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6章:再唱天涯歌女

  清晨,谷小白呼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聽著嗡嗡響的空調,看著窗外的晨光,觸摸著身下柔軟的被單,卻突然想起了那蚊蟲亂飛的野外,以及身下的草地。

  “小蛾子……”

  谷小白又躺了回去,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從沒有一場夢境,是如此的蕩氣回腸,如此的離奇曲折,如此的讓人魂牽夢繞。

  洗簌、去上課,谷小白今天格外沉默。

  下了課之后,谷小白就去實驗室里上自習,趙興盛覺得今天的谷小白有點奇怪,但是也不敢問。

  過了一會兒,反而是谷小白先開口了:“老師,我能不能請教一些問題?”

  “關于音樂的?”趙興盛精神一振。

  “不,是關于歷史的。”

  “說來聽聽。”趙興盛搬了個凳子,坐在谷小白身邊,他覺得在歷史方面,自己教導谷小白,也完全沒問題。

  “我做了一個夢……很真實,我想知道歷史上有沒有這么一個時期。”谷小白道。

  聽谷小白形容他所見到的一切,趙興盛眉頭漸漸皺了起來:“你說的這個,應該是春秋早期,禮崩樂壞剛剛開始,音樂迎來了在民間蓬勃發展的第一個鼎盛時期,不過……你真的做了這樣一個夢?”

  這種夢,也未免太真實了吧。

  “春秋早期……”谷小白記住了,這和他自己推斷的一致。

  然后谷小白就開始認真刷題,到了十一點多時,趙興盛的手機滴滴一響,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道:“我去接個朋友,小白你走不走?”

  “我再待一會兒。”谷小白繼續刷題。

  等到了快12點的時候,谷小白的手機也滴滴一響。

  “唱歌時間到。”系統彈出了提示。

  “你又回去了啊。”谷小白還以為這家伙已經畏罪潛逃了呢,沒想到竟然還呆在自己的手機里。

  “唱歌唱歌!否則抹殺!抹殺!”

  系統估計也知道自己嚇不到谷小白,已經放飛自我。

  一邊彈出對話框,一邊嗡嗡震動,像是在拍桌子。

  “好,去唱歌。”谷小白起身。

  咦?這么聽話?不反抗一下嗎?

  系統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嚇到了。

  谷小白看著手機,招牌性的乖巧一笑。

  不,有陰謀!

  一定有陰謀!

  谷小白這樣笑的時候,別人看到的是乖巧,系統看到的,卻是羊皮之下,那亮閃閃的獠牙。

  可這陰謀,究竟是什么呢?

  系統想不透徹。

  一路來到了三食堂,胡·跑堂·春軍,又已經等在那里了。

  “小白同學,今天唱什么?”一邊招呼著,一邊跟著谷小白走了進去。

  旁邊還有警察叔叔、保安大哥控制人群,排隊進場。

  儼然正式演出了。

  胡春軍覺得如果自己開始收門票的話……那還開什么食堂!

  后面不遠處,又有一輛車停了下來。

  趙興盛和鄧品從車上走下來。

  “就是這里?小白每天在這里唱歌?”鄧品這兩天,聽谷小白的《天涯歌女》,單曲循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我現在覺得,小白的高音用得太多了,聽多了有點膩,這不,我聽到第50遍的時候就覺得有些過了,聽到100遍就有點煩了,不過我覺得也有可能是因為視頻錄得不好,現場聽聽看才知道……”

  “嘩”一聲,旁邊正排隊進人,都怒目而視。

  竟然說我們小白不好?我們小白的視頻可以刷1000遍!

  “黑粉,黑粉。”趙興盛趕快解釋,免得鄧品被打成豬頭。

  “哦,你也黑粉啊!”旁邊,一名身穿“小白,你媽媽喊你退出歌壇”t恤的男生立刻就友好地伸出手來。

  旁邊還有幾名身穿“小白,請給男同胞一條生路”、“小白是我一生之敵”、“小白快滾去刷題,我來擋住學姐”等等字樣t恤的男生們,遞過來了一條“小白,別飆高音了,天都塌了”的t恤。

  鄧品:“emmmm……”

  這真是黑粉。

  t恤上還有一個二維碼,鄧品掃了一下,就彈出來一個“小白快滾去當物理學家”的公眾號。

  鄧品:“emmmm……”

  現在的年輕人真會玩。

  “哥們,大家同為黑粉,幫忙推廣一下。”男生道。

  “好說。”鄧品覺得這t恤深得我心,直接套身上了。

  趙興盛在旁邊看得哭笑不得。

  谷小白的粉絲,性別壁壘明顯。

  女生粉是大多數,都自稱“真愛粉”、“親媽粉”、“親姐粉”;男粉絲的數量少了一些,不過男粉大多都是黑粉。

  一邊黑,一邊粉。

  譬如“退出樂壇”梗,他們就狂刷不停,啪啪打臉。

  排隊進了食堂,谷小白站在臺上,看著下方,道:“過幾天我會參加歌手大賽的復賽,所以今天我為大家唱一首《天涯歌女》。”

  天涯歌女?

  粉絲們頓時歡呼起來。

  整天聽校歌也會膩,他們還以為今天小白會吹笛子呢。

  但是相比吹笛子,他們還是喜歡聽谷小白唱歌。

  谷小白站在臺上,也不用伴奏,直接打算開口唱,就在此時,“嘭”一聲響。

  麥克風沒聲了。

  怎么回事?

  旁邊胡春軍冷汗都流下來了:“怎么回事?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很快就弄明白了原因。

  “小白,是天氣太熱,線路超負荷了,維修人員已經去修了,不過至少要十五分鐘才能修好……咱們是不是把人群疏散一下?”胡春軍抹著汗道。

  這食堂里,現在冷氣還很足,但是呆15分鐘的話,這么多人擠在這里,恐怕會把人熱死。

  “唔……”谷小白看向了眼前沸騰起來的人群,以及旁邊明顯焦急驚慌起來的警察大叔,道:“不怕,我就這么唱吧。”

  這么唱?

  沒有麥克風怎么唱?

  谷小白離開麥克風,向前走了兩步,站直了身體,胸腹式呼吸了兩次,開口。

  “天涯啊海角↗”

  嘹亮高亢至極的歌聲,從谷小白的喉嚨里傳了出來。

  那一瞬間,騷動的人群定住了,嚴格來說,是呆住了。

  鄧品站在人群中后部,也呆住了。

  小白降key了?

  和視頻上的原key翻唱,谷小白降低了一個八度。

  但在聽感上,谷小白的聲音,卻依然如此的高亢。

  不,是更高亢了!

  而且……過分的嘹亮!

  即便是沒有擴音器,都能傳遍整個大廳。

  谷小白的聲音,就像是分成了兩個不同的音色,一個低沉渾厚,像是穩穩的地基,而高頻的泛音,就像是那高聳入云的大廈,直沖云霄。

  如果有人拿著頻譜儀來看一下谷小白的聲音頻率的話,一定會發現,谷小白的本音在500hz之下震動,但他的高頻泛音,在3000hz左右拼命聚集,像是擰成了一股鋼筋。

  而這個頻段,是人類聽覺最敏感的頻段!

  這種唱法……

  “面罩共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