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06章:歌聲里的那副畫

  其實,對谷小白來說,這次的演出,實在是太失敗了。

  開唱沒有一分鐘,都已經有好幾次差點破音了,在這種情緒下,谷小白的聲帶,就像是不受控制似的。

  有什么東西堵在嗓子眼里,怎么也咳不出來的感覺。

  不行不行,這是演出啊……

  他呼吸了兩下,拼命平復了一下情緒,下一秒,谷小白格外具有特色的聲音再次響起:

  “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里的謊話——

  別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

  如果有一天我變得更復雜……

  唱到“更復雜”的時候,谷小白的聲音又低沉了下來。

  他的情緒,又有點控制不住了。

  唱著唱著,有些東西,他突然慢慢明白了。

  無論我遇到了什么樣的困難,總有人默默支撐著我,保護著我。

  因為,他們在幫我負重前行,幫我撐起了一片純凈的天空。

  那一瞬間,他的腦海里閃過了父母的影子,閃過了自己出生的那座小城。

  情緒,就更控制不住了。

  “還能不能唱出歌聲里的pu玉ma(故鄉)——……”

  最后一句,調降得已經快low穿地心了。

  這大概是他得到系統之后,唱歌最失敗的一次,最后幾個字又到了破音的邊緣,共鳴啥的全都沒了,連鼻腔都不通了,共鳴個啥?

  然后聲音一下子啞了下來。

  兩道淚水,滾下來了。

  以前,谷小白唱歌都是唱哭別人,但今天,他唱著唱著,把自己唱哭了。

  鋼琴彈不下去了,谷小白的伴奏停了,伸手抹了一把眼淚,大口呼吸了兩下。

  只剩下周先庭還在掃著弦,趙默的鼓聲都慢了半拍。

  現場的演出,變得凌亂了起來。

  但真的,真的沒有人去在意這一點。

  誰也沒想到,這繁忙之中,偶爾駐足的小街角,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賣唱小分隊,竟然把大家都感動了。

  拎著晚飯的單身狗,拉著買菜小車的大媽,買了阿水在等著的白領小姐姐,都悄悄眨了眨眼,把眼角那點濕潤,拼命擠走。

  旁邊執勤的警察小哥哥有點忍不住了,轉頭抹了抹眼角。

  成年人怎么能哭呢?

  哭又怎么能讓人看到?

  但醉酒大叔嗷一聲,又哭了。

  反正丟人也丟了,不怕更丟人了。

  “嗚嗚嗚嗚……”

  谷小白抹了一把眼淚,手中的和弦又重重的砸了下去:

  喉嚨啞了,鼻子不通了,但是……不管了,繼續唱吧。

  怕什么呢?

  他吸了吸鼻子,低沉的吟唱聲就響了起來:

  “噢嗨呀,咦呀哪嚕哇……”

  周先庭使勁吸了吸氣,也加入了進來。

  “噢嗨喲,咦呀哪嚕哇……”

  再然后,王海俠和趙默也加入了進來。

  兩個人的聲音,也不怎么穩定,一個偏高,一個偏低,但還是扯著嗓子吼著。

  似乎有什么情緒,想要發泄出來似的。

  此時此刻,他們想到了什么?

  “噢咦喲,咦呀哪嚕哇呀……”

  其他人,不管會不會唱,都加入了進來。

  “噢咦喲,咦呀哪嚕哇呀……”

  剛才還在嚎哭的大叔,也加入了進來。

  所有的聲音匯聚在一起。

  “噢咦喲咦,吼——嗨呀”

  《流浪記》這首歌,其實應該叫做《pa奶流浪記》,或者叫《巴奈流浪記》

  是一首由寶島原住民混血女歌手巴奈原創的歌曲。

  這是一首格外優秀的歌曲,不知道多少人翻唱過這首歌,但不知道為什么,極少有人把原版完整唱下來。

  不知道是因為實在是太催淚了,還是因為別的。

  特別是這段吟唱部分,是情緒的遞進,又像是對情緒的撫慰,像是父母殷殷的囑托,又像是對過去的告別,實在是有太多太多可以聯想的空間了。

  谷小白吼得腔都破了。

  一段吟唱之后,大家都安靜下來,看著谷小白。

  谷小白的情緒全崩了,破罐子破摔,開始唱第二段。

  “我就這樣離開山下的家……”

  醉酒大叔也蹲在地上,歪著腦袋,靜靜聽著。

  “叔叔,給你喝水。”一個奶聲奶氣的小姑娘,跑到了醉酒大叔面前,遞給了他一瓶水。

  醉酒大叔接過來,咧開嘴笑了笑,嚇得小姑娘轉臉就跑到了旁邊一個少婦的腿邊,抱住了她的腿,這才又害羞地轉過頭來,看著醉酒大叔。

  醉酒大叔低頭,看到自己身上狼狽的樣子,露出了一個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表情。

  今天真的是太失態了,怎么能這樣呢……

  被同事,客戶看到,肯定會嘲笑自己吧。

  他把小半瓶水倒在了自己的臉上,手上,使勁地拍了幾把。

  “年輕人,在這里坐會。”老大爺把自己的馬扎讓出來了。

  醉酒大叔搖搖頭,這時候谷小白已經唱完了第二段了。

  周先庭幾個人,跟著谷小白,忘情地合唱著。

  好聽?難聽?無所謂的。

  唱就是了。

  這才是少年啊!

  這才是賣唱啊!

  此時他們唱到了“還能不能唱出歌聲里的——那副畫……”

  然后醉酒大叔一仰脖子,又跟著加入了進去。

  “啊——咦呀啊咦喲咦呀……”

  “啊——哦咦呀——”

  “啊嘿——”

  “嘿哦咦呀——”

  “啊嘿咦呀——”

  “啊嘿咦呀……啊咦呀——”

  “噢——啊喲咦呀……”

  “嘿噢咿呀……”

  在場的幾乎所有人,都加入了進去。

  他們不用知道歌詞,這本來也算不上什么歌詞。

  他們就是跟著曲子,一聲聲地唱著。

  有人在抹眼淚,有人唱得忘我,有人手舞足蹈……

  這就是在街頭演唱的魅力。

  萬千種人,萬千種想法,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有自己的未來。

  大家在這一刻交集,一起被感動,一起高聲歌唱。

  然后,再繼續度過自己的人生。

  只是,不知道從哪里,卻已經被灌注了力量,勇敢面對一切困難。

  吟唱結束,醉酒大叔,又湊到了麥克風前。

  他轉頭,看向了四個少年。

  就像是在看著自己的孩子,又或者是看著年輕時的自己。

  “第一個不要喝酒——”

  “第二個不要吃檳榔——”

  “第三個不要抽香煙——”

  “老老實實做個年輕人……”

  他唱得還是荒腔走板,但是,卻已經不會再哭了。

  這些孩子們,若是有一天,遇到了挫折,獨自在街頭哭泣的時候,會有人去安慰他們嗎?

  他想起了當年父母的囑托,也想起了自己這些年的過往,也看到了不應該退縮的明天。

  谷小白在后面彈著琴,唱著和聲,在大叔唱完歌詞之后,一仰頭:“啊……啊咦啊咦耶啊呀——”

  最后一個和弦落下。

  全場寂靜。

  然后,雷鳴一般的掌聲響起。

  不遠處,石導呆呆地看著那擁擠的人群,看著那被眾人圍在中間的四個少年。

  覺得自己的內心,有什么東西,被觸動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