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97章:這特么皇帝嫁女兒嗎?

  付函一直在認真地聽著,在剛才那雷聲響起的時候,他眉頭猛然皺起。

  這編曲太大,太重了!

  大到偏離主題,重到掩蓋本相了!

  待會兒,你怎么拉回來?

  在他看來,這編曲,已經算是失敗了。

  但在谷小白的嗓音響起來的時候,什么迷幻宛若光蛇的音效,什么轟炸得大腦都無法思考的loop,什么宛若天君震怒的雷聲,瞬間就被壓了下去。

  全場,就只有谷小白的聲音!

  高亢、凝聚,極具感染力!

  天君賜福,大地回響又怎么樣?

  天君請您歸天吧,大地請您趴著吧。

  今天,我這出嫁的妹妹,她才是主角!

  對面,本來還在互相撕的主場和鍵盤手,下巴都快掉了。

  明哥卻像是快要虛脫了一樣,向后退了一步。

  等了那么久,終于來了!

  到底還是來了,不枉我等那么久!

  門口的付函聽到這個聲音,一下子就呆住了。

  這音色太具有辨識度了,讓人連忘都忘不了。

  小白?

  小白怎么在這里?

  然后有一聲尖叫聲響起來:“小白!是小白!啊啊啊啊!小白!小白!”

  一位女賓尖叫起來,抓住自己身旁的男伴,又蹦又跳。

  小白?哪個小白?

  還有人在疑惑中,但是臺下,突然之間,已經有了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尖叫的,大部分都是年輕女生,還有一些老阿姨,興奮得像是孩子似的。

  旁邊的人納悶,誰是小白?很厲害?大明星?

  這些妹子,剛才磨盤草唱sugar的時候,都沒這么開心啊。

  難道對面的這個樂隊,更大牌?

  付函卻是哭笑不得。

  媽蛋,小白竟然連外面隨便跑場,都能碰到這么多的粉絲嗎?這到底誰才是大明星啊。

  付·真大明星·函表示有些嫉妒。

  臺上,燈光師也意識到了什么,燈光直接打到了谷小白的身上。

  全身閃耀著光芒的少年,就那么站在鍵盤前,手中敲打著編鐘的音色,口中發出似乎比編鐘還具穿透力的嗓音。

  像是全世界的目光,都要被吸引過去。

  頓時,臺下那些本來不認識谷小白的女士們,也被圈粉了。

  這小哥哥長得也太帥了!

  這小哥哥聲音也太好聽了吧!

  這是在作弊啊這是!

  就連第一次看谷小白現場的付函,都好久才能回過神來,去欣賞音樂本身。

  州鳩樂隊的這個編曲,其實很有講究的。

  付函不但擁有豐厚的樂理基礎,音樂素養,而且他也是東原大學哲學類畢業的,大概聽出來了這首歌編曲里的脈絡。

  第一段,像是禱告上天,在向天帝稟報,我們,今日要嫁女兒了!

  第二段,像是大地應和,四野共鳴,我,厚土大地,同意這門婚事!

  第三段,谷小白的高亢嗓音,將其中的情感宣泄得淋漓盡致,這才是嫁女兒的景象,是人聲、人氣兒、人的情緒。

  這三段里面層層遞進不說,里面似乎還暗含著“天地人”的哲學思想。

  若最后一段……

  就在付函想最后一段的時候,最后一段來了。

  loop、光蛇音效都停止了,只剩下編鐘、大鼓、古琴。

  貝斯手湊到了話筒前,古音曼聲朗誦:

  “仲氏任只,

  其心塞淵。

  終溫且惠,

  淑慎其身。

  先君之思,

  以勖寡人……”

  宛若禮官繼續昭告上天,宣揚新娘的美德。

  谷小白的聲音變小,高音吟唱,像是燕子在天空翱翔,又像是已經遠去的妹妹,在遠方呼喚著。

  趙興盛湊到了話筒前,低聲唱:

  “我的妹妹憨厚可信,

  我的妹妹誠實細心,

  我的妹妹溫柔賢淑,

  我的妹妹善良謹慎,

  我的妹妹她今天要……

  出……嫁……了……”

  最后一個氣聲,低沉之極,余韻裊裊,良久不絕。

  下一秒,谷小白和趙興盛的雙手重重砸下,編鐘鳴響,大鼓擂動,光蛇的音效炸滿全場!

