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96章:原裝燕燕

  “嗖啾啾啾啾嗖啾啾啾嘁嘁嘁嘁啾啾啾啾”

  在趙興盛的指尖,奇特的合成電子音色,宛若激光鐳射在不停折射,又像是漫天極光籠罩夜空,變幻莫測,鋪滿了整個現場。

  沉重的大堂鼓,一聲聲擂動,越來越慢,越來越沉!

  那感覺,就像是對上天的禱告,竟然真得換來了上蒼的回應,天空之中光芒萬丈,天神降臨,君臨萬物。

  鐘聲回蕩,天地溝通,人神合一!

  “我去……”對面,看著趙興盛幾乎看不清的手指,磨盤草的鍵盤手都呆住了:“鍵盤大神啊!”

  媽蛋,怎么哪里都能遇到鍵盤大神!一個業余的樂隊,怎么會有這種大神!

  卻不知道,人家趙興盛之前可是鋼琴大手,差點被央音的鋼琴系錄取,雖然因為手受傷,放棄了鋼琴生涯,但也只是覺得自己沒辦法登上頂峰而已,并不是廢了,現在的水平,依然是演奏級。

  再加上這么長時間樂隊的磨練,玩起鍵盤來,簡直出神入化。

  大堂鼓的聲音填充在最下方,說不出的厚實,鼓手的一只鼓槌在敲大堂鼓,另外一只閃電一般在排鼓上擂動,咚咚咚咚嘣嘣嘣嘣,鼓聲越來越清脆,越來越高,像是有人在步步登仙。

  古塤和古琴的余韻,在這激烈而迷幻的電子樂之中回蕩,明明是平緩之極,連節奏都不明顯,卻極具律動感,像是有一個毛毛蟲鉆到了脊椎里,不使勁晃幾下身體,就有點承受不住似的。

  大門口,付函兩只耳朵都不夠用了,這特么什么編曲!

  這什么神仙編曲!

  一首明明古典之極的樂曲,怎么突然變成了迷幻電子風了?

  但是……真特么好聽!

  州鳩樂隊這支樂隊,其實是有點神經分裂的。

  一半文科一半理工,喜歡的東西實在是差太多。

  趙興盛和文學系的貝斯手,都特別喜歡古代的各種樂器和音樂。

  而老王和材料學的鼓手,則特別喜歡合成音色和各種現代樂器。

  樂隊每個人都很有個性和特色,經常會有各種即興。

  即興好了,就是神來之筆,即興不好,就是車禍現場。

  所以他們只能是業余樂隊,專業不起來啊。

  譬如現在,彈著古琴的貝斯手,突然仰天一聲長笑。

  “哈哈哈哈哈……”

  宛若羽化登仙,快意天下。

  但長笑聲卻漸漸變小,似乎又染上了一層悲色。

  貝斯手瞪著對面霸占了調音臺,往下拉推子的老王,你干啥,我還沒笑完呢,干啥拉我的麥!

  老王回了個白眼,別搶戲!現在不是你即興的時候!

  笑聲逝,歌聲起。

  不是谷小白。

  唱歌的是趙興盛。

  谷小白是這支樂隊的主唱,但他就是不唱!

  在趙興盛準備開唱的時候,他已經放下了手中的古塤,抽出了一根A調大笛。

  塤他也就會吹剛才那些,臨時抱佛腳來的。

  但笛子嘛……

  空靈的古塤聲消失,若有若無的弱吹笛音,營造出一層悲色。

  趙興盛的男低音,慢慢響起。

  “燕燕于飛,

  頡之頏之。

  之子于歸,

  遠于將之。

  瞻望弗及,

  佇立以泣。”

  趙興盛的嗓音并不好,唱功也算不上多好,比普通人好些。

  當然,這是以谷小白的標準來說。

  其實他主要是吃虧在音域比較低,如果是合適的音區,比對面的磨盤草,也差不了哪里去。

  而且這首歌,也是他唱最合適。

  趙興盛和自己的老師,在荒郊野外、荒山野嶺發掘各種古墓古跡的時候,朝夕相處了小十年的時間,面對過野獸,面對過災害,也面對過病痛,這種師徒情,和普通的還是不一樣。

  說是情同父子,也不為過。

  年輕的時候,他曾經在老師家里蹭吃蹭喝,也曾經和小師妹朝夕相處,宛若兄妹。

  曾經,老師還打算把小師妹介紹給他,不過兩個人都不來電就是了。

  但沒有男女之情,卻不代表沒有別的感情。

  看著老師,再看看小師妹,趙興盛回憶起了往日一切,他的聲音,厚重之中,帶上了一絲絲的悲戚。

  他低沉的音色,宛若荒原曠野上的上古先王,慷慨悲歌,又像是大地在轟鳴,萬山回響。

  “哎?”

