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0章:有朝一日笛在手

  河邊,水流在這里打了個灣,變成了一處小水潭。

  小蛾子像是一只垂涎魚兒的野貓一樣,蹲在河邊的石頭上,腦袋上的發髻一晃一晃的。

  日頭已經偏西了,小蛾子保持這個姿勢,已經快一個小時了。

  她的手中,一根麻線,一截蚯蚓,這是在垂釣。

  如果這樣能釣上魚來,那這一定是一只傻魚。

  谷小白手中捧著幾個干澀的野果坐在旁邊樹下,一邊想,一邊向自己的嘴里慢慢塞著。

  慘,真慘啊……

  谷小白雖然不是出生在富貴之家,但是00后的孩子們,什么時候挨過餓?

  這是谷小白生平第一次挨餓,挨餓的滋味,真難受。

  這些酸澀的野果,就是他目前唯一能果腹的東西了。

  “小蛾子,咱們該去找晚上住的地方了吧……”啪一聲,又拍死了一只想要吸自己血的蚊子,谷小白無奈道。

  該死的蚊子,我都餓成這樣了,還吸我的血!信不信我把你吃了!

  待會兒,太陽下去了,在這種地方呆著,怕不是要被蚊子咬死?

  本來他已經屈服了,打算去唱歌了。

  在他看來,唱歌嘛,還是簡單的。

  但卻發現,不知道是因為餓的,還是因為長時間的干渴,喉嚨啞得厲害,說話都痛。

  這一定是系統在報復我!

  說好了讓我賣唱活過三日呢?

  我可以去賣,但是我唱不了啊……

  “噓。”小蛾子頭也不回,兩只眼睛緊緊盯著水面,突然她手中的麻線一動,然后整個人向前一躍,直接躍進了水里。

  “噗通噗通……嘩啦啦啦……啪……”

  銀光一閃,一條魚被小蛾子從水里丟到了岸上。

  這個時候的小蛾子,簡直像是一頭水邊覓食的母熊。

  這條魚在岸上掙扎著,小蛾子已經從水中跳上來,拿起了旁邊的一塊大石頭,啪啪兩下砸了下去,這條魚馬上就不行了。

  “有魚吃了!”小蛾子開心地歡呼。

  谷小白目瞪口呆。

  人類能夠從無數的動物之中脫穎而出,果然是有原因的!

  那些戰五渣的宅男,果然不能代表人類的戰斗力!

  這,才是人類真正的實力啊!

  看小蛾子抱著魚就打算啃……

  谷小白:“??????”

  “等等!生吃魚會有寄生蟲的!”谷小白連忙叫住她,“至少……烤烤再吃啊……”

  “哦……”小蛾子不開心地放下了那條還在擺動尾巴的魚,拿起旁邊的石頭,又狠狠地砸了兩下,看它完全不動了,這才露出了笑容。

  小……小蛾子好可怕!

  谷小白瑟瑟發抖。

  喜歡吃的女孩子,竟然可以這么可怕!

  不都說吃貨小女生,最萌萌噠的嗎?

  這一刻,谷小白覺得自己的人生觀,已經產生了動搖。

  樹林外,河邊,篝火生了起來。

  一條魚,被一根棍子從頭插到尾,在火上炙烤。

  旁邊,還插著幾根樹枝,上面穿著從河邊的石頭里翻出來的小蝦小蟹。

  而谷小白和小蛾子,正源源不斷地向火上丟東西。

  “螞蚱!烤烤應該好吃!”

  “大豆蟲,好肥啊……這個應該也能吃吧,先烤烤。”

  “知了猴,這個也好吃!待會天黑了,應該有更多知了猴吧。”

  天上飛的,地上跑的,只要見到了,谷小白都想放火上。

  給我一堆火,我能吃下世界!

  谷小白終于明白,為什么人類是雜食動物了,不雜食餓啊。

  小蛾子從地里挖了很多的野菜、根莖,找來許多的野果。

  就著一條魚,一堆可憐的昆蟲,沒有孜然,沒有鹽巴,也沒有辣椒,但肚子充實起來的感覺,真好。

  太陽漸漸落山,火焰也漸漸弱了下去,小蛾子又去搜羅了一些枯枝干草,然后拿一根棍子翻動著火焰。

  “等等!”看到小蛾子手中的那根棍子,谷小白尖叫起來,慌忙從小蛾子的手中,把棍子搶了過來。

  一根苦竹!

  這苦竹大概八十公分長,不到兩指粗,共兩節,其中一節尾端已經燒焦了,還剩下一節半。

  而更關鍵的是,這剩下的一節半,沒有絲毫的裂痕,雖然有些臟,但光滑溫潤。

  好料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谷小白兩只手,將那笛子舉了起來,放聲大笑。

  突然詩興大發:“有朝一日笛在手,屠盡天下單身狗!”

  念完之后,感覺不對……

  我為啥要跟自己過不去?

  那我應該屠盡啥?

  在這陌生的環境,餓的有些亢奮的谷小白,已經完全放飛自我。

  小蛾子愣愣地看著谷小白,怯生生道:“小白……哥哥?”

  總感覺這個小白哥哥哪里不正常!

  她看了看自己手中還剩下一點魚肉的魚頭,慢慢遞了過去:“小白哥哥,這個給你吃吧……”

  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后退。

  娘說過,惡狗要咬人的時候,就要丟給它吃的。

  “不,你吃吧!”谷小白揮舞著那根燒火棍:“明天開始,小白哥哥帶你吃香的喝辣的!你就等著吧!”

  谷小白跑到河邊,撿來了幾塊尖銳鋒利的石頭,就著火光,開始忙碌了起來。

  小蛾子找來了一堆葉子,放在了火上,不多時,有些辛辣的味道飄散出來,在附近紛擾不斷的蚊蟲,慢慢退避開來。

  小蛾子坐在火堆一側,抱著膝蓋,好奇地看著谷小白。

  這一刻谷小白的世界里,沒有物理,沒有名聲,沒有身高,也沒有超高的顏值,甚至連內褲都沒有。

  陪伴他的,只有對明天的渴望,只有手中那不斷鉆動的石頭,以及慢慢通開的竹節,慢慢鉆開的吹孔,慢慢出現的希望……

  看著這樣的谷小白,小蛾子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覺得非常心安。

  有人陪著的感覺真好。

  “小蛾子,給我唱首歌吧。”谷小白道,“你之前唱的那首歌,是不是叫《燕燕》?很好聽。”

  “嗯。”聽到谷小白說話,小蛾子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這首歌是我娘教給我的,我最喜歡了……而且我不餓了。”

  不餓了就更有力氣唱歌了!

  小蛾子在谷小白的身邊,低聲唱了起來。

  還是那首《燕燕》,曲調哀婉悠揚。

  聽著小蛾子的歌聲,谷小白情不自禁地想,明天開始,自己吹笛子,小蛾子唱歌,來錢肯定比搶劫還快……

  就像天涯歌女里唱的那樣,小妹妹唱歌我吹笛……

  咦,等等,天涯歌女?

  谷小白搔了搔自己的臉頰,難道系統把自己丟這種夢境里,是另有深意?

  不,系統肯定是想要報復我!

  小蛾子唱完了《燕燕》,也覺得累了,又盯著谷小白的動作看了一會兒,縮在火堆一旁,慢慢睡著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