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04章:賣唱好可怕

  幾個人坐通勤車到學校正門,然后在眾人的目光之下,背著琴、拎著音箱、鼓,捧著碩大的二維碼,跳上了21路公交車。

  剛上車,就有一個漂亮的小姐姐偷偷瞥谷小白,然后羞澀問道:“你們是樂隊嗎?”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復之后,小姐姐就拿出手機,掃碼賞了20塊錢。

  “待會讓小白站角落里!”

  “背對著人群!”

  “把帽子壓低點!”

  另外三個單身狗嫉妒到質壁分離。

  帶小白出來,就跟開了作弊器一樣,玩的一點也不爽!

  完全沒有努力拼搏的成就感!

  谷小白無語,我也不想這樣好不好!

  算了我不說話了,我今天沒人權的。

  坐了二十多分鐘,來到了第一個計劃好的地點,他們遠遠就看到已經有賣唱的歌手在那里占場子了,干脆也沒下車,直接坐車到另外一個地點。

  花了大概一個小時時間,他們發現……

  賣唱的競爭對手好多!

  本來選好的地點,竟然都有人了。

  “怎么辦?”四個新手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臉的茫然,“難道要回去嗎?”

  “怎么能回去!”王海俠舉著自己的手機,讓大家看自己的朋友圈:“我牛都吹出去了,連我媽都知道我要出門賣唱了,贊都有三十多個了!怎么能臨陣退縮!”

  “無論如何,要把咱們練好了的歌唱一遍吧……”

  “怎么說,剛才也賺了20塊錢了對不對。”

  “只要把歌唱完,就不算是完全的失敗!”

  幾個人彼此打氣。

  說實話,谷小白這會兒也有點緊張。

  平日里,谷小白上臺演出的時候,要么是在熟悉的環境里,譬如三食堂。

  要么是和熟悉的人一起,譬如趙興盛。

  現在來到了完全陌生的環境,面對熙熙攘攘的人群。

  身邊是三個完全不靠譜的家伙。

  谷小白手心也有點冒汗。

  他也是賣過唱的人了,但是上次……

  是在夢里啊!

  和現在的感覺還是完全不一樣。

  怎么辦?

  會不會被警察叔叔抓走?

  會不會被保安大哥驅趕?

  會不會被城管小哥追著跑?

  “那我們就找個人少點的地方唱?”四個弱雞主動退縮。

  四個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沒怎么有人的地方,剛剛把音箱拽出來,就看到一位大媽淡定地走了過來,拎著一個拉桿音箱,點開了播放鍵。

  動次打次的廣場舞音效響起,大媽就旁若無人地跳了起來。

  有什么辦法?

  難道要和廣場舞大媽搶場子嗎?

  還想不想活了?

  四個人欲哭無淚地轉移陣地。

  眼看著出來都快兩個小時了,太陽都快落山了,還沒找到賣唱的地方!

  又向前走了一陣,突然看到前面有一處小空地。

  這似乎是個好地方!

  四個人眼睛一亮,快跑了幾步,就發現,那里還停著一個移動警亭,旁邊還站著一名警察小哥。

  四個人面面相覷,為什么會這樣。

  今天是不是就死活找不到地方唱歌了?

  “不然,我們問問這里能不能唱?”王海俠道。

  “我跑的累死了……這東西好沉。”周先庭拎著的是13公斤的ba330音箱,手都快斷了。

  “你去問!”

  “你去問吧……”

  “趙默……”兩個人看向了一直沉默的趙默,都默然了。

  干啥欺負老實人!算了……

  “小白你去!”

  “為什么是我去?”谷小白覺得自己也是老實人啊,為啥欺負我?

  “你今天沒人權的,別問為什么,快去!”

  谷小白看著虎背熊腰的警察小哥,磨蹭著向前走了幾步,就看到一個警察小姐姐,從移動警亭里走了出來,連忙摘下口罩,露出了閃亮的笑容,把警察小姐姐閃暈了。

  一會谷小白開心地回來了。

  “警察小姐姐說應該可以唱,他們是特警不是城管,不管這個的,只要不擾民就好。”

  三個單身狗都瞪著他,嫉妒地又質壁分離了。

  為啥小白去了就有小姐姐可以問!而我們就只有虎背熊腰的警察小哥!

  無論如何,終于找到了賣唱的地方,幾個人背對著移動警亭,在不遠處開心地支起了裝備。

  王海俠還不忘記自拍,更新朋友圈:“跑了五六個地方,終于找到了一個可以唱的地方,我們306寢室的第一次賣唱要開始了!”

  好多同學都在關注著呢,立刻就有了一堆人點贊,還有人問具體在哪里,要來捧場。

  除此之外,王海俠的老爸老媽、二表姐、三舅老爺、四姨、五大爺、六叔、七嬸、八表舅、九叔公紛紛點贊。

  旁邊有許多路人,看到了這邊支起來了音箱、樂器,也都好奇地看了過來。

  周先庭剛撐起來麥架,一轉頭看到好幾個人正盯著他,突然就呆住了。

  緊張!

  好緊張!

  特別緊張怎么辦!

  “小……小俠子,你先來!”

  “不是你先來嗎?開場不是你唱《你的背包》嗎?之前說好的。”

  “不行,我……我緊張,你不是要唱《消愁》嗎?”

  “我那個不適合開場,太平淡了。”

  兩個人你推我,我推你。

  旁邊谷小白道:“先別想是誰開始唱,先試試混音。”

  “哦……”周先庭抱著尤克里里站在了麥架旁邊,開口“喂”了一下,頓時就聽到谷小白在后面道:“306樂隊,主唱周先庭,《你的背包》,請鼓掌,謝謝!”

  “啪啪。”下面觀眾很敷衍的鼓了兩下掌。

  “唉?”周先庭愣住了,他不是來試混音的嗎?

  怎么感覺被谷小白耍了?

  他還沒來得及退縮,就聽到谷小白已經開始彈前奏了。

  “啪啪咚咚”的卡宏鼓響起來,濃眉大眼話不多的趙默竟然也蔫兒壞。

  王海俠趕快打起了鈴鼓。

  “哈?”周先庭猛然轉頭,就看到谷小白的前奏都快彈完了,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媽蛋,被整了!

  周先庭想要拿尤克里里砸人。

  但一想到這可是借的耀哥的尤克里里,耀哥的尤克里里啊,說不定多貴呢!賠不起!

  他就忍住了。

  前奏很快彈完,周先庭顫巍巍開唱:

  “一……一九九五年……”

  第一聲就破音了。

  “嘁”一個在旁邊聽著的路人,搖搖頭走了。

  周先庭就更緊張了,連詞都忘了,卡在了那里。

  現場格外尷尬。

  “小伙子你別緊張啊,慢慢來。”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大爺笑瞇瞇地搬著馬扎坐下了,揮舞著蒲扇,看著周先庭。

  周先庭抱著尤克里里的手都在抖了。

  媽蛋,賣唱好可怕!

  小白到底怎么站上舞臺的!

  太可怕了,嗚嗚嗚嗚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