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4章

  秦川目瞪口呆地聽著。

  他從小到大,聽無數的人吹過這首《秦川情》。

  有自己的笛子老師,有自己的同學,有演奏大師,有網絡高手,甚至有路人。

  但他從沒聽過有人把這首《秦川情》,吹成這樣。

  一往無前,殺氣四溢的《秦川情》,還是秦川情嗎?

  這感情的處理,怎么和他之前所了解的完全不一樣?

  一首曲子,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感情理解,但……

  這么大的差別,真的是讓秦川震驚不已。

  在谷小白的口中,變得格外激昂的第一段之后,谷小白的笛子聲低落下來。

  戰斗已經結束了,大將軍一人一騎回來了,他背后的披風低垂,他手中的長槍垂落,鮮血一滴滴的落在地上,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道血線。

  大將軍抬起頭,滿地尸骸,大地染血。

  大將軍目中悲涼,心中孤寂。

  大將軍到底是在悲憫這萬千的逝者,還是在因為天下無人是自己一合之敵而感到孤獨?

  谷小白對這笛曲的感情處理,遠不如秦川的細膩,畢竟秦川已經浸淫了這首笛曲十年了。

  16歲,正在競爭校園百子的谷小白,和22歲,正深陷生活泥淖的秦川,經歷是完全不同的。

  但他顯然對這笛曲有著自己的理解,而這理解自成一派,又格外完整。

  剛才一番殺意凜然的笛音,已經讓整個食堂安靜到落針可聞。

  坐在角落里的陳老教授,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脖子的白毛汗。

  而他身邊的老洪,兩只手緊緊抓住了面前的餐桌,差點把餐桌都掰斷了。

  他的牙關緊咬,雙目如血,像是自己就置身在那戰場之上,就在生死廝殺之中。

  笛聲如泣如訴,蕩氣回腸。

  大將軍從馬上躍下,慢慢穿過戰場。

  辨認著血泊之中熟悉的身影。

  這是親兵大衛,他一直忠心耿耿地跟在我的身邊,卻不想在此地殞命。

  江衛正在谷小白的身邊維持秩序,突然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怎么突然這么冷?

  這是同期參軍的小俠子,他總是口不擇言,卻善良純真,沒想到卻被人一刀封喉。

  王海俠突然覺得自己脖子發涼,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笛聲如杜鵑啼血。

  “對不起……我來晚了……”

  白馬銀槍,玉甲血冠的小白大將軍,仰起頭,熱淚滾滾而下。

  青山蒼茫,荒原無盡,何處埋忠骨?

  風呼嘯過耳邊,白馬靜靜跟在大將軍的身邊,輕輕地打了幾聲響鼻,頂著大將軍的背脊,似乎在安慰他。

  突然大將軍低下頭來。

  “兒郎們,隨我出征!”

  “不破樓蘭終不還!”

  若是將這天下的敵人都踏平了,那便不會再有人膽敢來犯了吧!

  那就讓我窮盡一生,殺盡敵寇!

  大將軍領著殘部,一路向西。

  千山踏不盡,

  旌旗蔽日遙,

  凜風寒玉甲,

  大雪滿弓刀。

  大將軍一路凱歌,驅韃虜,斬敵寇,所過之處,無一人能敵。

  終于,大將軍大破樓蘭,左右前鋒將大將軍的大旗,插在了樓蘭的城頭上,獵獵作響。

  大將軍下令,全軍歡慶三天。

  軍漢們敲著箭囊,彈動弓弦,擂響軍鼓,唱起了家鄉的歌謠,跳起了秦川的舞蹈。

  谷小白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微笑,整個食堂里的氣溫,似乎突然都回暖了。

  大將軍在樓蘭見到了一位漂亮的女子,女子曾經受盡了胡人的欺辱,此時在集市上載歌載舞,大將軍在見到她的第一眼,就愛上了她。

  大將軍帶著女子,策馬奔騰在荒原之上,彈劍高歌,放聲大笑,女子揮著紅綾,舞明月,指春秋,親兵們擂起了戰鼓,吹響了號角,為大將軍助興。

  長河悠悠,大漠浩瀚。

  大將軍的長笑和女子銀鈴一般的笑聲,回蕩在荒原之上。

  從此,大將軍坐鎮樓蘭,天下大安,但胡人之心不死,一杯毒酒沒能毒死大將軍,卻毒死了他心愛的女子。

  大將軍心灰若死,葬了自己的愛人,交托了所有權力,回鄉,卸甲,歸田!

  日月如梭,秦川連綿。

  一匹瘦馬,一把斷劍,幾道籬笆幾壺酒,誰管今夕是何年。

  突然有一日,身穿布衣扛著鋤頭的前鋒將軍來報:“大將軍,胡人又打過來了。”

  大將軍飲盡壺中酒,一聲長笑。

  “兒郎們何在?”

  打鐵的鐵匠,耕作的農戶,網魚的漁夫,教書的先生,賣酒的店家齊齊應和。

  “在!”

  “隨我出征!”

  斷劍出鞘!

  吹出來最后一個短促宛若斷劍的音,谷小白右手將笛子高高舉起。

  一把竹笛,樸實無華,像是刺破蒼穹一般豎在那里。

  他雙眼慢慢抬起,凝視臺下。

  我小白大將軍想要退出樂壇,你們誰敢不同意?

  現場一片安靜。

  看臺下這么安靜,沒人吵鬧了。

  谷小白慢慢露出了笑容,漸漸從那樂曲的氛圍里退出來,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鞠躬道:“謝謝大家來看我的最后一場演出,我要回去刷題了。”

  谷小白下臺,人群呆呆看著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該干啥。

  該歡呼?該鼓掌?該生氣?該怒吼?該沖上去把谷小白圍起來?

  他們來看谷小白的這場演出時,沒想到會是谷小白的“告別演出”。

  而他們也沒有想到,這“告別演出”,竟然是這樣的“告別演出”!

  一曲回腸蕩氣的《秦川情》,竟然吹出了霸氣絕倫,殺意凜然的味道!

  “這孩子,只要站在舞臺上,就銳氣十足,剛猛無雙啊……”看老洪聽得如癡如醉,快把餐桌都掀翻了,陳老教授深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感嘆萬分。

  難怪老洪這家伙,比自己還喜歡谷小白的演出。

  谷小白平日里乖巧隨和得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白兔似的,但胸腔里卻跳動著一顆鋼鐵鑄造的心臟。

  只有在臺上,他才會把自己這一面暴露出來。

  難怪,他會成為校園百子最具競爭力的候選人,成為要打穿物理系副本的男人。

  這世界上,真的沒有什么能夠阻擋他!

  谷小白走到了警察大叔和江衛的身邊時,兩個人下意識地站直了身體,大手一張,護住了谷小白。

  就跟那不存在的“左右偏將”似的。

  直到谷小白走到了門口,食堂里才炸開了鍋。

  “啊啊啊啊……小白!小白!”

  (秦大將軍和小白大將軍,你更喜歡哪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