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99章:洗個澡的時間

  宿舍。

  晚上,睡覺之前,谷小白拎著毛巾和手機,就進了洗手間。

  “好,系統,開始你的表演吧。”

  然后洗手間里就傳來了音樂聲:

“聽專情的古人把美言留給最愛的人看裹小腳的人為詩人的惡習在隱忍你沒讀懂課本  可世人硬要捧……”

  王海俠和周先庭對望一眼,咦,現在的小白竟然會在洗澡的時候聽歌了。

  然后他們就聽到谷小白的聲音:

  “停!這什么爛詞嘛,你說誰沒讀懂課本?再說了,這咬字真難受,我又不牙疼,怎么唱?”

  音樂聲停了一下,音樂聲又起,似乎切換了一首。

  “停,你沒機會了,明天給我找一首好歌。”

  里面傳來了嘩啦啦的聲音,大概是谷小白在認真洗澡。

  王海俠又和周先庭交換了一個眼神。

  小白竟然還會在聽歌的時候呵斥手機?

  siri真可憐。

  五分鐘之后,洗手間的門打開了,頭發濕漉漉的谷小白,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

  一只手拎著毛巾,一只手捏著手機。

  “我先睡了。”谷小白擦了擦頭發,看還在挑燈夜戰的其他三個室友,上床,睡覺。

  第二天。

  谷小白又拎著毛巾和手機進了洗手間。

  “好,系統,開始你的表演。”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什么樣的節奏是最呀最搖擺  什么樣的歌聲才是最開懷……”

  “這首歌還不錯,洗澡聽挺帶勁,不過太動次大次了,我唱不了,pass!”

  谷小白又帶著一身水汽出來了,上床,睡覺。

  王海俠倆人又交換了一下眼神。

  “我覺得小白手機里的那個siri,真可憐……”

  “嗯!”嚴重同意!

  第三天。

  看谷小白拎著毛巾和手機進了洗手間,王海俠就道:“又開始了!”

  他們發現規律了,谷小白每天洗澡的時候都要聽一首歌。

  好聽就繼續聽,不好聽就暫停,從不多聽一首的。

  這大概就和他們洗澡的時候,對siri說:“給我放首歌”一樣。

  “小白大概是在學新歌吧……”周先庭道,“畢竟復賽通過了,后面還有決賽,總得充實曲庫的。”

  王海俠深以為然地點點頭。

  洗手間里,音樂聲傳出來:

“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若是你到小城來收獲特別多看似一幅畫  聽像一首歌……”

  “這首歌好難唱……我可能唱不出來……”

  對小白來說,技巧不是問題,爆發不是問題,反而旋律越簡單,情緒越平和的歌越難唱。

  《小城故事》這首歌聽起來簡單,但想要唱出味道來實在太難了。

  谷小白糾結了片刻,聽完了整首歌:“還是pass吧。”

  系統:“……¥……&#!”

  都三天了!你一首歌都沒學!

  對付你這種厭學的壞孩子,我只能拿出來殺手锏了!

  “叮咚,分支任務開啟,曲庫擴充:一周內,將歌曲曲庫擴充到足以連續演唱半小時(10首)。”

  谷小白:“你咋不上天呢!”

  “系統:當前進度(3/10)(《天涯歌女》、《東山謠》、《燕燕》)任務獎勵:獎學金審批進度加快。”

  唉?還能這樣?

  而且我明明是4首曲庫好吧……等等,難道國歌不算?

  還要學7首?

  谷小白看著那個“獎學金審批進度加快”的獎勵,總覺得系統越來越狡猾了!

  谷小白特別想趕快拿到獎學金給老爸還貸款,但他又總覺得,系統太嘚瑟了,不爽!

  這家伙抓到了自己的軟肋,一定會得寸進尺!

  谷小白一生氣,連沐浴露都多捏了半管。

  “唔……老爸這個月的貸款應該已經還了吧,下個月還有二十多天呢……”谷小白一邊搓浴花一邊沉吟著,“下個月獎學金怎么也審批下來了吧……”

  幫老爸把下個月的貸款還上,下下個月氣溫就降低點了,生意應該也會稍微好點?

  好,不管任務,繼續晾著這家伙!

  就這么辦!

  系統看著谷小白的面色變幻,覺得自己……似乎又失敗了,心情頓時變得特別沉重。

  為什么!為什么我的宿主就是一個這么厭學的孩子!

  那些好學的宿主,都跑哪里去了!

  外面,王海俠道:“不如我們給小白推薦歌好了。”

  “我們推薦?”周先庭有點不自信,那可是小白唉,你給他推薦物理書還差不多。

  過了五分鐘,谷小白又帶著一身水汽出來了。

  上床,睡覺!

  周先庭看著谷小白一會兒就打起了小呼嚕,頓時覺得:“果然不行吧,畢竟那可是小白!”

  “看我的!”王海俠眼睛一轉,就有了主意。

  第四天,中午,谷小白接了一個電話。

  “快遞?不用送上來,我這就下去拿。”谷小白把還在充電的手機丟一邊,就出門了。

  小白的手機電池不太行了,而且系統似乎也比之前耗電了,經常沒電,得整天掛著充電器。

  王海俠看看谷小白走了,悄悄來到了谷小白的手機前面,喊:“系統!系統!”

  “什么事?”手機上彈出來一個對話框。

  “ye喚醒了!”王海俠對周先庭比劃了一個v。

  這段時間,他們經常看到谷小白對手機說話,“系統系統”的叫,覺得小白應該是激活了手機上的語音助手。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語音助手,但看起來挺智能的模樣,至少比人工智障的siri聰明。

  “系統,下次小白再聽歌的時候,你就播放《消愁》。”

  “不對,你要放《煙花易冷》!”周先庭也湊了過來。

  “哎呀你別吵,這個人工智障一會兒要被搞懵了,我先來,我先來!”

  系統:“……”

  媽蛋,你們說誰是人工智障!

  早知道就不該理你們!

  不過別人的語音助手經常也會被叫開吧,不回答會不會露餡?

  系統現在就覺得,為什么沒有一本《系統的自我修養》,讓他修煉一下。

  唉,如果有這種秘籍的話,他也不會混現在這么慘了吧。

  明明那么厲害的“曲庫系統”,結果還被宿主嫌棄,每天只有一次推薦歌的機會,還是當洗澡的伴奏。

  被宿主欺負也就罷了,沒聽說其他的系統,除了宿主之外,還要應付他難纏的室友啊。

  系統覺得自己的日子真苦。

  等等,應付他難纏的室友?系統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然后就在后臺桀桀桀桀桀桀地笑了起來。

  兩人正對手機說著話,就聽到谷小白回來了,手中捧著一個箱子。

  “這是什么?”王海俠有一顆好奇的心臟。

  “趙老師說,是替老爺子送我的謝禮……”谷小白撓了撓下巴,他也不知道這是什么。

  “快拆開看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