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94章:奇葩的樂隊

  趙興盛的裝備,倒是讓他們警惕了起來。

  畢竟一身騷包裝備的,要么是垃圾,要么是大佬,技術不行裝備湊,各行各業莫不如此。

  但趙興盛完全沒在注意他們,這兩把鍵盤,就是他大殺四方的大殺器,大紅色的88鍵全配重nordsta3在下,騷氣閃耀,黑色的61鍵半配重rolandfa06在上,低調內斂,然后又連上了一臺macbookpro,調出了logicpro里的工程文件,看這架勢,就像是要干一票大的。

  通常來說,作為一個鍵盤手,不但是整個樂隊里最精通樂理的,往往也是最全能的,而在“州鳩樂隊”里,趙興盛也是這個發起人和核心,其他人,譬如谷小白的老師老王,都是被他帶入坑的。

  在對面磨盤草的圍觀之下,州鳩樂隊的鼓手和貝斯手也到了。

  看到鼓手和貝斯手的裝備時,幾個人都瞪眼了:“這都啥跟啥啊!”

  首先進來的是一面巨大的堂鼓。

  這東西太大了,鼓手借了一個推車,才把它搬進來。

  然后是一堆小鼓,不是架子鼓那種鼓,而是完全中國鼓制式的,紅漆牛皮面的鼓。

  這個叫排鼓,是堂鼓和腰鼓改良出來的打擊樂器,有點像是中國的架子鼓。

  然后貝斯手把貝斯拿出來,連上線,試了兩下就丟在一邊,把一個架子一撐,一把古琴擱那兒了,在那里開始調音。

  “咚”

  “嗡”

  古琴是聲少音多,撥一下,響半天,很是空靈。

  再一轉臉,就看到谷小白打開了自己腳邊的兩個盒子,一個盒子里,伸出來一排笛子,另外一個盒子里,卻是一只古塤。

  再轉臉,就看到趙興盛,也拿出來了一只排簫,在那里試音。

  “這都是啥!都是啥!”對面的磨盤草樂隊看的有點暈。

  這是民樂團嗎?這些樂器,就算是民樂團里都很少用啊。

  這次對面這個樂隊,有點讓人捉摸不透啊。

  這到底是怎么樣一個樂隊?

  說起來,州鳩樂隊大概是國內樂隊界的一朵奇葩了。

  不算谷小白這個臨時成員的話,州鳩樂隊現在的的4名正式成員的學歷都是博士,平均年齡35歲,職業都是教授,一個博導三個碩導,專業方向分別為材料學的鼓手、歷史學的鍵盤手、物理學的吉他手、文學的貝斯手。

  至于因為要去美國不得不退隊的那名主唱,則是搞化工的教授,同時也是吉他手。

  谷小白的學歷在里面,完全是屬于拖后腿的存在。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過來的女方這邊的賓客里面,谷小白也是拖后腿的存在。

  好多人提前到了,就來樂隊這邊寒暄一番,谷小白叫老師都叫的累了。

  明明是一場婚禮演出,怎么弄得跟學校的元旦晚會似的?

  過了片刻,幕布垂下,把兩邊的舞臺遮擋起來,這才算是安生了。

  很快,大批賓客到來,新人就位,在外面的司儀指揮之下,一切按部就班地舉行,熱鬧喧囂。

  谷小白從幕布后面偷偷向外看去,就看到一個板著臉的老爺子坐在那里。

  “那就是我老師……”趙興盛的腦袋也鉆出來。

  “老爺子看起來很生氣啊。”

  “嗯,我老師本來希望一切從簡的……”

  “咦,師妹好漂亮。”老王的關注重點歪了。

  不對,老王終于把關注重點歪了回來。

  四個老男人就開始討論師妹了。

  谷小白看著那漂亮的師妹,就開始想小蛾子。

  回過神來,就聽到臺上的司儀道:“兩位新人結婚之后,日子一定比蜜糖還要甜,下面請磨盤草樂隊為我們獻上《sur》。”

  此時,臺下已經賓朋滿座,一大半都是男方的賓客,大概三分之二還要多一些,其中一半都是年輕男女,應該是新郎的同事朋友,熱情喧鬧。

  “竟然還有樂隊現場演出,有錢人就是有錢人。”

  “竟然是磨盤草唉!厲害!”

  “磨盤草很厲害嗎?”

  “那當然,國內知名的樂隊,各大音樂節的常客了。”

  “有名的樂隊,不都去參加《樂隊的夏天》了嗎?”

  “那才去了幾個樂隊。”

  “《sur》?騷當的那個?”

  “我去,如果我的婚禮上,有樂隊現場給我唱《sur》,我能開心死。”

  “如果是騷當來親自給我唱就好了。”

  “你真美,想得美。”

  臺下的騷動之中,音樂聲響起,磨盤草的主唱騷氣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

  《sur》這首歌,是美國流行搖滾樂隊maroon5的作品,這支樂隊在國內被叫做“魔力紅”,而主唱則被稱為騷當。

  這首歌之所以和婚禮結合起來,是因為其mv,拍攝的是魔力紅樂隊在新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跑到別人的婚禮上現場演唱,引爆全場。

  也正是因為這個mv,在場的很多年輕人,都聽過這首歌。

  這首歌是流行搖滾,并不難唱,因為魔力紅的主唱騷當,也不是那種唱功強的人,現場頻頻翻車……

  磨盤草的主唱,長得有些小帥,在臺上騷氣地切換真假音的樣子,挺有騷當的范兒。

  搭配上大屏幕上播放出來的一對新人拍攝的各種視頻和照片,現場頓時變得熱烈了起來。

  磨盤草的主唱,唱的high了,跳出了自己的舞臺,跑到了主舞臺上,一邊唱,一邊向下面揮舞著手,讓大家站起來。

  樂隊帶動氣氛的力量是極其強大的,大家紛紛響應,恰好此時,副歌起。

  副歌一般都是旋律比較洗腦的部分,臺下就算是不會唱的,也跟著high了起來,跟著擺動著身體瞎嚷嚷。

  磨盤草的主唱,好死不死還去撩臺上的雙方父母,讓雙方都站起來。

  “啊,老爺子好像更生氣了。”

  “好,馬上就該我們了,滅了他們!”趙興盛握拳。

  同一時間,付函正坐著車回到東城酒店,其這這幾天也下榻在這里。

  “咦……有人唱歌?”付函聽到聲音,好奇地下了車,“走,過去看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