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5章:一首歌的時間

  天色暗下來,東原大學體育場,來觀看復賽的觀眾們已經開始排隊進場。

  迤邐的人群,差不多到了校慶晚會的人數。

  這來的人,可不只是買到了票的那么多人。

  幾十名警察、上百名保安嚴陣以待。

  學校公安處的警察大叔,一臉的威嚴,站在高處,居中指揮,協調這些從別處借調來的戰友們。

  鴻烈安保的鴻總,帶著自己公司的大半安保人員,在場內維持秩序。

  沒辦法啊,沒能接到什么演唱會、藝人的活兒,就只能先接一下這種級別演出的安保工作了。

  而且,鴻總聽說,這次的演出,還有許多的藝人會來,這不是曲線救國了嗎?

  只要距離近了,總能有機會接觸到這些藝人的經紀人、助理之類的,然后說不定就搭上線了。

  幾輛保姆車輪番到達,幾名一線、二線甚至已經淪落到三線的藝人,或者他們的代表,從車上走下來。

  鴻總趕快帶人上去,護住這些明星們。

  但是……并沒有想象中人群蜂擁而上的樣子,大家都是向這邊看了幾眼,有幾個人興奮地喊了幾聲,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一定是這幾個歌手都過氣了……”鴻總在心中不厚道地想。

  畢竟,今天真正的大明星付函并沒有到。

  反倒是有不少已經入場的觀眾,嘗試闖入后臺,被保安們攔住了。

  谷小白作為參賽選手,則在后臺——或者說,是舞臺后方的遮擋區域里,搬了個凳子準備著。

  按照抽簽順序,他是第二個出場,等唱完之后,就可以到前面和同學們一起去看比賽了。

  第一名出場的,是一個矮矮瘦瘦的小女生,聽說是一名大三的學長,但是看起來卻像是個高中生。

  她直接吉他彈唱了一首民謠,干干凈凈的聲音,干干凈凈的吉他,聽起來很舒服,但臺下的反響并不是太激烈。

  谷小白背著自己的電鋼,站在舞臺一側等待上場。

  等到瘦小的學姐演唱完,臺下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四名導師點評了幾句,就讓她下來了。

  復賽沒通過。

  東原大學的強者如云,唱歌好的人太多了。

  學姐有點不開心,抹著淚背著自己的吉他,從另外一邊下臺了。

  主持人走上臺,還沒開口說話,臺下就已經轟然響起了一陣歡呼:“小白!小白!小白!小白!”

  當然,還有黑粉的怒吼聲:“小白,快上場唱歌,唱完回去刷題了!”

  坐在導師位置的四名導師紛紛側目。

  除了鄧品之外,其他幾個人都頗為納悶,這誰啊,出場的聲勢這么浩大,怎么能比我還受歡迎,嗚嗚嗚嗚……

  說實話,他們來參加比賽之前,真的是沒怎么把這校園歌手大賽當成一回事。

  真正的職業歌手,和業余人士之間的差距是不可以道里計的。

  職業歌手的訓練量、專業性、舞臺經驗和身體機能,能秒殺業余人士幾百光年。

  而在人氣和影響力方面,網紅和真正的歌手、明星的影響力,也是天差地遠。

  平臺和檔次就不在一個層面。

  東原大學的校園歌手大賽再強,也不過是業余的。

  他們接受這所謂的導師身份,有的是因為校友身份,有的是因為實在是沒什么工作機會,隨便找點事干。

  但現在……他們感受到了一絲絲被碾壓的快感。

  被碾壓?不,不可能的,一定是錯覺。

  但這現場……

  一名導師回頭看去,就看到剛才那群見到他們都冷淡得不得了的年輕人們,現在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又喊又跳。

  “不是吧,這到底是什么人啊……”幾名導師交頭接耳。

  鄧品笑而不語。

  不出意外,許多人并沒有做功課。

  當然,這也可以讓他們不會先入為主,而是完全靠現場的演出來評判,不一定有錯。

  但……恐怕他們壓根就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么樣的選手……

  想到待會兒他們可能的表情……

  鄧品繼續笑而不語。

  就在此時,外面的大屏幕上,突然投射出來了谷小白戴著帽子的側臉。

  谷小白一轉身,就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安哥扛著一臺攝像機,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對著他狂拍。

  外面的歡呼聲,又升高了一個級數。

  熱鬧得簡直像是演唱會現場。

  坐在最側面的,那名目前已經淪落到三線的歌手是四位導師里唯一的女性,叫朱蕓,現在已經快哭了。

  她開的規模最大的一場演唱會,都沒這么多人,也沒有這么熱情的粉絲啊。

  這到底是什么鬼!

  我們到底來了什么地方!

  不過,當他們抬頭,看到了谷小白在臺上的側顏時,似乎了解到了什么。

  “這張臉,站在這里,就已經贏了啊……”

  “比不了,比不了。”

  鄧品在旁邊偷偷撇嘴。

  呵呵,等小白開口唱的時候,你們才知道,小白真正強在哪里!

  面對下面洶涌的人群,主持人也是身經百戰的了,聞言笑嘻嘻道:“看來大家都知道下一位上場的人是誰了,讓我們歡迎物理系大一的學弟,谷小白同學為大家演唱《天涯歌女》!”

  谷小白背著自己的琴,從舞臺一側走上臺來。

  下面的歡呼聲,快要爆炸了!

  人群混亂起來,站在高處的警察大叔和人群中的鴻總緊張地一腦門白毛汗。

  谷小白站在舞臺一側,就看到了下方那如山的人群。

  人……真多!

  太多了!

  谷小白并沒有怯場,反而從身體里涌出來了一股顫栗與興奮。

  這么多人,都是來聽我唱《天涯歌女》的?

  可真正的天涯歌女,又如何有機會,站在這種舞臺上?

  那一刻,他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了一個嬌小的身影。

  “如果,小蛾子能來和我一起唱歌那就好了。”

  若是能和小蛾子一起,唱一首天涯歌女……

  就在此時,谷小白的手機滴滴一響,一個對話框彈了出來。

  “你贏得了‘傳說歌者’小蛾子的信任,她愿意為了你,跨越一切未知,穿越時空的洪流,共唱一首歌。”

  “特殊獎勵‘一首歌的時間’,啟動!開場至,曲終散,請珍惜時間。”

  谷小白低頭看了一眼手機,有點不解。

  什么叫做“一首歌的時間”?

  什么叫做“跨越一切未知,穿越時空的洪流”?

  就在此時,他聽到了身后,傳來一個弱弱的聲音:“小……小白哥哥?我……我是在做夢嗎?”

  谷小白轉身,就看到一個身穿布衣,發髻垂在腦袋一側的小女孩,怯生生站在那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