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10章:這火氣壓不住

  “喂,媽,我爸呢?”谷小白連的老爸的視頻,卻是老媽接的。

  “你爸?你爸在外面跟人吵架呢。”

  “我爸又和人吵架呢?誰惹到他了?”谷小白并不特別意外。

  開門做生意,不能軟,軟了就會被欺負,底層人民,有時候一點點的事情都必須要爭,不爭的話,真的是什么也撈不到。

  特別是之前練攤兒的時候,為了一點小事都能吵起來,谷平還和人打過架呢,差點進了拘留所。

  “嗨……都是些破事,你在學校里好不好?”張學翠就開始關心兒子的學習生活了。

  要說這夫妻倆,雖然每天開門營業,過的卻是離群索居的生活。

  生意好的時候,每天早上三四點鐘,谷平就要起床去菜市場買菜買肉,然后從早上忙到晚上凌晨,有時候有客人喝醉了的死活賴著不走,說不定還要忙碌到下半夜,把一切東西都收拾好了,才能回家。

  白天就只能抽空補個覺,才不致于猝死這樣子。

  現在生意不好了,天天兩個人呆在店里,更是見不到什么人。

  而谷小白那么大的名聲,他們壓根就沒有注意過,這樣的八線小縣城里,信息本來就來得晚,網絡環境也和大城市里的差很多。

  有追求有能力的年輕人,都已經跑到大城市里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中老年人,微信朋友圈里傳播的,都是什么地方有免費禮品領取、傳奇老中醫概不外傳的養生三十六計,又或者什么投資一萬穩賺百萬的投資機會。

  其實就算是聽到了谷小白的什么消息,估計夫妻倆也不會覺得是自己的兒子,我兒子在東原大學好好學習呢,如果他敢去唱歌,看我不打斷他的腿!

  我兒子,可是要當大學問家的!

  和兒子說了幾句,張學翠拿著電話走了出去:“老谷!老谷!兒子找你!”

  門外,谷平正在和人吵架。

  “不行,這里不能停車,這是我們的車位!”

  每個店門口,都劃出來了車位,是給賓客停車的,現在停車管理特別嚴格,沒有車位,客人更不來吃飯了。

  谷平的小店店面小,只有兩個車位,所以更珍惜。

  不過,蜀夏香的高老板,卻并不這么想,他道:

  “停一下車都不行了?你們又沒有生意。”

  “咋說話呢?你說誰沒有生意!”

  “你們昨天就沒生意,我又不是沒看到。我如果是你們啊,就趕快把這店關門,回家歇著去了,何必在這里守著呢?累不累?回去睡個好覺多好。”

  “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就把舌頭喂狗!”張學翠也不樂意了,上前聲援谷平,“你們才關門呢!”

  夫妻倆在街上練攤出來的,罵人就罵的直接。

  而且做生意的人,最討厭別人說關門。

  “嗨?你們還想有生意?”高老板嚷嚷起來,“不信走著瞧!”

  他一回手:“看到沒有,今天我專門從市里請來了大慶典公司,還請了好幾個跑場歌手,出場費就好幾百塊錢的那種!”

  “看到那輛車了沒有?那是縣里的電視臺來的記者,我們的活動,明天就在電視臺全程播出,全縣父老鄉親,全能看到。”

  “我們還請了市里好幾個搞美食的大v過來,過兩天還有好幾個公眾號會給我們發廣告。”

  這家蜀夏香,最早是以火鍋起家,但是經營范圍,卻完全不限于火鍋,而是夏天主營燒烤,冬天主營火鍋,最近還上了新鮮熱辣的小龍蝦。

  夏天,燒烤、啤酒和小龍蝦是全國人民的半條命。

  而為了治理環境,現在各地對燒烤的管理特別嚴格,一張燒烤的準許證,一套排煙裝備,就足以攔住大部分想要入行的人。

  蜀夏香畢竟財大氣粗,各種證件一應俱全,要求苛刻的燒烤設備,也早就已經準備好了。

  現在已經到了夏天最熱的時候,是燒烤的最大旺季,所以他才愿意砸那么多錢搞宣傳。

  畢竟早一天把客人們引來,就早一點回籠資金,這年頭氣候變化莫測,說不定什么時候天氣就冷了,一下子就沒人了。

  大夏天的,想要吃燒烤的客人沒地方去,聽到有這么個地方,肯定會瘋狂涌來。

  畢竟,現在別說縣里了,市里能安生吃個燒烤的地方都沒多少了。

  為了酣暢淋漓地吃頓燒烤,驅車幾十里都不是事兒。

  所以,他自己都把車停在別人這里,就是為了給遠道而來的賓客們騰個地方。

  多一個停車位,說不定就多一桌客人,多一桌客人,連烤串加上啤酒,說不定就是幾百上千元的收入。

  至于占了人家的車位,算個事兒嗎?難道還能打他一頓不成?

  而這會兒,被夫妻倆嗆了幾句,頓時怒意升騰,撂下話來:

  “你們別說這兩天沒有生意,以后也別想有生意,我今天這句話就撂在這里了!今天晚上你們能有一桌,你們這店能再開一個月,都算我輸!”

  說完之后,高老板就拍拍屁股,拎著車鑰匙,轉身走人了。

  反正我車就是放在這里呢,你能怎么辦?

  難道還敢砸了我的車?

  谷平夫妻倆氣得發抖,卻真的是沒辦法。

  總不能真把車砸了,那可是要賠錢賠人了。

  谷平捏著拳頭,好幾次想要沖上去揍人,但是都被張學翠拽住了。

  “兒子跟你視頻呢,老谷,老谷!兒子找你!”

  聽到兒子在,谷平狠狠吸了好幾口氣,才慢慢冷靜下來。

  和兒子說了幾句,谷平心里恨得慌,也沒多說,就掛了視頻。

  那邊,谷小白沉默著。

  他的胸腔之中,有宛若巖漿一般的怒火在跳動。

  他吸了一口氣。

  壓不住。

  又吸了一口氣。

  還是壓不住。

  不行,還得再吸一口氣。

  媽蛋,還是不行!

  壓不住!

  這火氣,真的是壓不住!

  你欺負我爸媽?

  你欺負我爸媽?欺負我爸媽?欺負我爸媽!

  “系統,最近的高鐵是幾點的?”

  系統回答。

  谷小白看了一眼現在的時間,17:05分,距離開車還有一個小時多一點。

  他又算了算從這里到高鐵站的時間,心中下了決心。

  “系統,幫我買一張到我家的高鐵票。”谷小白轉身就跑。

  十分鐘之后,谷小白背著琴包、書包,拎著音箱,就從宿舍樓下來了。

  18:06分,谷小白登上了高鐵,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一個半小時后,門可羅雀的小店門被人推開了。

  “爸,我回來了。”

  又過了五分鐘,谷小白站在了自家的小店門口,撐開妖琴,連上音箱,抬頭,看向了對面正熱歌勁舞的舞臺。

  雙手重重按下!

  “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