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0章:保鏢練習生

  谷小白收拾了一下,背上包出門。

  剛走到門廳里,就看到換了一身便服的江衛,正站在門廳里,幫另外一名保安收外賣。

  看到谷小白,江衛眼睛一亮,站直身體,道:“小白,你要出去嗎?”

  “嗯,江哥你下班了?”

  “對,你去哪兒?我保護你。”江衛道。

  “啊……去取快遞,江哥你都下班了,趕快去忙你自己的事吧。”

  江衛不好意思地抓抓腦袋,道:“其實……我們公司過段時間要開展明星保護業務,選拔幾個人成立一個精英保鏢組,我想先練練,積累點經驗,看能不能選上……”

  強叔的消息果然準確,昨天下午江衛看到了正式通知,此時他對自己的未來,已經有了規劃。

  精英保鏢組,明星安保!

  江衛是個耿直的孩子,不懂得撒謊,這會兒眼巴巴看著谷小白,似乎生怕他不同意似的。

  “唔……這就像是我們考試之前要刷題?”谷小白領會了意思。

  “大概……是吧。”從小到大沒刷過多少題的學渣江衛道。

  “那來吧,刷題很有用的。”谷小白擺擺手,他完全不介意當一個學習教具。

  騎了兩輛共享單車,來到了離學校不遠的快遞站,就看到一個打著石膏,坐著輪椅的快遞員,已經在翹首以盼了。

  “您是谷小白?那個就是您的包裹!”快遞員伸手一指旁邊的大包裹。

  這包裹就在門外的樹上靠著,上面有水淹、火燒、煙熏、撞擊、刀切、踩踏的各種痕跡,簡直慘不忍睹。

  谷小白瞪眼,這也太慘了吧。

  “我得先檢查一下。”谷小白道,天知道里面什么樣了。

  他打開了外包裝,卻發現箱子里面毫發無傷,用泡沫紙套著的潔白的電鋼琴,靜靜躺在泡沫的包裹之中,黑白琴鍵上,仿木質和象牙的紋路,觸感極佳。此外說明書、電源線、踏板一應俱全,一起打包的,還有x架和嶄新嶄新的琴包。

  谷小白簡直不敢相信,這琴竟然500塊錢就買來了。

  箱子實在是太破舊了,谷小白干脆拆開箱子,把琴裝進琴包里,又拎著x架。

  “我來幫您背吧。”江衛道。

  “不沉,我自己背吧。”谷小白道,這琴只有12公斤,在電鋼琴里面,屬于非常輕的那種,適合背著來回跑。

  江衛哪里肯,死活搶了過來。

  他剛背到身上,就聽到一聲驚叫“小心!”

  江衛一把把谷小白推開,就聽到“咚”一聲巨響。

  一輛小轎車,直直撞到了本來放琴的樹上了。

  谷小白和江衛驚魂甫定,趕快離路邊遠了一些,這些人開車都在想什么?好危險!

  從快遞站到物理系宿舍,大概只有兩公里的距離。

  快遞站的輪椅小哥,翹著雪白的石膏腿,非常殷勤地給他們叫了一輛出租車。

  出租車停下,江衛拎著琴包,掀開后備箱蓋丟進去,就聽到“咚”一聲巨響。

  一輛小汽車,撞在了出租車的側面。

  谷小白:“……”

  江衛:“……”

  快遞站的輪椅小哥:“……………………………………”

  看兩個人站在快遞站門口不走,輪椅小哥看著眼前車來車往,以及已經撞了三輛車的狹小路段,訕訕道:“不如我再幫您叫一輛車?”

  “算了,我們走著回去吧。”谷小白道。

  江衛收了收驚魂,把琴包從出租車后備箱拎出來背在背上,緊緊跟在谷小白的身后。

  剛剛繞過三輛出車禍的汽車,就聽到一個阿姨騎著電動車,尖叫著沖了過來:“讓開,讓開,讓開……剎車失靈了!”

  江衛敏捷地一跳,跳到了花壇矮墻上,阿姨的電動車“咚”一聲,撞在了矮墻旁邊。

  “哎呀媽呀,嚇死我了,怎么能剎車失靈呢……”阿姨驚魂甫定。

  江衛冷汗直流。

  接下來……

  “轟……咚咚咚咚!”

  “嘩……”

  “呼呼呼呼……”

  “嘀嗚嘀嗚……”

  走了沒有一公里,汽車撞了,電動車撞了,自行車撞了,公交車撞了,連路人走著都撞了。

  路邊樹倒了,廣告牌掉下來了,變電站炸了,車庫抬桿斷了,后來救護車都來了。

  江衛拼命護住谷小白,只覺得自己之前參加實彈演習和越野負重障礙賽的時候,也沒有這么緊張過。

  谷小白看得是心驚膽戰,道:“沒想到你們保鏢刷題的難度也這么高!”

  果然小瞧了天下英雄!

  江衛想哭,如果早知道難度這么高的話,我就不去當什么保鏢了。

  活著不好嗎?

  江小白伸手道:“你專心應付這些,把琴給我吧,我背著。”

  “背著這個,我確實沒辦法專心保護您。”江衛汗流浹背,衣服都濕透了,也不敢托大,把身上的琴包遞給谷小白,自己張開雙手,像是橫行霸道的大螃蟹似的,護在了谷小白的身邊。

  下半程風平浪靜,什么也沒有發生。

  江衛看看谷小白背上的那琴,不好意思道:“不如琴還是讓我背吧。”

  他剛剛伸手去抓背帶,就聽到一聲驚叫:“小心小心……哎呦……”

  一個美團小哥跑得快了,一跤摔在他面前了,外賣散了一地。

  江衛剛剛觸到背帶的手指,觸電一般收了回來,深深地,忌憚地看著谷小白和他背上的琴。

  突然間什么都明白了。

  這是一把天煞孤琴,只有命硬的人才能鎮得住啊!

  “這可怎么辦啊……”摔在地上的小哥,哭喪著臉爬起來,看著散落一地的各種飲料,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我都要自己賠了……”

  “你這些是送給谷小白的嗎?”

  “對。”快遞小哥道。

  “哦,正好,我就是谷小白。”谷小白蹲下身去,看了看,撿起來兩杯沒撒的檸檬茶,遞給江衛一杯:“多謝你陪我去取快遞,請你喝檸檬茶。”

  現在江衛只糾結一個問題,這杯茶,我喝了會死嗎?

  他拎著檸檬茶,跟在后面,看著谷小白淡定地背著那十公斤的琴包,一點也沒意識到什么;而那簡直是妖琴的電鋼琴,乖乖呆在谷小白的背后,完全沒有絲毫作怪的模樣,江衛無比信服強叔的話。

  谷小白這個人,絕對天生不凡,恐怕是自己這輩子遇到的最貴的貴人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