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4章:贈君以羊

  《秦川情》,是現代笛曲的巔峰之作。

  而《燕燕》,卻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中,留存下來的,第一首送別詩。

  穿越數千年的兩個高音,彼此糾纏,彼此烘托,像是兩只全身發著光的燕子,在暴雨中疾飛,在雷鳴中穿行,在九天之上鳴叫。

  突然間,小蛾子的高音戛然而止,谷小白的笛音,卻吹出了一段長長的下行樂句。

  就像是一只燕子突然隕落,另外一只燕子一邊哭泣著,一邊追在后面。

  安靜,也是一種音樂。

  失去了小蛾子的高音,孤獨的笛聲,似乎想要刺穿人的胸口,將一根名為“悲傷”的刺,狠狠地扎入了所有人的心里。

  站在谷小白旁邊的仲兔,此時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哇”一聲就哭了出來,嚎啕頓足。

  “我的妹妹就要出嫁了……嗚嗚嗚……以后她如果被人欺負了怎么辦……嗚嗚嗚,我的妹妹,我的妹妹……”

  一邊哭,一邊湊到了谷小白的身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就要向他的身上靠。

  結果被谷小白一腳踹開了,我正吹笛子呢,沒看到嗎?

  此時,被吹哭的何止是仲兔,不論是娘家的親眷,還是幫閑的村民,不是雙目通紅,就是淚如雨下,不過都沒有仲兔哭得那么奔放。

  也難怪他哭的奔放,因為這首歌的歌詞,幾乎就是寫給他的。

  長兄對妹妹的感情,那豈是兩三句話就能說清的?

  我從小保護著,疼愛著,哄她睡覺,喂她吃飯,背著,抱著的小妹妹,就要嫁給一個臭男人了!

  哼,嫁給一個臭男人!

  如果你敢欺負我妹妹,信不信我拿刀切了你!

  誰也別攔著我,我要哭!

  踹開了仲兔,谷小白的笛聲化作幽幽數縷散開,然后小蛾子開始了第二段。

  開口,升key!

  升調從來都是調動情緒的最好的辦法,本來就已經高亢嘹亮的歌聲,再次升高了兩個半音,谷小白的指法也隨之一變,由e調變成了f調,更加高亢的聲音爆發了出來。

  “燕燕于飛,

  頡之頏之。

  之子于歸,

  遠于將之。

  瞻望弗及,

  佇立以泣。”

  “兩只燕子在天空中飛,

  一會高來一會低;

  我的妹妹今天要遠嫁了,

  我希望送她的路走不到頭,

  遠遠的人影都快看不到了,

  我還站在那里哭個不停……”

  第三段,再升key!

  宛若金屬碰撞出來的高音,與幾乎要撕裂耳膜的超吹笛音,彼此糾纏,此起彼伏。

  “燕燕于飛,

  下上其音。

  之子于歸,

  遠送于南。

  瞻望弗及,

  實勞我心。”

  “兩只燕子在天空中飛,

  你叫我來我喚你;

  我的妹妹今天要遠嫁了,

  我送她去往南方,

  人影都快看不到了,

  我的心里好難受……”

  此時谷小白手中的笛子,輕輕一轉,和口風的夾角宛若刀鋒一般鋒利,震動的邊棱,頻率再次加倍,直接超吹出來了兩個八度!

  真的是要吹到大腦缺氧了,好在就在此時,這首歌已經唱到了最后一段。

  笛聲輕,如幽蘭逢春;歌聲悠,似流水潺潺。

  曲調也變得幽遠遼闊,如果說剛才是暴風驟雨,那么現在就是雨后天晴。

  小蛾子的歌聲,宛若殷殷囑托。

  “仲氏任只,

  其心塞淵。

  終溫且惠,

  淑慎其身。

  先君之思,

  以勖寡人……”

  “我的妹妹憨厚可信,

  我的妹妹誠實細心,

  我的妹妹溫柔賢淑,

  我的妹妹善良謹慎,

  妹妹你放心出嫁吧,

  我一定會照顧好父母……”

  “嗚↘”一個短促的笛音之后,一曲終了,谷小白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笛子,和小蛾子對望一眼,笑容慢慢浮現出來。

  那一瞬間,兩個人突然生出了一種,茫茫人海,為何終究讓我見到了你的感覺。

  和小蛾子一起表演,怎么一個爽字了得!

  而另外一邊,仲兔正抱著自己的妹夫痛哭:

  “我的妹妹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啊……”仲兔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放心吧,姐夫,我這輩子一定不會辜負她的,嗚嗚嗚嗚……”妹夫的衣服都哭皺了。

  又拖延了足足一刻鐘,馬車這才上路。

  仲兔跟著自己的父母兄弟,緊緊追在馬車后面,一路相送。

  樂師們也跟在后面,吹吹打打。

  哭過之后,神清氣爽,眾人的臉上反而都露出了笑容,真正變得喜慶了起來。

  谷小白和小蛾子走在后面,等到送到了道路盡頭,仲兔一家停下腳步,目送著馬車轔轔離開時,他的母親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終究是也生離死別。

  “我們也走吧。”谷小白看著那馬車,嘆了一口氣。

  混吃混喝混到了,再賴著也沒意思。

  而且現在小蛾子手里還抱著一只瓜不肯放手呢,中午吃那么飽,晚上再墊墊肚子也夠了。

  兩個人遠遠跟在大部隊后面,一路向老槐樹的方向走去,走了半里地,突然聽到身后有人叫他們。

  “等等,師白,請等一等!”

  谷小白轉回頭去,就看到仲兔氣喘吁吁跑了過來,手中還牽著一只不大的小山羊。

  谷小白茫然地看著仲兔。

  “這是我父親讓我送來的謝禮。”仲兔把繩索遞給谷小白。

  “呃……”谷小白更茫然了。

  送我一只山羊當謝禮?

  你們就不能送點錢,或者送幾只燒雞?

  不然干脆把那只大鵝,不對,大雁烤了送給我啊……

  看谷小白不接,仲兔把那小山羊的繩子,向谷小白的手中一塞,轉身就跑了。

  這個時候,谷小白很想喊一聲:“二兔兒,你回來!”

  你給我一只山羊,我該怎么吃啊……

  谷小白看著那小山羊。

  小山羊也瞪著黑漆漆的大眼睛看著他,然后湊到了他的身邊。

  “咩”一聲叫,萌萌的小山羊,讓谷小白的心都要化了。

  旁邊,小蛾子的心也融化了,全變成了口水流出來。

  “晚上有烤山羊吃了!”

  “啊?它那么可愛,難道要吃掉它?”

  “難道不能吃嗎?”小蛾子極度失望,她一只手已經抓起來路邊的一塊大石頭,就要施展自己的水獺絕技了。

  “現在它還小,吃了多可惜啊,當然是養大了再吃了……說不定它還會產奶,就有羊奶喝了……”

  “是哦……”

  “對吧。”

  “小白哥哥……”

  “嗯?”

  “你好聰明哦!”

  “那是。”

  兩個人拎著笛子,抱著瓜,牽著小山羊,慢慢消失在了道路的盡頭。

  (注:燕燕的翻譯是哈叔的意譯版本,不要拿去應付語文老師啊,會扣分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