“給我把那些厲害的跑場歌手都請來,請十……不,五個來!我就不信,五個還打不過一個!”

  他越說越生氣:“剛才他竟然還感謝我,氣死我了!他竟然感謝我!”

  你特么是東原大學氣人系的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