  “咦?”

  “這首歌……”

  臺下的觀眾們,特別是歷史系的賓客們,都瞪大眼睛。

  臺上,趙興盛的老師的眼睛也猛然瞪大。

  等等,這曲子是怎么回事?

  在場的大部分人,都不是搞音樂的,所以對音樂的敏感度不足。

  剛才聽旋律的時候,只覺得古樸大氣。

  貝斯手用古音朗誦的時候,老爺子還在心里默默挑剔了一番,找到了幾處發音上的錯誤。

  但此時趙興盛直接唱起來時,所有的想法,似乎都消失了!

  《燕燕》是詩經里的一首。

  《詩經》記載的其實并不是詩,而是歌。

  或者說,詩歌本來就不分家。

  《詩經》是有譜的,只是在漫長的歲月之中,早就已經佚失。

  而作為中國古代文化的一顆璀璨明珠,從古至今,幾乎每朝每代,都有人嘗試為詩經譜曲。

  最近的一次,還是清朝的《欽定詩經樂譜全書》。

  但這些后期譜的曲子,卻都沒有得到后世的肯定和傳承。

  總覺得少了點什么,哪里不對,你欽定也沒用。

  本來,詩經里最多的就是各地的民歌,民歌是何等的鮮活,何等的接地氣兒,怎么是后期的官方譜曲能媲美的?

  但聽到趙興盛的歌聲時,他們卻突然覺得。

  這感覺……怎么那么奇怪?

  就像有一塊缺失了很久的拼圖……

  不知道被誰,偷偷拼上了。

  這就是真正的,原裝的……

  古曲《燕燕》!

  盡管是迷幻電子配樂之下的古曲!

  低沉的聲音,在大廳里回響,像是先王悲泣,四野同悲。

  又是一段結束之后,谷小白放下笛子,手指重重砸下,接手了編鐘音色的伴奏。

  而老王也回來了,他沒有彈吉他,而是敲打著打擊墊,各色的合成音效鋪墊全場,格外豐富的信息轟炸人耳,讓人應接不暇。

  趙興盛拿起旁邊的MIDI呼吸控制器含在嘴里。

  他左手控制彎音輪,右手在鍵盤上飛速跳躍,口中含著midi呼吸控制器,利用呼吸的輕重控制音色的變化。

  三個包絡控制之下,趙興盛合成制作出來的那華麗宛若天空極光的音效,像是活過來一樣,靈動得像是漫天飛舞的光蛇,空間感極強,在現場優秀的音響之下,環繞全場,引得人下意識地抬頭,四處亂看。

  而這音效,可以像管風琴那樣回響,可以像小提琴那樣顫動,可以像鼓聲那樣彈跳……

  但不論這音色如何變幻,編鐘、大鼓和古琴的聲音,依然穩穩地傳來,不慍不火。

  對面,磨盤草的鍵盤手的膝蓋都要碎了。

  而主唱的面色,更是不好看。

  兩個人互相噴:

  “你看看人家,明明是主唱,連鍵盤都玩得那么好!”

  “不,這是人家的鍵盤手,唱得那么好,你身為主唱不羞愧嗎?”

  州鳩樂隊完全不知道對面撕起來了,老王手指重重敲下。

  “咔嚓!咔嚓!咔嚓!”連續三聲雷響,一聲比一聲響,一聲比一聲嚇人,宛若天君震怒,大地回鳴。

  然后“嘩……”采樣的雨聲響起。

  “嘩……呼……”

  預存的采樣音色,狂風呼嘯,電閃雷鳴,大雨傾盆。

  全場栗然。

  就在此時,谷小白昂起頭:“燕燕于飛,下上其音↗”

  一只雨燕,穿云而過!

  標志性的高亢嗓音,瞬間炸滿全場。

  這,才是真·主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