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4章:怎么還唱天涯歌女

  盡管已經是考試季,但是“音本力量”的復賽,依然是東原大學乃至整個東城高校屆的大盛事。

  整場校園歌手大賽,除了一些必須校方出面的工作,需要指導老師之外,其他幾乎所有的工作,都是東原大學的學生會自己做的。

  從前期籌備,推廣宣傳,到售票、舞臺搭建,都由學生會負責。

  這也是頂級大學學生會的牛逼之處。

  但盡管東原大學的學生會如此牛逼,學生會里高手如云,今年也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往日里,復賽的門票能賣出去一千多張,所以往往復賽都是安排在東原大學的千人大禮堂里,到了決賽時,才會安排在體育場。

  室內的話,不論是音響還是舞臺,都更好布置一些,可控性也更高。

  當然了,一千多張并不能算多,也就是一個大點的livehouse演出的水平,光東原大學本校學生,就能消化掉三分之二。

  但這對一個主要面對大學生群體,非商業性的演出來說,能夠賣出去這么多張,已經很厲害了。

  而今年,這場盛事的關注度,突然之間又增加了一個檔次,關注度瞬間比往年的決賽還要高。

  一千多張門票,放出去十多秒就沒了,預約系統里,已經排了四五千人,而且還在不斷的增加。

  這都趕上一些二線明星的演唱會了。

  沒辦法,學生會只能臨時將場地改在了體育場里,又放出去了4000張票,足足5000張票,都還有人嚷嚷著沒買到票。

  當然,這也是因為票價足夠便宜,一張票才30元,畢竟這不是商業演出,買票主要是為了限制人數。

  所以往年每次校園歌手大賽的經費支出,其實大部分是需要學校補貼的。

  但今年……各種贊助紛至沓來,許多周邊的企業,都希望能夠在演出中打打廣告,甚至有企業想要冠名,之前那么難拉的贊助費,這次不要命的塞進來。

  拿著大筆資金,租借設備、搭建舞臺,學生會的幾個負責人累的像狗一樣,不過他們也特別開心。

  今年的一場活動搞下來,說不定可以尚有盈余!

  然后就有經費,做更多有意義的事了!

  安哥身為學生會宣傳部門的負責人,深知這一切到底是怎么來的。他一邊安排錄制、直播等等事項,一邊不斷對外播報谷小白的動向。

  “音本力量”的官方微博和官方微信號上,已經放出來了所有參加復賽選手的參賽歌單。

  谷小白的名字后面,還是一首《天涯歌女》。

  然后,官方微博非常會蹭熱度地搞了一個競猜:“各位同學,大家一起來猜一猜,小白到底會唱哪個版本的《天涯歌女》呢?到底是高音版,還是降key版?”

  后面,還附上了兩個不同版本的視頻鏈接。

  看到《天涯歌女》時,谷小白的粉絲們都炸了起來。

  “啊啊啊,又可以聽到小白唱天涯歌女了!好幸福!”

  “校歌!我們想要聽校歌!搖滾版校歌!燃炸!”

  “天涯歌女!天涯歌女!上次在現場聽的,小白唱歌太深情了!”

  “不,我還是喜歡高音版的天涯歌女,希望小白唱高音版!”

  “樓上你只看過小白的視頻吧。沒在現場,你永遠都不懂降key版的震撼之處……”

  “別吵了,小白唱哪個我就聽哪個!”

  當然,還有黑粉們在后面跟著放冷槍:“怎么還唱天涯歌女啊,能不能唱首新的?”

  “對啊,每天單曲循環七八十遍,耳朵都聽出來繭子了!”

  “強烈建議換新歌!小白你不能灌水!”

  “小白,你媽媽喊你回家學新歌了!”

  然后親媽親姐粉就不愿意了:“小白還要準備考試,哪里有時間學新歌!”

  “對啊,小白有多努力你們造嗎?”

  “emmmm,這個我還真知道……小白,別唱歌了,快滾回去當物理學家!”

  然后粉絲們就自己跟自己吵起來了。

  身為黑粉的鄧品,在看到《天涯歌女》四個字時,也很是失望。

  “小白怎么還唱《天涯歌女》啊……為啥不換首新歌……”鄧品道。

  旁邊趙興盛身為指導老師,拿眼睛白他:“什么叫不換首新歌?你也是搞音樂的,難道不知道,弄一首新歌有多難?”

  沒看到音樂圈里,那么多的歌手,就靠著一首口水歌吃一輩子,到哪里都唱同一首嗎?

  一首歌不唱個幾十次,上百次,細節都不算是磨練出來了好不好。

  小白這才唱了兩次《天涯歌女》而已,而且兩次版本完全不同!

  再唱一次又怎么了!怎么了!

  “也是啊……不過……那可是小白啊……”鄧品嘆息,小白每一次出場,都讓人如此的充滿驚喜,他只是希望小白能帶來更多的驚喜吧。

  “說不定,小白能再唱出來另外一個版本的天涯歌女呢……”趙興盛道。

  “第三個版本?”鄧品想了想,搖頭道:“不可能!”

  如果谷小白是一名音樂圈的老炮兒,一名優秀的制作人,別說三個版本了,就算是三十個版本也能唱出來。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音樂風格,那么多的曲風,隨便改一個就是一個全新的版本。

  但改編可并不是容易的事,這種事情需要極高的音樂素養和知識儲備。

  小白的天賦再高,也只是一個新手,一個優秀的歌手,距離成為一個全能的音樂人,還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

  “小白啊,他能把他那個版本天涯歌女的伴奏搞定就不錯了……”鄧品都不想說“編曲”,太欺負小白了。

  在他看來,谷小白能夠弄出來幾個簡單的和弦,用鍵盤彈彈就不錯了。

  至少已經有伴奏了對不對?

  鄧品說的沒錯,即便是谷小白的粉絲,趙興盛現在也很擔心:“是啊……誰說不是呢?”

  “你不幫小白嗎?”鄧品斜眼看著趙興盛。

  “我本來是打算幫忙編曲,甚至可以上臺幫忙伴奏的,但這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趙興盛扼腕嘆息。

  “也好,反正你編曲超爛。”鄧品笑,然后又道:“不過……就算是這孩子,還是像上次一樣,只是上臺清唱……”

  難道還能輸么?

  一顆洲際導彈,還能輸給一群菜刀?

  不可能。

  但……真可惜啊……

  “我想去給小白編曲……等等,我是黑粉,我是黑粉……好想去給小白編曲,好想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