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8章:燕燕

  在發完信息之后,鄧品又連聽了好幾遍谷小白版的《天涯歌女》。

  為了應對復賽,谷小白也是下了力氣的,他……

  把整首歌都學會了。

  如果系統現在還在手機里的話,一定會欣慰得電量尿崩。

  俺家小白竟然也主動開始學歌了。

  谷小白高亢的嗓音,和自己加入的超高音吟唱,真的是讓人連腦漿子都能聽出來。

  聽了幾遍,就連鄧品都覺得,自己提出來的這個“沒有感情”的意見,有點吹毛求疵了。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問趙興盛:“這視頻,我可以發給別人看嗎?”

  “別公開就行。”趙興盛問了谷小白的意見,回話。

  鄧品又問了幾句谷小白的簡單資料,就找到了一個寫著“最強練習生制作人石”的人,把那視頻發了過去。

  “石導,你不是讓我給你們推薦年輕的,有實力的素人嗎?你看看這個怎么樣,東原大學物理系的,叫谷小白,你們可以接觸一下,絕對是可以c位出道的水平。”

  對面也不知道看還是沒看,回了“收到”兩個字,就沒有別的信息了。

  鄧品知道石導很忙,也沒在意,聽著谷小白的聲音,在后座上閉上了眼睛。

  另外一邊,谷小白很糾結。

  要不要換歌?

  換的話,換什么?

  曲庫只有2.3首……不對,終于增加到了3首的谷小白,大腦一片空白。

  不換的話……唱歌沒感情怎么辦?

  谷小白用自己理智的大腦思索了五分鐘,也沒有得出什么結論。

  這真是一個難題,比物理老師出的題難多了。

  “唔……要不要去問問系統老師的意見?”

  在谷小白看來,不懂的問題請教老師,一點也不丟人。

  至于系統老師被他關禁閉這種事……就別管那么多了。

  躺在床上,沉入了夢鄉里,谷小白就又進入了自己的記憶宮殿之中。

  記憶宮殿里比之前多了一個門,就在靠近大門的位置。

  這里就是谷小白專門開辟出來的房間,其原型是物理實驗室里,谷小白常呆的那個休息間。

  不過只有空間相似,其他所有家具之類的,一概也沒有。

  而那扇門,平日里也總是緊緊關著,不給系統一絲一毫的機會。

  而這會兒,谷小白推開了門,“看向”了墻上。

  整個房間里什么都沒有,只有一把笛子掛在墻上。

  等等……

  谷小白突然感覺到不對。

  身為一個物理學霸,谷小白的記憶宮殿,也是完全遵循現實物理法則的。

  所以,這房間里,并不只有一根笛子,墻上……還有一枚釘子。

  一枚嵌入墻面的釘子。

  而這一刻,墻上的笛子正在發出急促的聲音,從而帶著墻上的釘子振動,在釘子的附近,已經出現了一些皸裂。

  這系統,是想要跑?

  而且,還膽敢破壞我的記憶宮殿?

  發現谷小白已經覺察了自己的小動作,墻上的笛子猛然發出了一聲長音:“嗚——”

  墻上的釘子震動猛然加劇,從墻壁上跌落下來,笛子在半空中化成了一道流光,射向了釘子鉆出來的那細小的圓孔。

  “哪里跑!”谷小白的大腦活躍度爆發,萬千神經元聚集起來的力量,讓谷小白一把“抓”住了笛子。

  “嗖”一聲,谷小白的面前,光芒一片。

  這種感覺,就像是每次谷小白從記憶宮殿里醒過來一樣。

  事實上,此時此刻,谷小白的“意識”已經跟著系統,化成了一道信息的洪流,從那細小的釘子孔里,“鉆”了出去。

  白光閃耀……

  谷小白覺得自己,像是穿越了一條長長的,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的通道。

  耳邊,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有的慷慨激昂,有的幽怨深情,有的平淡若水,有的嘈雜凌亂。

  就像是有無數人在他的耳邊竊竊私語,谷小白想要聽清楚,卻又聽不清。

  直到一陣若有若無的歌聲,突然清晰起來。

  “燕燕于飛,

  差池其羽。

  之子于歸,

  遠送于野。

  瞻望弗及,

  泣涕如雨……”(注1)