  然后趙興盛的右手,在琴鍵上快速一撫。

  “嗖”極具空間感,像是從無數光蛇從四面八方向中央匯聚的音效傳來,樂曲戛然而止。

  天君歸位,大地平歇,大禮已成!

  我的妹妹,她出嫁了!

  付函目瞪口呆,震驚,又釋然。

  果然!

  果然是這樣!

  原來編曲,竟然還能編出這種范兒!

  和!!!

  這什么胸襟!這什么氣勢!

  你這特么,這是皇帝嫁女兒吧!

  還得上禱天帝,下告黃土,天地同慶,萬民歡呼嗎?

  你你你你……你們太過分了你!

  臺下的其他人,雖然聽不出來這么多的潛臺詞。

  但是那傳達的意象,確實一點不差地接收到了。

  本來,上一個樂隊唱了《sugar》之后,他們覺得新娘太幸福了,嫁入豪門,半生無憂。

  現在,聽完了《燕燕》之后,他們覺得……

  媽蛋,這新郎是娶了天上掉下來的仙女兒,還是哪家豪門的小公主啊。

  真是太牛掰了!

  臺下,大家議論紛紛。

  “聽說女方是大學問家,書香世家。”

  “女方的爸爸是咱們國內歷史學界的泰斗級人物。”

  “國寶級的大師啊!”

  “對啊,大師級的人物,才能有這種氣度吧。”

  “厲害,佩服,羨慕不來……”

  “那當然,能請我們小白來唱歌!太厲害了!”這是女粉絲們。

  老爺子在臺上那個爽啊。

  爽翻了!

  不知道為啥,也不生氣了,看那個拐走了自己寶貝女兒的臭小子,也稍微順眼了點。

  板著的臉,也沒那么黑了。

  他對對面招招手,趙興盛和自己的隊友交換了一下目光,快步跑了過去,其他人也乖乖跟著。

  沒辦法啊,就算他們都是事業有成的大教授了,在老爺子面前,還是學生輩的。

  老爺子從司儀手里接過了麥克風,熟練得就像是之前主持的無數個歷史和文化類的會議似的,直接就接管了全場。

  他驕傲地拉住了趙興盛,道:“這是我的弟子,趙興盛,東原大學歷史系教授,這是他的樂隊小伙伴們,都是東原大學的教授們……”

  臺下:“233333……”

  樂隊小伙伴們,哈哈哈哈。

  老爺子對趙興盛的樂隊還是很熟悉的,一個個介紹過去,聽到一個個教授的名頭,下面的人,更是覺得……

  “哇……”

  沒辦法,教授本來就很厲害了。

  東原大學的教授,就更厲害了。

  這樣一支樂隊,估計在國內,也是絕無僅有的吧。

  難怪那么厲害!

  等介紹到谷小白的時候,老爺子一愣。

  他倒是不認識谷小白。

  “老師您好,我是東原大學物理系的學生,王教授是我的老師,我叫谷小白。”谷小白乖乖鞠躬。

  當學生就這點好,遇到誰都可以叫老師,誠懇而不失禮。

  “小白!”

  “啊啊啊啊!小白!小白!小白!”

  臺下狂呼亂叫。

  “原來你就是小白。”老爺子連連點頭,似乎聽過谷小白很多次了。

  旁邊新娘也看過來,然后臉紅了。

  新郎覺得有點嫉妒。

  介紹完谷小白,老爺子走到了女兒面前,拉住了她的手,看向了新郎。

  “菽兒是我最心愛的女兒,我前半生最大的希望,是能夠事業有成,我后半生最大的希望,卻是我女兒能夠幸福。”

  “今天,我把菽兒交給你,希望你們能夠和和美美地一生相伴。”

  說著,老爺子把女兒的手,交到了新郎的手里。

  然后眼睛就濕潤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