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5章:莊周夢蝶

  在夢境中的第二天,顯然是谷小白非常幸運的一天。

  他這種好運,到了第三天,就蕩然無存。

  又在河邊露宿一宿,谷小白是被大雨淋醒的。

  兩個人扯著幾片巨大的梧桐葉子,抱著小羊,狼狽地逃到了集市處的小棚子里,擠在一起,縮成一團。

  雨越下越大,一直到了下午才散去。

  當然,他們也沒有遇到什么迎親的隊伍可以去蹭吃蹭喝,這種小地方,并不是每日都有人娶親,就算是有,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此聲勢浩大地迎親。

  好在,昨天晚上那只瓜還有剩,兩個人半饑半飽地挨到了下午,中間好幾次,小蛾子都差點把自己的魔手,伸向那可憐的小山羊。

  還是天氣阻止了她,畢竟現在沒辦法生火啊!

  等到暴雨停歇,卻并沒有更好過。

  暴雨過后的道路一片泥濘,谷小白腳下的鞋子吸滿了水,走路別提多難受了。

  而空氣濕度特別高,像是一層濕布一樣裹在身上,谷小白熱得直翻白眼,偏偏暴雨之后,河水渾濁,連喝都不能喝。

  倒是小山羊,悠閑地在旁邊啃著青草,谷小白幽怨地看著小山羊,心想這小山羊啥時候能產奶啊……

  他趴下去看了一眼,頓時絕望。

  特么的這是一只小公羊!

  這一刻,他有一種立刻把這小山羊啃了的沖動。

  那邊小蛾子看到河水滿了,卻是歡呼一聲,在河邊打堰,幾塊碎石,一些樹枝,一些泥巴,在河邊打出來了一個缺了口的環型小水壩,然后又用樹枝擋住,隔成了兩半,這一刻谷小白覺得,小蛾子更像水獺了。

  但很快,這個小堰就產生了作用,一些小魚沒頭沒腦地游了進來,被小蛾子抓住,丟到擋住了的那一邊,這就算是成了兩個人的儲備晚餐。

  只是,大雨之后,水汽濕重,都快到后半夜了,兩個人這才把火生了起來。

  圍著火,小蛾子開心道:“太好了,連續兩天晚上在外面住,都沒有遇到野獸。”

  “啥?”谷小白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還有野獸。

  “嗯,狼啊,野豬啦啥的……”

  谷小白瑟瑟發抖:“你不怕嗎?”

  “我會爬樹。”小蛾子笑得像只小猴子。

  谷小白:“……”

  可我不會爬啊!

  谷小白趕快把旁邊的小山羊抱住,到時候真有狼來了,就把這只小山羊丟給它!

  反正這是只小公羊,沒卵用!

  小山羊在谷小白的懷里,咩咩地叫著,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被決定。

  這一晚上,谷小白是死活都不敢睡了,他拿著樹枝,在面前一塊泥濘的地上刷題,寫完一遍,就用樹葉擦一擦,擦平了繼續。

  一直到了天蒙蒙亮的時候,谷小白才睡著了。

  這一覺,就睡到了日上三竿。

  等到谷小白被小蛾子用狗尾巴草撓醒時,就看到小蛾子的圍堰里,已經有了好幾只大魚。

  小蛾子正在火上,烤幾只可憐的青蛙,旁邊還有幾只被草系住了腿的在掙扎。

  說是賣唱為生,終究還是依靠小蛾子的野外生存技能活下來的嗎?

  小山羊在旁邊啃著草,啃著啃著,就從地上拽出來了一塊姜來。

  “啊,小白,你好厲害!”小蛾子抱著小山羊,“再給我找點東西來,我今天就不吃你了。”

  不,我反對這個名字!

  谷小白臉都黑了。

  “你是小白哥哥,它是小白羊嘛。”小蛾子駁回反對。

  谷小白想哭,他覺得自己在小蛾子心目中的地位,經過一晚上,已經不如一只小白羊了。

  這個時候,谷小白就特別憂傷,自己這個身體,長得不高、不帥,真是太沒用了。

  如果是我的本尊在這里……

  想到小蛾子化身迷妹的模樣,谷小白就想要嘿嘿笑起來。

  隨著日頭升高,天氣又變得熱了起來。

  “啊,好想吃冰淇淋……”

  “冰淇淋是什么?”

  “是一種特別好吃的甜食,涼涼的,有冰,有奶油,有的還有巧克力……”

  小蛾子聽得不明覺厲,口水嘩嘩的:“好想吃……”

  “真想讓你嘗一嘗啊……”谷小白隔著跳動的火焰和蒸騰的煙塵,看著對面小蛾子的臉,突然道:“小蛾子,我教你唱首歌吧。”

  這個夢境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一個夢境,卻讓谷小白戀戀不舍,像是要生離死別一樣。

  “嗯?”小蛾子抬頭看向了谷小白。

  “這首歌,叫《天涯歌女》。”

  這一瞬間,谷小白覺得,這首歌似乎就是寫給小蛾子的。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嗓子,覺得不痛了,就開口唱了起來。

  “天涯咳咳咳咳……”

  捏死貓的聲音。

  谷小白哭笑不得,自己的這個身體,竟然連嗓音都那么差。

  系統竟然還讓自己賣唱,賣你個頭啊賣!

  果然這家伙是想整自己吧。

  “小白哥哥你唱歌真難聽……”小蛾子捂著嘴偷笑。

  谷小白很想讓這小妮子也做個夢,夢到自己的世界,然后讓他感受一下自己唱歌到底好不好聽!

  沒辦法,谷小白只能乖乖降key,降了一個八度,唱給小蛾子聽。

  一個教,一個學,同樣的一首歌,從小蛾子的口中唱出來時,頓時變得不一樣了。

  小蛾子低聲唱著唱著,突然就紅了眼眶,淚水撲簌撲簌滴落下來。

  這還是谷小白第一次見到小蛾子哭。

  這個小女孩,面對惡霸欺負的時候沒有哭,露宿街頭的時候沒有哭,唱哭了所有人的時候沒有哭,被大雨淋得瑟瑟發抖的時候也沒有哭。

  但現在卻哭了起來。

  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子。

  可是現在時間已經不夠了。

  谷小白真怕她在哭的時候,自己離開了。

  他趕快轉移話題道:“小蛾子,你教我唱歌吧。”

  “嗯?”

  “你唱歌的那種發音方式,能教我嗎?”

  “好啊。”小蛾子擦了擦眼淚,破涕為笑。

  “天涯啊”

  “天涯……啊……”

  “不對,天涯啊腦袋用力。”

  “腦袋用力?唱歌怎么腦袋用力?”

  “反正就是腦袋用力嘛,你再試試!對,這樣就差不多了。”

  谷小白的第一個聲樂老師,卻是在夢境中,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

  隨著時間的推移,谷小白覺得自己突然對周圍產生了一種疏離感。

  “小蛾子,我要走了。”

  “嗯?”

  “別哭……”

  谷小白伸手,摸了摸小蛾子的小腦袋,微微一笑,眼前漸漸黑下。

  一段文字浮現在谷小白的面前:“試練完成,獎勵‘一首歌的時間’。”

  不過,谷小白卻已經看不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