  在注意到這首歌的剎那,谷小白像是被這歌聲拽住了一樣,意識一沉,重新感知到了身體。

  但他的身體,卻格外沉重,就像是半睡半醒,掙扎著想要醒來,卻醒不過來一樣。

  歌聲似乎從極遠處飄來,曲調婉轉悲傷,唱歌的是一個女孩子,音色很特別,略顯稚嫩,低音還帶有一點沙沙的金屬味道。

  隨著谷小白的注意力越來越集中在了這歌聲上,其他的聲音也慢慢加入了進來。

  “喂,小姑娘!能不能別唱了,奔喪吶?就算是唱歌,能不能唱個喜慶點的,讓爺們高興高興!”一個破鑼嗓子一般的聲音嚷嚷著。

  這人說得并不是普通話,而像是魯地的方言,谷小白就是魯地人,能夠聽懂,但覺得語調有些怪。

  歌聲還在繼續。

  “喂,我說別唱了,你聾了啊你!”那聲音更近了。

  歌聲停了下來。

  “唱歌也行,會不會唱點高興的曲子……不會?沒關系,我教你……”

  然后,就聽到那破鑼嗓子唱了起來:

  “繡房中忽聽得犬兒叫。

  高一聲,低一聲。

  叫上幾百遭。

  雌的不肯雄的要,

  汪汪嗷嗷……”(注2)

  就算是谷小白從沒聽過這首歌,也聽出來,這分明是一首下流曲子。

  加上那破鑼嗓子怪腔怪調的叫聲,別提多膈應了。

  媽的,對一個一聽就是小姑娘的人唱這種歌,你也不怕三年起步?

  你特么一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姑娘,嫌不嫌丟人?

  谷小白氣得要死,拼命想要掙扎醒來,但卻醒不過來。

  小姑娘的聲音停止了,就算是不能睜眼,聽不到聲音,谷小白也能想象出她那羞紅了臉,又氣又委屈的樣子。

  唱了幾句,那破鑼嗓子道:“唱啊!你怎么不唱?難道爺們唱得不好聽?”

  “我看你也餓了快一天了吧,爺們這里有半碗豆飯,想不想吃?唵?”

  女孩子的聲音一直沒有回話,但這會兒谷小白聽到了逐漸粗重起來的呼吸聲。

  然后,谷小白覺得有人踢了自己幾腳:“你身后躺著的這個病秧子是誰?該不是死了吧,死了正好,小姑娘,跟我走吧,這種病秧子,快點死了算逑……”

  又是幾腳。

  “你別踢他!我……我唱就是了……繡……繡房……”小姑娘的聲音,又是委屈,又是害怕,又是羞憤。

  媽蛋!聽著這一切,谷小白忍不住了。

  醒來!

  你給我醒來!

  醒來我恁死丫的!

  谷小白的大腦,所有的神經元,再次宛若星河一般爆發。

  那一瞬間,他的意識終于完全接管了身體,慢慢睜開了眼睛。

  (注1:《燕燕》是《詩經》里的一首,來源有多個,其中一個說法是,這是衛王送自己的二妹出嫁時唱的離別之歌,意思是兩只燕子。

  注2:改編自某古代曲兒,行文所需,嚴禁開車!)

君不見說  到這一章,女主出現了,本文的所有世界觀也全都出現了。

  這些“歷練副本”,除了讓小白經歷自己無法經歷的東西,彌補情感上的短板之外,在這本書的初衷里,也想要寫一些已經逸散在歷史長河,被人遺忘,甚至可能永遠都無法恢復的東西。(在文初就埋了伏筆的,有發現嗎?)

  中國古代的音樂,曾經是一顆璀璨的明珠,其樂理發展,曾經是世界第一,但正和其他的許多東西一樣,在某個時代都沒落了……

  所以哈叔很想寫一寫中國古代,那些曾經輝煌的音樂,那些曾經驚才絕艷,優秀到像是開掛的音樂家。

  寫一寫,如果把這些古代的偉大音樂家,帶回到現在的舞臺上,和小白同臺演出,會產生什么樣的化學效果。

  不過,因為這本書不是歷史類的,所以許多時候,會把地域和時代錯亂一下,哈叔歷史盲,如果有什么疏漏的地方,還請擔待。

  另外,古代相關的篇幅,都是為故事服務的“歷練副本”,比重大概在510。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