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6章:我們小白,他不可能會唱歌

  令人眼花繚亂的變奏十結束之后,谷小白的雙手突然慢了下來。

  變奏十一慢得像是在陽光下睡午覺,又像是小老鼠和大狗躺在吊床上曬太陽,而可憐的貓在旁邊打扇子。

  但悠閑的日子,終于還是過去了。

  正在曬太陽的大狗被自己的主人拽走了,貓和老鼠再次追逐了起來,一切又恢復了往日的畫風。

  在一個漸強的樂句之后,咚一聲,音樂戛然而止。

  變奏十二結束!

  谷小白抬起頭。

  下面又是一片寂靜。

  谷小白看看臺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低頭,默默收琴。

  臺下的粉絲們,這才反應過來,然后女聲的尖叫聲又響了起來。

  “啊,小白!”

  “小白我們愛你!”

  還有黑粉的:“彈完了,快回去刷題吧!”

  “小白,鋼琴這就練會了,牛的你不行啊!”

  當然,還有黑子們。

  “什么了不起嘛……不就是彈個鋼琴嘛……”

  “一點也不難,那么簡單的曲子……”

  “還沒我彈得好聽呢!”

  語氣卻顯得格外心虛,他們實在是呆不下去了,只能灰溜溜退出了現場。

  一點點的不和諧,完全無法影響到別人,三食堂里的氣氛這會兒特別熱烈。

  今天谷小白的演出,和往日里完全不同。

  往日里谷小白的演出,要么是霸氣絕倫,要么熱血沸騰,要么賺人眼淚。

  但今天,谷小白的演出,宛若一出音樂劇。

  聽完這樣的《小星星變奏曲》,除了黑子們之外,食堂里的每個人都笑得開心。

  有人覺得音樂好聽,能聽到小白彈琴就已經很幸福了。

  有人覺得漲了知識,原來小星星是這樣的小星星,我以前都看錯你了。

  有人覺得彈琴的谷小白好可愛,好帥氣,和吹笛子、唱歌的時候,都不同。

  當然,也有一些人,單純是被音樂感染到了,重新領略了《小星星變奏曲》的魅力。

  毫無疑問,這又是一場格外成功的演出。

  但對谷小白來說,這也只是一場普通的演出而已,網絡上的風風雨雨,或者別人的善意與惡意,都不能浸染他強大的內心。

  笑話,那可是系統都無法染指的領域!

  他默默吃完午飯,就背著琴,在江衛和警察大叔的保護之下,離開了食堂。

  確實有幾個人,之前沒能擠進食堂里,在食堂外面等著想要堵谷小白呢,但看到谷小白身邊這么大陣仗,灰溜溜退走了。

  而網絡上,又是一輪腥風血雨狂飆。

  某些頑固的黑子們,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但還在咬牙苦撐,張口亂咬。

  谷小白的真粉們都累了,但這個時候,正是谷小白的黑粉們再戰沙場的時候。

  他們連谷小白都能黑,還有什么黑不了的?

  世間萬物皆可黑。

  正所謂,非白即黑!

  “小白彈琴彈的難聽死了,也就是比你們的愛豆好聽一百倍而已!”

  “啊,不好意思,我剛才落了一個字,是一百萬倍。”

  “是啊,小星星這么簡單的也敢出來彈,小白丟人不?來,讓你們的愛豆也出來彈一個,碾壓一下小白讓我聽聽!你倒是彈啊!”

  “小白的歌唱得不錯,笛子也吹得不錯,鋼琴嘛,馬馬虎虎,也就是碾壓你們的愛豆一百萬光年而已!”

  谷小白的鋼琴水平,確實不能算太好。

  畢竟鋼琴可以說是最復雜的樂器之一,比笛子復雜太多了,而且鋼琴的技藝發展,也比笛子更先進,更完善。

  對谷小白來說,也只有《小星星變奏曲》這首曲子,能算得了是演奏級,真正的水平還在業余水平徘徊。

  問題是……這里的業余水平,已經足以吊打大部分的所謂愛豆了。

  再說,而那些愛豆的粉絲們,哪里是谷小白的粉絲們的對手!

  被谷小白那群嘴欠的黑粉們撕得頭昏腦脹,只能胡言亂語,已經自爆了很多能害死自己愛豆的言論了。

  但還是死死咬著谷小白的各種黑點不放松。

  谷小白真的是完全沒有受影響,他看書、刷題、練琴,日子過的依然簡單。

  第二天午后,谷小白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老師?”谷小白接起電話,就聽到了嘈雜的街道聲,以及他的老師,物理系教授老王的聲音:“小白,為師回來了!”

  “那邊的實驗結束了?”

  “還沒,回來四天就回去,為你慶功!”

  “為我慶功?老師你從歐洲飛回來,就是為了給我慶功?你腦袋是不是秀逗了……”

  老王是之前發表了一篇挺有影響力的論文,所以得到了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帶著自己的團隊前往了歐洲的大型強子對撞機搞研究去了,為期好幾個月。

  這基本上算是高能物理學家夢寐以求的機會了,竟然中間跑回來?

  “為你慶功,這可是我的高光時刻,怎么能不回來!而且我那邊還有一個演出,實在是推不掉……”

  谷小白心想,肯定是順路回來,演出那邊才是重點吧。

  果然老師沒希望了,自己要不要改換門楣?

  這個想法好有誘惑力。

  雖然這么說,谷小白還是下樓去接老師。

  在樓下就看到趙興盛也到了,三十出頭,卻胡子拉碴的老王從車上下來,對著小白張開雙手:“小白,我回來了!”

  然后兩個人都頓住腳步:

  “等等,你是誰?”

  谷小白看著王教授。

  王教授也看著小白。

  “這是小白啊,換了個發型就認不出來了?”趙興盛在旁邊笑得像是被丟進鍋里的小龍蝦。

  不,不可能!我的小白不可能那么帥!

  如果他這么帥,我豈不是就被襯托得更丑了?

  老王格外憂愁。

  然后趙興盛突然覺得哪里不對:“小白……你該不會把老王的臉都忘了吧……”

  “那個……老師太久沒出場了,留著浪費內存……”谷小白不好意思地搔搔臉。

  最近新認識的人有點多,只能把沒用的人物刪掉了。

  特別是自己的記憶宮殿里,那位警察大叔都憑借自己出色的嚇人技藝,強行擠進來了,他能怎么辦?

  只能刪刪人物,騰出來點空間這樣子。

  太久沒有看到谷小白了,老王確實很開心,他摘了谷小白的帽子,把谷小白的頭發揉的亂糟糟,然后扯著他,對趙興盛道:“老胡真要退出樂隊啊……”

  “嗯,他要去美國兩年,沒辦法啊……”

  “那咱們的樂隊怎么辦,這就沒主唱了啊,這次演出對你很重要吧……”

  “主唱嘛……”趙興盛微笑著看著小白。

  “你看小白干啥?”

  “你說呢?”

  “什么?小白……會唱歌?”

  你別亂開玩笑,我可是物理學家!謊言是騙不到我的!

  我們小白,他不可能會唱歌!

  “先不說這個了,走,先去商量一下明天慶功的事!”趙興盛攬著谷小白就走。

  “哎,等等,我才是小白的老師吧,而且我們物理系的慶功,你摻和啥?”

  慶功?什么慶功?

  谷小白更茫然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