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93章:州鳩樂隊駕到

  “磨盤草。”

  “是磨盤草。”

  趙興盛和老王,正在從車上向下搬各種設備,這會兒都不干活了,把工作都丟給被抓來當苦力的小蘇,一左一右,站在了谷小白的身邊。

  像是站在小獅子身邊的老狐獴和大野豬似的。

  明哥被谷小白盯著看了幾眼,有點緊張,下意識地就彎了彎腰:“您好,您也……參加樂隊了?這是您的樂隊?”

  咦,認識我?

  谷小白還沒想起來這張丑臉在哪里見過。

  或者壓根沒去想,畢竟記不住的。

  只能摘下口罩,羞澀笑笑,把別人笑到呆滯,自己就可以不失禮這樣子。

  因為失禮的,就變成別人了。

  完美的理科生思維。

  成功笑呆了明哥,谷小白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

  等等,樂隊?

  “我們叫什么樂隊?”

  趙興盛:“……”

  老王:“……”

  傷心了,傷心了。

  不管怎么說,輸人不輸陣,趙興盛上前和磨盤草握手。

  無論如何,待會兒肯定還得在一個后臺準備呢。

  “您好,您是磨盤草樂隊的吧,我們是州鳩樂隊,我是鍵盤手趙興盛,這是吉他手王琪延,我們的臨時主唱谷小白。”

  老王終于有了名字。

  磨盤草的主唱,有點倨傲地伸手過去。

  他們雖然也混得不好,畢竟也是能吃這碗飯的,但是對方是業余的,看都混到了三十多歲了,還沒混出名堂,挺慘的。

  前輩和高段位的范兒,還是要擺一擺的。

  “那我們后臺見了。”磨盤草的主唱,也沒介紹自己的成員,點了點頭,瀟灑轉身,就打算走了。

  “等等,回來搬東西!”貝斯手叫住他,你走什么走!架子鼓誰搬!

  前輩風范頓時破滅。

  旁邊,明哥終于從呆滯中回過神來,看了看左右。

  沒有小蛾子。

  太好了,就一個谷小白,戰斗力折半。

  然后兩邊的人就開始默默的搬東西,正所謂先禮后兵,剛才已經寒暄完了,接下來雙方就是對手了。

  明哥還是不由自主地注意著谷小白。

  看谷小白回身拎起來了琴包背在背上,然后又拎了兩個小箱子,不知道里面裝的什么樂器。

  又對明哥等人笑笑,點點頭,轉身向大堂的方向走去。

  “完了完了……”樂隊里的鼓手看著谷小白的背影,“這業余樂隊不簡單啊……”

  鼓手也認識谷小白?

  明哥剛想上去問,就聽到那鼓手道:“這小子長這么帥,到時候一出場,不就是全場的女賓都被吸過去了……婚禮女賓這么多,她們一開心,我們就危險了……”

  然后他又嘀咕:“長這么帥,來玩什么搖滾嘛!”

  “對啊對啊!”其他幾個人附和。

  “待會努努力,把這小子干掉!”

  “讓別人知道,搖滾比長得帥更重要!”

  玩搖滾樂隊的很多人,初衷都是為了吸引女孩子的注意。

  像谷小白這種,玩什么搖滾,隨便站那里都把女孩子吸光了,他們還怎么辦嘛。

  明哥以手加額,你完全擔心錯了方向好嘛……

  明哥現在只在糾結一個問題。

  是讓他們先了解一下谷小白到底是誰,讓他們提防一下。

  還是讓他們不要知道谷小白是誰,免得到時候被嚇到呢?

  在兩個不同的選擇之中糾結,明哥接下來就基本上沒怎么說話。

  “我其實長得也蠻帥的嘛……”主唱嘀咕。

  “呸,不要臉!”雖然主唱確實蠻帥的,畢竟主唱往往都是樂隊里比較帥的那個。

  但是……大家還是義無反顧地噴了他一臉。

  “鑒于你這么不要臉,你今天就搬這個吧。”貝斯手把一個大箱子給了主唱,把他的臉擋住了。

  東城的豪華酒店多如牛毛,但東城酒店是比較有歷史,也比較有文化底蘊的一個。

  它的附近,都是大劇院、大的演藝場所,距離西街也很近,所以很多的藝人明星,都喜歡下榻在這里。

  而它也有一個面積頗大的大廳,承接一些藝術沙龍、單位晚會、小型演出之類的。

  當然,也承接婚宴。

  但絕對不是一般的婚宴。

  谷小白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其實在這之前,他連婚宴都沒有參加過幾次,更別說這種奢華之地的婚宴了。

  在禮堂之前的停車場處,一輛輛豪車看不到盡頭。

  進了大廳之后,整個大廳金碧輝煌,處處透著奢華,大廳特別大、舞臺特別大,就連餐桌都特別大。

  舞臺正前方還停著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裝飾著各色的鮮花,不知道待會兒有怎么樣的環節。

  彬彬有禮的服務人員早就已經就位,幾乎比賓客還多,大堂經理恭候在一旁,詢問姓名,分配人員引賓客到自己的位置,奉上熱毛巾和水果點心。

  旁邊幾名年輕的男女還沒入座,而是到處打量嘖嘖稱奇,這個年齡的人,大多都參加過自己的朋友、同學、同事的婚宴。

  但是這么氣派的婚宴,卻不多見,此時正忙著拍照發朋友圈。

  谷小白也一路左顧右盼,很是好奇。

  路上遇到了一個端著水果點心的服務員小姐姐,看了他一眼,就把一小碟點心塞他手里了。

  好好吃,開心……

  “哇,這么奢華……”別說谷小白了,就連老王都嘖嘖稱奇。

  “所以我老師才不開心啊,他一生崇尚簡樸,不喜歡這些奢華的東西……”趙興盛嘆息。

  其實趙興盛的老師并不差錢,一生浸淫在考古和歷史學的老教授,知識和眼力就是財富,他的私人收藏都足以開個個人博物館了,而這也確實是他的打算,最近正在積極籌備之中。

  此時已經上午十點多,距離婚宴開始還有很長時間,賓客陸陸續續到達,也大多在外面徘徊,長長見識。

  到了后臺,婚慶公司的人有人來安排演出事項,趙興盛和他們對接,然后他們就到前臺兩側,開始準備演出。

  這個舞臺是t形臺,中間是為婚禮現場留出的空間,左右兩側各一個樂隊,很是搶眼。

  谷小白上臺就開始準備自己的樂器。

  先把x架打開,撐上了電鋼,接上手機,打開一個配套app,再拽過來一根麥架,剩下的就可以交給音響師了。

  而旁邊趙興盛,設備則復雜得多。

  身為一名鍵盤手,他有主副兩把鍵盤。

  從他在旁邊支鍵盤開始,磨盤草的幾個人就忍不住酸了。

  “媽蛋,主鍵盤竟然是nordsta3……土豪啊!”

  “副鍵盤都是rolandfa06……這家伙不是高手,就是個菜鳥。”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