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5章:吹笛子關鍵是要看臉

  吶喊咆哮的人群之中,秦川握著靜學姐的手,覺得自己背上全是汗。

  他現場看過無數民樂大師的演出,但沒有一個人,有谷小白的這種氣場。

  即便是已經在國內樂壇里,在民樂之中稱王稱霸的那些大師也沒有!

  谷小白他似乎是天生的巨星,只要開始表演,就立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統治了整個現場,沒有一個人能逃出他的威懾力。

  他自己都沒意識到,他到底有多么適合站在舞臺上。

  “小白的笛子好好聽,可怎么同一首曲子,吹起來和你的完全不一樣?”靜學姐看著那擁擠的人群和狂呼的粉絲,心中還回蕩著剛才谷小白的笛音,有點不明白。

  這首曲子她聽了至少幾十遍了,早就耳熟能詳了,可谷小白的,卻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對曲子的理解和感情的處理吧……”秦川道,“我和小白的,哪個更好聽一點?”

  秦川這句話一說出來,就覺得自己有點不自量力了。

  并不是他覺得自己吹得比谷小白差,而是……那可是小白啊。

  果然,靜學姐一臉嫌棄地看著他:“當然是小白了!”

  秦川有一種自己女朋友被別人拐跑了的嫉妒,可一想到對方是谷小白,他又嫉妒不起來。

  兩個人雖然只差兩屆,但有六歲的年齡差,靜學姐其實比秦川還大幾個月,比谷小白大出來快七歲了。

  代溝都有兩條了,嫉妒個啥?

  靜學姐稱呼自己是谷小白的“親姐粉”,“親媽粉”這個稱呼,她覺得太老了。

  機械系里寶貝疙瘩一般的幾個女生,現在都已經是谷小白的“親姐粉”了,天天在一起刷谷小白的粉絲站,不時爆發出機床刀具切削一般的笑聲,讓機械系的一群大老爺們,哭笑不得,只能彼此抱團舔舐傷口了。

  此時被靜學姐鄙視了,秦川還想要掙扎一下:“為啥小白的比我的好聽?”

  我怎么說也吹了十年笛子了,臺上表演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好吧。

  技術方面,我還是比小白強很多的,感情也更細膩。

  不服!

  “吹笛子最重要的是什么?”靜學姐問秦川。

  “氣息?”秦川完全摸不到這個出題方向,覺得有點超綱,回答的有點猶豫。

  “錯,吹笛子最關鍵的是要看臉!”靜學姐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自己的臉頰,“聽別人吹笛子,你得盯著別人的臉看吧。”

  秦川比了一個吹笛子的姿勢,想了想,果然是。

  笛子橫在嘴邊,不論是看笛子還是看手,都會看到臉。

  “你天天看的那些吹笛子的視頻,那些什么笛子大師,一個個頭發油膩膩亂糟糟,要不然就是發際線堪憂,再不然一張老臉滿是褶子,吹笛子的時候,還弄出來各種怪樣,看起來就不好聽!”

  看起來就不好聽?

  這是什么話?

  聽音樂能用看的嗎?

  秦川很想反駁一下,但是想到剛才谷小白吹笛子的樣子……

  白衣少年,俊美無儔,站在臺上吹笛子的樣子,何止是賞心悅目。

  簡直心肝兒都化了。

  就算谷小白吹一曲兩只老虎,都能把他踩在地上碾壓吧。

  比不了,比不了。

  秦川淚流滿面,為自己和自己所學習過的笛子大師們,鞠一把同情的淚水。

  我們……輸了啊!

  我想啥呢?為啥要和一個開掛一般變態的家伙比?我不是自討苦吃嗎?

  若說秦川在進入東原大學之后,學會了什么。

  那就是……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在大佬面前,要學會低頭。

  比不了,真得比不了啊!

  然后靜學姐又拽著秦川的手,道:“老秦,小白真的要放棄音樂了嗎?好可惜啊……”

  靜學姐是看著秦川一步步走過來的,谷小白得到的一切,是秦川做夢都不敢想的東西,可他竟然要放棄?

  “唔……”秦川心中倒是理解,“或許對小白來說,學業更重要吧,小白現在才16歲,目標又那么遠大,暫時放棄是正確的,等到他想要回來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回來啊。”

  “也對哦……”靜學姐握緊了拳頭,“那我就等小白回來了……什么時候,能夠聽你和小白一起吹一曲就好了。”

  雙笛協奏嗎?

  和小白雙笛協奏?

  秦大將軍和小白大將軍雙騎并出,大殺四方?

  只是想想,秦川就覺得,自己汗毛都豎起來了。

  一定會非常爽!

  可《秦川情》能改成雙笛協奏嗎?

  真想和小白一起吹這曲子給靜靜聽。

  秦川一邊思索著,一邊牽著靜學姐的手,跟著漸漸散去的人群走出了食堂。

  兩個人漫步在校園,一邊走一邊聊,多日來,秦川從沒有這么輕松過。

  從笛簫緣賺來的加工費,已經寄回家了,雖然不多,但勝在穩定。

  笛簫緣當然不可能真的一根笛子給一千塊錢,但是一根兩百的加工費,還是讓他很開心,而且只是鉆孔而已,別的他都不用管。

  自然有工人為笛子纏絲、裝飾、雕刻,包裝成“名家制笛”,對外出售。

  秦川很珍惜這個機會,不但在鉆孔、調音,也在認真地學習篆刻等手藝。

  他想要親手制作一根最頂級的笛子,送給谷小白,作為謝禮。

  雖然要上課、實習、練笛子,還要抽時間加工笛子,學習新東西,日子排得非常滿,但日子過得非常充實。

  除了笛子之外,秦川也在琢磨洞簫等其他管樂器的加工制作,靜學姐知道他最近很忙,從來不耍小性子,總是默默陪著他,有時候還會幫他忙。

  靜學姐也是機械系的高材生,手底下并不虛秦川多少。

  秦川已經在腦海里計劃兩個人的未來了。

  這樣的女孩,天底下還有幾個?如果不珍惜,怕是下半輩子都會后悔了。

  送靜學姐回到宿舍,秦川獨自來到了一處僻靜處,思索了片刻,拿出了笛子,放在了嘴邊,嗚哩哩嗚哩哩吹了起來……

  雙笛協奏啊,該怎么改編呢?

  十多秒之后,旁邊的一扇窗戶打開了,一個女生怒瞪秦川:“吹什么吹!吵死人了!”

  秦川分明看到,這女生的手機里,正播放著谷小白吹笛子的視頻。

  為什么小白吹得,我就吹不得?

  嗚嗚嗚嗚……

  果然吹笛子的關鍵是看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