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7章:小白最大的缺點

  “小白,你真的要參加校園歌手大賽的復賽?”實驗室里,趙興盛偷偷看了谷小白好幾眼了,終于忍不住問。

  “嗯。”谷小白放下了手中的筆,抬起頭來,道:“胡文斌學長得到了國際大學生物理競賽的銀獎,加了5分的綜合評分,現在已經94.1分了,比我還高0.1分,而且胡學長還有兩門專業課沒有考……根據綜合評分的計算權重,我就算是最后一門考滿分也不一定能夠勝過胡學長,畢竟他的專業課也很可能考滿分……”

  所以,就只能參加校園歌手大賽的復賽了。

  趙興盛看著谷小白,突然咧開嘴,問:“痛不?”

  “痛。”谷小白摸了摸自己的臉。

  別人打的臉,哪有自己打得痛嘛。

  “啊哈哈哈哈哈哈……”趙興盛在實驗室里笑得前合后仰,抽搐得像是被捏住了尾巴的小龍蝦。

  終于啊,你谷小白也有今天!

  谷小白摸了摸臉,嘆了口氣,然后靜靜看著趙興盛。

  等到趙興盛終于笑完了,谷小白道:“老師,我需要你的幫助。”

  東原國際機場,一架從洛杉磯起飛的飛機剛剛降落。

  職業樂評人鄧品拎著自己的行李箱,一邊慢慢踱步走出機場,一邊查看著手機上的消息。

  在飛機上好好睡了一覺,手機上有幾十條各種沒有回復的信息。

  有家人的詢問,也有一些業務上的消息。

  鄧品畢業于央音,但畢業之后和自己的同學們走上了一條不同的道路。

  身為一名職業樂評人,他也已經混出了名堂,經常會在各種音樂類節目上當點評嘉賓。

  在國內非常有影響的好聲音、好歌曲、歌王等等,都曾經邀請過他拍攝點評的環節,也是音樂圈里的名人了,其意見對網友也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而他這次回來,是為了擔任“‘音本力量’東原大學校園歌手大賽”的評委。

  雖然只是一個校園歌手大賽,但是東原大學對比賽的重視程度卻非常高,請來鄧品這種職業的樂評人當評委,就是證據了。

  除此之外,評委里還有幾名已經出道的師兄師姐們,都是曾經在樂壇輝煌一時的角色。

  在初選之后,進入復賽,就算是進入正規賽程了,‘音本力量’的賽制非常完善,和各種線上的比賽相比毫不遜色。特別是前年開始,引入了戰隊機制,由職業的音樂人帶隊,比賽的競技性、專業性更上一層樓。

  而今年,有消息說校方將提供進一步的支持,甚至還可能在夏季學期,請專業的老師來給參賽選手進行一次集訓。

  復賽還是比較簡單的,是考驗所有選手的唱功,算是初選之后的硬篩選,同時也是帶隊老師與參賽選手的互選環節。

  四名主要的評委,都負責帶一個隊伍,鄧品得知,自己也是戰隊隊長。

  這對鄧品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體驗,他之前整天看別人帶隊比賽,點評別人的隊伍和選手,現在竟然要自己帶一個隊伍了?

  鄧品有點緊張,也有點躍躍欲試,下了飛機,就打算直奔東原大學,先把這次參賽選手的資料看一下。

  一邊想,一邊處理各種信息,等到所有小紅點都被點完之后,接機的車也到了。

  鄧品剛想上車,又有一個信息冒了出來。

  鄧品是有點強迫癥的,手機上的小紅點都想要點掉,一個不留。

  他點開了手機,就看到信息是老朋友趙興盛發來的,里面是一段視頻:“老鄧,我一個學生,給點評一下。”

  坐進后座,鄧品點開了視頻。

  視頻似乎在實驗室里,一個帥氣得閃瞎人眼的少年看著鏡頭。

  “現在唱?”

  “唱一遍,我讓我朋友幫忙點評一下。”

  “哦……那我唱了。”

  然后接下來五分鐘,鄧品都在呆滯狀態。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天涯歌女》。

  高亢的聲音,從他總是掛在耳朵上的airpods里傳出來,似乎隔絕了一切的塵囂。

  “這誰?”許久之后,鄧品終于想起來,慌忙問了趙興盛一句。

  “我一個學生啊。”隔著屏幕,鄧品都能看到趙興盛得意的表情。

  “別鬧,你一個挖土的,還能有這樣的學生?”鄧品和趙興盛從當初藝考的時候就認識了,到現在快二十年了,可以說熟的快爛了。

  趙興盛喜歡從鄧品這里了解音樂最新的潮流,而鄧品則從趙興盛這里挖掘音樂的底蘊與傳承。

  只是后來兩個人都沒能直接從事音樂相關行業,這也是兩個人共同的遺憾。

  “真是我一個學生,今年要參加音本力量的,小家伙很好強,你幫我掌掌眼,還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不足的地方?

  鄧品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身為樂評人,是靠耳朵吃飯的,作為一名職業而且頂尖的樂評人,鄧品的一雙耳朵,也算是業內最毒的之一了,可即便是如此,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不足。

  谷小白的音準,準得像是精確到小數點后兩位數的游標卡尺。

  盡管是清唱,沒有鼓點,沒有伴奏,但節拍穩得像是腦袋里有個節拍器似的。

  更不要說,那驚人的原key翻唱。

  歌手的唱功,特別是流行歌手的唱功,是很難橫向對比的,誰好誰壞,并不是誰音更準和誰音域更廣決定的。

  甚至有些歌手,音準都不準,各種拖拍搶拍,可就是好聽。

  這就是天賦,你不服不行。

  在鄧品聽來,谷小白的唱功,已經摸到了一名專業歌手,甚至是頂尖歌手的及格線。

  去《歌手》舞臺踢個館是不成問題了,當然,能不能留下另說。

  至少比今年幾個網絡推舉的踢館歌手,唱功更強。

  但是,僅從這首歌,也有一個致命的缺點。

  不是技術方面的。

  “這真是你學生?你別忽悠我……你這位學生,唱功非常強,但他最大的問題是……唱歌沒有感情。”

  甚至因為唱功實在是太強了,唱得太精確了,更顯得沒感情。

  聽谷小白唱《天涯歌女》,就跟看物理題的解題過程似的,嚴謹又冰冷。

  “感情?”對面,趙興盛粉絲心態頓時爆發了,想要噴人,一個16歲的男生唱《天涯歌女》,你想要讓他有什么感情?是流浪天涯的感情還是身為歌女的感情?強人所難啊你。

  說俺們小白唱歌沒感情的,你來聽聽我們的校歌!唱不哭你!

  “老師,鄧老師怎么說?”對面,谷小白問道。

  他真的很想通過復賽。

  在谷小白的心里,通過復賽的意思就是拿第一。

  “鄧老師說……你唱歌沒有感情。”趙興盛道,“小白,不然咱們復賽的時候,換首歌吧。”

  唱哭丫的!看他還敢不敢說!

君不見說上午出門浪來著,下一更在晚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