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3章:這特么什么鬼

  江衛以總分第一的成績,光榮加入“精英保鏢組”,當他回到東原大學物理系男生宿舍時,已經是工資加了一檔,冰淇淋都可以一天吃倆的有錢人了。

  當然,“精英保鏢”現在也只能干保安的活兒,誰讓現在的鴻烈安保,都沒能接到合適的活呢?

  他回到宿舍時,就看到付文耀一邊仰著腦袋,說著“我不哭我不哭”,一邊背著吉他向外走。

  這是又去練琴去了?

  耀哥兒最近有點錯亂啊……

  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要練琴,還是要復習了。

  不過這些有的沒的,也不是他能管的,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認真執勤,過了大概一個小時,看到谷小白從實驗室里回來了。

  兩個人對望了一眼,江衛比出了兩個手指。

  谷小白還了兩個手指。

  兩個人點了點頭,相視一笑。

  然后一個昂首闊步離開,一個腰桿筆直地坐在那里。

  另外一邊,付函已經來到了東城,進入租用的場地,開始了緊張的排練,這一次他要在演唱會上唱幾首新歌,這還是第一次現場表演,所以付函很重視。

  付函是一名歌手,也是國內罕有的,態度很端正,人品和實力兼備的歌手,從詞曲創作,到專輯制作,再到現場演出,一直都是嚴格要求自己。

  可惜的是,他出道之后,就遇到了傳說中的周王陶林四小天王雄霸歌壇,然后又趕上了音樂產業迅速滑坡的時代,發展終究還是受阻嚴重。

  好在,現代流媒體時代,音樂產業開始了另類的復興,雖然專輯不賺錢了,但是付函全憑借自己過硬的業務能力,以及傳唱度頗高的幾首歌提升了知名度,演唱會也開的多了。

  這一次東城的演唱會,地點設在東城體育場,兩萬多人的座位,門票早就已經賣光,也看得出來付函的影響力。

  不過付函一直很低調,不怎么接一些綜藝節目,也不怎么傳炒作,更是早早就結了婚,沒有傳過什么緋聞,所以始終不能算是大火的歌星。

  坊間傳言,付函其實家境出身非常好,如果不好好唱歌,就必須回去繼承億萬家產,每每有人問起時,付函都會一笑而過,并不回應。

  對付函來說,既然已經選擇了音樂這條路,就打算憑本事在這條路上走下去,不走到盡頭或者碰的頭破血流,就絕對不會打算回頭。

  連續兩天的緊張排練之后,付函抽空打開了自己的微博。

  明星的微博,大多都是助理或者經紀公司在打理,不過付函喜歡沒事上去看一看。

  感受一下粉絲們的熱情,能夠給付函帶來許多的力量。

  打開微博,各種信息流就流淌了出來。

  “終于等到了函哥的演唱會了,上一次在東城開演唱會,已經是兩年前了吧!”

  “聽一次函哥的演唱會,是我和我女朋友的共同愿望,上次我沒買到票,這次我總算是搶到了!我打算在付函的演唱會上,向我女朋友求婚!求祝福!”

  “樓上,我上次就是在函哥的演唱會上,跟我女朋友求婚的!奉勸你,千萬不要求婚!”

  “怎么,哥們你求婚失敗了?”

  “不,我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了,你不知道一天天的有多慘!”

  看著這些粉絲們的交流,付函覺得自己的心里熱熱的。

  就在此時,他就看到了不和諧的聲音。

  “急出函哥演唱會內場票,絕非黃牛,我是東原大學的學生,可以面交!”

  下面還有人搭車:“搭車同出山頂票,東原隔壁某大學的學生,到時候可以讓你們看我的學生證,原價出,不賺你錢。”

  然后這倆人就聊起來了。

  “兄弟你怎么也出啊,難道你也打算去看小白的演出?”

  “是啊,沒想到今年校園歌手大賽的復賽竟然和函哥的演唱會碰一起了,我哭都哭不出來……”

  “兄弟你是小白的粉絲?”

  “不,我女朋友是……”

  “真慘啊……”

  “對啊,如果我不陪她去,恐怕就可以恢復單身了。”

  “哈哈哈哈,不如加入我們黑粉的行列吧,一邊黑一邊粉,黑小白一時爽,一直黑小白一直爽,爽的停不下來!”

  “寧愿放棄函哥的演唱會,也要去看小白的演出?還有這種黑粉?”

  “那當然,若不能現場黑,那黑則無意義。”

  “有道理。”

  付函看的有點不爽。

  這個小白是誰?

  他又向下翻了半天的評論,還看到了四五個出票的。

  雖然說不定里面有黃牛,但是付函總覺得“小白”這兩個字揮之不去。

  校園歌手大賽?難道是東原大學的校園歌手大賽?

  媽蛋,你們為了看校園歌手大賽,要賣掉我的演唱會門票?有沒有欣賞能力啊喂!

  他打開微信問付文耀:“小耀,你說你那個很厲害的同學,叫什么名字?”

  “谷小白。”付文耀的信息馬上發了回來。

  果然是他!

  付函有點暗恨。

  竟然搶我的粉絲!不知道人到中年粉絲少嗎?

  付函正咬牙切齒呢,那邊又問了一句:“哥,復賽那天誰替你來?”

  付函是校園歌手大賽的四名導師之一,不過行程沖突,因為復賽和演唱會,正好在同一天。

  “我讓風和替我去。”付函回了一句。

  風和是付函的好友兼制作人,幫他制作了一張專輯,兩個人合作很愉快。而以風和制作人的身份去當臨時導師,絕對夠格。

  結束了和付文耀的聊天,付函終于認真起來,他點開了之前付文耀發給他,卻被他忽略的幾段視頻,看了起來。

  許久之后,付函嘆了一口氣……

  “現在的年輕人到底都吃什么長大的……怎么會有這種怪物!”

  小耀面對這種對手,要怎么贏!

  若是當年自己那一屆歌手大賽遇到這種怪物,恐怕自己就沒信心出道了吧……

  付函去當導師,就是為了給付文耀撐腰的,這位家中的寶貝小弟,怎么能讓人欺負了?

  可現在……

  付函覺得,恐怕我要親自上臺和他pk,而且能不能贏還要另說啊……

  付函整個人都不好了。

  排練完畢,付函在安保人員的保護下,坐上車回下榻的酒店。

  此時已經華燈初上,遠方東城大廈已經亮起來了。

  華麗的巨大廣告閃爍:

  “歡迎函哥回到東原!6月23日晚東城體育館,付函演唱會,我們不見不散!”

  這是粉絲們包的廣告吧,付函覺得心里暖暖的。

  廣告持續了十多秒,然后字樣一變:

  “恭喜谷小白同學三門滿分,打穿東原大學物理系副本。小白同學,天下無敵!”

  付函眼珠子都快噴出去了,這特么什么鬼!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