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2章:人設之爭

  他湊近了一點,果然就聽到一名女生拿著手機,指著視頻上:“我要這種笛子,這是什么笛子?”

  “你們這個長的怎么不一樣,我就想要這種……”

  秦川:“……”

  果然是這樣!

  高考已經結束了,馬上就要出成績報考了,現在正是東原大學的宣傳片在大力推廣的時候。

  現在整個東原大學宣傳部的推廣資源,都用到了谷小白的那個版本上去了。

  白衣少年吹笛子的視頻,簡直是太勾人了,在網絡上火了又火。

  很多人看完視頻,立刻去搜索谷小白去了。

  緊接著,就看到了谷小白在三食堂的告別演出。

  一首笛曲吹得霸氣絕倫,殺氣四溢,頓時又有一群人,被小白大將軍斬落馬下。

  秦川在旁邊低頭笑笑,為谷小白驕傲。

  一個谷小白的作用,大概趕得上好幾個畢生推廣笛子的老藝術家了……

  就跟十個古箏大師,對青少年的影響力,都不一定比得上一位墨韻教主一樣。

  這就是優質偶像的力量,不服不行啊。

  就在此時,有人看到了秦川。

  “咦……你是……師父!師父大人!請教我吹笛子!”

  秦川懵了。

  連我都能被認出來?

  難道我也火了?

  網絡上,關于谷小白的消息,已經呈爆炸式的增長。

  特別是昨天晚上的那一場演出,直接刷爆了網絡。

  熱度不敢說超過了什么明星出軌、離婚八卦,但是卻已經把付函這種一線歌手演唱會的消息,給壓下去了。

  但這種熱度,并不僅僅是正面的,一個話題之所以能夠炒熱,就是因為有話題,有爭議。

  這個世界上,有粉就有黑,就像是谷小白有黑粉一樣自然。

  在谷小白逐漸火起來的同時,對谷小白質疑的聲音,漸漸多了起來。

  “現在什么人都敢上臺了,這笛子,也就初學者水平,吹的還沒我好呢!”

  “這音域,修音修過的吧,我咋不信呢?你唱這么好,你咋沒上好聲音呢?”

  “假唱,肯定是假唱。”

  “白長了一張好看的臉。”

  “好皮囊之下,恐怕都是假的吧。”

  “戲子,呸!”

  “真不知道什么經紀公司在捧新人,這是又想捧出來一個坤坤的意思?真低級!”

  “我聽說還是學霸人設?這年頭,什么人設都敢玩了啊?”

  頓時有更多的人投入了對谷小白的聲討中去。

  東原大學,那是什么地方?

  “敢說自己刷通了物理系副本?這什么鬼?現在的人吹牛都不打草稿了嗎?”

  “這樣的人,能考上東原大學物理系?”

  “呵呵,想起了某博士。”

  “同想起了某博士,請東原大學來打假!請有關部門調查!”

  看自家小白被這么多人黑,粉絲們不樂意了。

  閃姐已經組織起來了谷小白的粉絲們,對抗這些黑子,粉絲一邊努力扭轉各種污蔑,一邊貼出來了東原大學自己的宣傳片,人家小白都官方出鏡了,你們噴個啥?

  但是黑子們,自然是不接受不利于自己的證據的,開始各種角度亂黑,什么看到谷小白整容啊,什么谷小白假唱實錘啊……

  然后,繼續嗷嗷叫著,要東原大學出來打假,解釋一下什么叫“打穿了物理系副本”。

  一時間甚囂塵上,吵成了一團。

  “這些人黑的過分了啊。”付函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此時他正和風和一起,調教付文耀的樂隊。

  在聽過谷小白唱歌之后,付函就覺得……拼唱功是沒戲了。

  這輩子都沒戲了……

  但是校園歌手大賽,還有一個“原創組”!

  參賽者要唱自己的歌!

  原創組冠軍,也是冠軍!

  玩樂隊的哪能不會寫歌,拿出來付文耀他們幾個人寫的歌,選了一首還好點的,然后就開始了重新編曲制作。

  編曲是個純技術工作,而且也是高強度的工作,好聽不說,而且還得兼顧非黑即白樂隊的技術技巧,不能太難,付函覺得超累。

  休息的時候,拿手機看了一眼,就不爽了。

  媽蛋,這可是一首歌就正面壓下了我的演唱會的男人,而且還是我的學弟!哪能被你們這么黑!

  小白在我們校園歌手大會上假唱,那我是不是也是假的啊?

  我可也是校園歌手大賽出道的!

  “感覺是有人在故意黑小白……”風和道。

  “擋別人路了吧。”

  “呵……”肯定擋別人路了,眼下這種規模,已經是有組織的黑了。

  最近有什么人出道,有什么人在搞流量想圈錢,一查就知道了。

  “那要不要聲援一下小白?”付函有一股沖動。

  “小白不在意的。”付文耀抬頭看了一眼,道。

  然后繼續練琴,還不屑地撇撇嘴。

  你們這些人啊,也就只會黑了。

  人家小白會理你?人家小白少刷一道題,都算我輸!

  “你還是太年輕,有些時候,并不是不在意就行的。”付函搖頭,什么叫抹黑?

  就是把黑漆漆的東西向你身上抹,又黑又臭,你不擦就會爛在你身上,不會消失的。

  谷小白不想混娛樂圈,可娛樂圈也是一個擁有強大影響力的圈子,會輻射到各種圈子里,影響到谷小白的名譽。

  對一個立志成為物理學家的學霸來說,名譽也非常很重要。

  付函看著微博皺眉,要出手嗎,以導師的身份力挺一下谷小白?

  不過說實話,對黑子們來說,力挺其實也沒啥用,因為這些人一旦活躍起來,黑的也能說成白的,死的也能說成活的。

  付函是一名相對獨立的音樂人,他的音樂生涯非常單純,畢竟他的出身,幫他擋下了許多的黑手。

  但這也意味著,他很少和某些灰色的力量打交道,手頭能動用的資源其實也不多,很難說能幫到小白多少,說不定還會起到反效果。

  很快,就是付函想要出手,都無法挽回的局面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態持續發酵,幾個官方微博,都已經點名要求落實此事。

  實在是前段時間,某演藝圈博士的學術不端,引起了整個學術界的大海嘯,現在風聲鶴唳,一旦再出現類似的事情,立刻就會引起大地震。

  而幾個官方微博的發聲,也意味著,這件事開始繼續升級。

  很多吃瓜群眾,也加入了對谷小白的圍攻之中。

  “自己是學霸,唱歌又那么好聽,長得又帥,我怎么不信?這世界上有這么優秀的人?假的,肯定是假的!”

  “就是,長的那么帥還有心思學習?實不相瞞,我高中就是所謂的校草,高一成績還行,高二就實在是不行了,誘惑太多了,把持不住……現在看看,高中就是我的人生巔峰了,抹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