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1章:谷小白要稱霸世界

  第二天一早,小蛾子被一陣水聲驚醒,就看到谷小白正在涉水掰蘆葦。

  “小白哥哥,你在做什么?”

  “取笛膜……”谷小白拽著一根蘆葦回到岸上,用一塊尖銳的石頭,將那蘆葦的莖稈一端切開,露出了里面的一層膜,然后慢慢捻動,將膜捻成一個堵頭,用一根平直的樹枝,從這頭懟了進去。

  蘆葦的膜被從內部扯下來,從另外一邊穿了出來。

  谷小白從蘆葦另一邊小心拽住,慢慢用力向外拽,很快,一根新鮮的笛膜就被取了出來。

  通常來說,笛膜還需要后續的加工和保存,但這會兒,谷小白就顧不得這么多了。

  他從附近的樹上,找了一點樹膠,將這笛膜黏在了笛身上。

  沒辦法,不論是阿膠還是白及,谷小白都找不到,只能湊活了。

  忙完這一切,谷小白捧著那笛子,湊在初升的朝陽之下,欣喜地看著。

  因為手頭只有簡陋的石器工具,這根笛子看起來丑丑的,邊緣還有點毛刺,而靠近吹口的一端,還殘留著一部分燒焦的痕跡。

  但這是谷小白第一次,全憑借自己的雙手,制造出來的笛子!

  把笛子湊到唇邊,先試筒音。

  “嗚……”一聲長音從笛子里發出來,嚇了小蛾子一跳,“怎……怎么聲音那么大!”

  谷小白非常得意,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所處的場景是什么時代,但是從自己下面掛空擋來說,估計是先秦時代……嗩吶肯定還沒傳入中國呢。

  現在的笛子大多是豎吹或者斜吹。

  就連有笛膜加強共振的笛子,都要在唐代才會出現。

  現在民樂第一流氓不在,我笛子當然可以稱王稱霸了!

  他的手指按動,吹了一遍音階,然后又拿出來尖銳的石頭,稍微修了一下。

  完美!

  現在谷小白的手頭,沒有任何的工具,自然也沒辦法直接測量。

  但物理學霸,是不可能被這種困難難住的!

  他昨天晚上做笛子時,一邊試吹一邊找出來了第一個音孔。

  第一個音孔做出來之后,憑借谷小白堪稱恐怖,可以媲美儀器的“絕對音高”,加上心算能力和笛孔公式,他精確計算出來了第一個音孔和吹孔的距離。

  隨后他用一根從衣服上拆下來的線,就使用類似“求極限”的方式,利用原來的線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這種方式、精確地確定了剩下的孔的位置。

  而在測量其他孔的位置時,谷小白順便在笛身上刻下了一行刻度。

  每個刻度是一厘米,而在最尾端,他還刻出來了十個精確到了1毫米的刻度,這估計是這個時代,最精確的尺子之一了。

  而有了精確的尺子,就可以測量精確的長度,長度確定了,就可以確定體積,體積確定了,就可以確定質量(1升水的質量是1kg),長度和質量確定了,就可以進行精確計時(鐘擺),可以精確計時,就可以計算運動,可以計算運動,就進入牛頓三定律了……

  都牛頓三定律了,相對論和量子力學還遠嗎?

  用不了兩三年,我們的火箭就可以上天了!

  谷小白站在河邊,兩手捧著自己的笛子,發出了“哇哈哈哈哈哈!”的狂笑。

  音樂是什么?能吃嗎?物理學能讓我改變世界,稱王稱霸!

  系統你沒想到吧!我看起來是在做一個笛子,其實是在做一把尺子!

  我谷小白可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

  我怎么可能忘記物理呢?物理才是我的原配,音樂你永遠只是小三!

  谷小白連自己稱霸之后的年號都想好了,就叫物理朝,至于他自己,就叫做物理始皇,稱皇之后,不論男女老少都要學物理,每年考一次,考不過就砍腦袋!

  想到得意的地方,谷小白笑了起來。

  桀桀桀桀桀桀……

  暴君谷小白上線。

  現在,擋在谷小白和暴君之間的,就只剩下……

  又開始嘰里咕嚕亂叫的肚子。

  谷小白狂笑完了,轉身,看向了正在悄悄后退的小蛾子,道:“小蛾子,走,小白哥哥帶你去吃香喝辣!”

  美好的日子,正在前方招手!

  本來覺得自己有危險的小蛾子,在聽到有好吃的東西之后,兩眼閃閃發亮,又回來了。

  谷小白帶著小蛾子,大搖大擺地回到了集市的位置,打算用一曲秦川情,吹得這些人肝腸寸斷,哭著鬧著要奉上食物。

  然后谷小白傻眼了。

  大槐樹下,兩條土路交叉。

  樹底下,就只有一個閑漢在納涼,鼓著眼睛瞪著兩個人。

  除此之外,四野無人,一片寂靜。

  “人……人呢?”谷小白瞪眼。

  “小白哥哥,昨天是初九,是集,今天已經初十了。”小蛾子怯生生道。

  這個小姑娘,對魚的兇狠,半分也沒留給人類。

  谷小白:“……”

  像集這種古老的東西……谷小白這種00后怎么會知道!

  “那……下次集是什么時候?明天?”

  “下月初九。”

  谷小白:“……”

  為什么一個月才有一次集!

  這是什么坑爹的時代!

  谷小白想哭。

  他蹲在地上,憑借記憶力刷了幾道題,讓理智充斥自己的大腦,這才把淚水忍了回去。

  “小白哥哥,我餓……”

  小蛾子妹妹,我也餓啊……

  難道又要回去抓魚?烤螞蚱、知了猴、小蝦小蟹?

  我,谷小白,志不在此,志不在此啊!

  就在此時,谷小白看到了一輛漆成黑色的馬車,從遠方駛了過來,前面還有兩個人手持火炬。

  光天化日的,這些人還要點火把?

  谷小白覺得這些人真會玩。

  不管這個夢境是什么時代,這還是谷小白看到的第一輛車,簡直比勞斯萊斯還罕見。

  一匹馬,一輛車,一名御者,后面還跟著浩浩蕩蕩一群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還有一群小孩子跟在后面,咋咋忽忽,似乎在看熱鬧。

  而在車后面,還跟著幾個樂師,持筑、鐃、小鼓、簫、笙,一邊走,一邊奏樂。

  這些樂器和現代的都似是而非,大部分谷小白都不認識。

  本來坐在那樹下的閑漢,看到了那輛車過來,立刻湊了上去,口中說著吉利話,又是打躬又是作揖,討了一些吃的回來,得意地看著谷小白。

  谷小白看看那閑漢,又看看那車隊,一拽小蛾子:“走,咱們過去看看!”

君不見說  竟然有人說最近幾章沒看懂……哈叔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沒看懂的有多少?請舉個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