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9章:天煞孤琴

  五百,能買個什么樣的樂器呢?

  系統在網絡的底層游蕩著,搜索著所有可能的信息。

  過了幾秒鐘。

  系統:“已經檢索到低價二手鋼琴。”

  一架垃圾成色,基本上可以當廢鐵賣的立式鋼琴,出現在谷小白的手機頁面上。

  可能是主人懶得賣廢鐵了。

  “鋼琴很占地方吧,我又沒有地方放。”

  500塊你還挑三揀四!

  我忍!

  系統:“已檢索到低價二手電鋼琴。”

  “寢室晚上會斷電的,沒辦法練琴。”

  你是故意為難我對吧,我豈會被你難住?

  系統繼續在網絡里深挖。

  這一次,直到谷小白回到了寢室,系統才彈出一個新的對話框:“已檢索到低價二手電池供電電鋼琴。”

  谷小白:“哎,這個好,就這個了”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的手機嫻熟地自動下載了閑魚,然后找到了一個鏈接,打開來。

  “99新卡西歐pxs1000白,原價3999,含淚低價轉,500塊你拿走,送x架琴包3踏板,不單出!”

  谷小白看了看圖片,道:“原來電鋼這么便宜啊,早知道我再預算低點了……”

  錢包里只剩下200塊的谷小白后悔啊。

  系統:“……”

  我忍!

  “請宿主下單。”

  “就這個是吧,那我就下單了。”谷小白點開了鏈接,直接購買,然后就把手機丟一邊,開始刷題了。

  閑魚里,賣家私信過來:“你真要買?我告訴你,這琴有點邪門,我買了這琴天天倒霉……”

  “在不在?不在我可就發貨了!”

  “我發貨了!已經這么便宜了,絕對不接受退貨!”

  “就算是你是申訴也沒用!”

  就像是賣家直接在發貨點蹲著準備賣似的,超低價的二手電鋼,半小時后,就進入了發貨狀態。

  谷小白完全沒有注意這些,他已經完全深陷物理的海洋。

  最后一門課程也漸漸臨考,谷小白要準備考試,還要準備復賽,每天都很忙碌,下單之后,谷小白就把手機丟一邊,再也沒怎么關注過。

  系統也沉在了手機的底層,默默地思索著谷小白可能有什么陰謀。

  而同一時間,一個巨大的包裹,已經從賣家那里發出。

  在簽字發出的時候,賣家如釋重負,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拄著拐杖離開了快遞站。

  新聞:“瘋狂渣土車撞入路邊快遞站,成堆快遞被碾碎,兩名快遞員受傷,財產損失超十萬元,快遞站老板欲哭無淚……”

  視頻畫面上,一輛大卡車碾過了綠化帶,腦袋直接埋進了快遞站里,把幾輛快遞車都撞翻了,堆積在快遞站里的快遞,都被擠壓扁了。

  快遞站老板哭喪著臉,對著鏡頭說著什么,他的背后,幾名快遞員正在翻找著殘存的快遞,登記裝車。

  一名快遞員搬出來了一個長條形狀的大包裹,檢查了一下,丟上了旁邊停放著的廂式貨車。

  新聞:“高速公路上,一輛廂式貨車突然自燃,一車快遞被燒光,造成高速公路臨時封閉……初步調查,起火原因為快遞包裹內有違禁物。”

  新聞畫面上,熊熊燃燒的廂式貨車的火焰終于被撲滅了,幾名消防人員鉆進車廂里,從一片狼藉之中,搬出來了一個長條形狀的包裹,放到了蹲在路邊哭泣的司機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隨后,這包裹被裝上了另外一輛貨車。

  新聞:“暖心新聞,橋上行駛的貨車,突然翻入河中,路過車輛齊救援。”

  新聞畫面上,七八輛小轎車,一起把一輛廂式貨車從河里拖了出來,各種快遞從廂式貨車里散落出來,飄在河中,浩浩蕩蕩地向下游流去,只有一個長條形包裹,不知道為什么,落在了岸邊。

  一名車主抱起來,放到了全身濕漉漉,剛從河里爬出來的貨車司機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新聞一條接一條,但卻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

  畢竟每天的奇聞異事實在是太多了,關注不過來的。

  谷小白更沒有關注,除了每天都會查一下快遞之外,他的日程雷打不動。

  快遞一直在路上,昨天上午,終于到了學校附近的派送站。

  谷小白覺得,昨天就應該到了,但一直到晚上都沒有送來。

  中午唱完歌,回到宿舍,谷小白又查詢了一下快遞。

2019年6月15日12:09:17快遞員派件中2019年6月15日12:35:32快遞員派件中中暑,緩送2019年6月15日16:16:快遞員派件中2019年6月15日18:24:33快遞員騎電動車被撞,緩送2019年6月16日09:32:54快遞員派件中2019年6月16日11:24:33快遞員途中被狗咬傷,緩送2019年6月16日12:12:43無人愿意派送此件,聯系收件人前來提件  谷小白:“……”

  就在此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您好……請問是……谷小白先生嗎?”里面傳來了一個猶豫的男聲。

  “是我。”

  “是這樣的,我們是快遞公司大學城快遞站的,這里有一份您的件,您能來取一下嗎?”

  谷小白還是想要掙扎一下的:“你們難道不給派送嗎?”

  “實在是抱歉,我們的快遞員,不知道為什么全受傷了……”對面的男聲瑟瑟發抖,“實在是沒辦法送了……”

  “啊,我的那個快遞應該很大很重吧,我自己怎么拿!”谷小白道。

  “實在是對不起,對不起,不然這樣,您過來之后,如果不方便拿的話,可以打車走,我們報銷車費……”

  “那……你們過段時間送來好了。”谷小白嫌麻煩。

  “求求您,您還是快點過來拿吧!我們實在是沒辦法了!”那邊的男聲快哭了。

  谷小白:“……”

  算了,別難為別人了,大家都不容易。

  因為從小的生活環境,谷小白對辛苦討生活的人,天生有一份寬容之心。

  “還有,您過來的時候,千萬要注意安全,一定要注意安全!絕對要注意安全!”那邊叮囑。

  (注1:這把琴哈叔沒摸過,僅基于功能選擇,另目前在售好像只有黑色。

  注2:這個梗來自于某快遞單,請自行國浩貨運,單號:9625591421,不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