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3章:谷小白的“告別演出”

  第三食堂,人流如織。

  谷小白已經好幾天沒有現場演出了,吸不到小白的粉絲們,像是擼不到貓的貓奴,喝不到闊落的肥宅,手機沒有美顏功能的小姐姐一樣難瘦。

  對谷小白的粉絲們來說,人生有三大必需品,空氣、水,谷小白。

  飯都可以不吃,正好減肥。

  秦川捏著靜學姐的手,來到三食堂的時候,就看到連三食堂的大門口都快擠不進去了。

  “怎么這么多人?”秦川和靜學姐,是在看到了粉絲站發布的消息之后,趕來支持谷小白的。

  但是現場的火爆程度,簡直讓他們震驚。

  這……里面怕不是擠爆了吧。

  “不然……咱們回去吧。”秦川和靜學姐,都不是太喜歡湊熱鬧的人。

  他們來支持谷小白,純粹是覺得,自己的朋友演出,怎么能不支持一下?現在才發現,支持谷小白的人,已經太多了……

  好像不缺少他們倆。

  雖然這兩天谷小白閉門刷題,暫停了演出。

  但是前段時間的“刷題十八殺”和宣傳視頻,已經火爆全網,又上了一次熱搜。

  所以這次演出,比之前的人數,還多出來了好幾倍。

  胡春軍站在門口,一臉欣喜又擔憂地看著這可怕的人群。

  這么多人,可別在他的食堂里出什么事!他擔不起責任!

  但……待會兒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人留下來吃飯,今天的營業額就要爆炸。

  幸好他今天早就看到了粉絲站的預告,定了大量的食材,大師傅們都快忙不過來了。

  旁邊,幾名警察叔叔和保安大哥,一臉的憂傷。

  特別是那位公安處的警察大叔,心中的怨念像是下巴上的胡子一樣凌亂,小白啊小白,該怎么說你才好啊……

  為啥動不動就搞個大的?

  秦川和靜學姐手牽手在門口猶豫著,卻被堵在門口的一名女粉絲看到了。

  那粉絲上下打量了一眼秦川,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笛子,突然叫了起來:“啊,是師父和師娘!”

  這什么稱謂!

  已經不是第一次被這么叫了,但秦川的臉還是騰一下就紅了。

  “讓開讓開,讓師父和師娘進去!”

  “師父和師娘來了!快讓開!”

  “快恭迎師父大人圣駕!”

  那女生也是個愛鬧的性子,吆喝著,就讓人把路讓開了。

  本來里面就擠得水泄不通,但這會兒,竟然神奇地讓出來了一個通道來。

  那女生推著秦川和靜學姐,把他們送進了最里面,旁邊的警察大叔眼睛一亮,慌忙跟著沖了進去:“讓讓,大家讓讓,不要擠,中間讓出來一個安全通道,都請讓讓!請讓讓!”

  好不容易來到了前面,讓幾名警察和保安拽出來了幾根紅色的絲帶,隔出來一個勉強看得過去的安全通道,警察大叔抹了一把汗,感激地和秦川握了握手:“謝謝你啊,師父。”

  我……我不是師父……

  秦川窘得要死。

  谷小白這會兒,正站在食堂中央前部的舞臺上。

  上次看了“非白即黑”樂隊在食堂的演出之后,胡春軍回來就給谷小白也弄了一個舞臺。

  舞臺不高,租來的設備也挺簡單的,但是讓谷小白鶴立雞群,一眼就能看到全場,也讓全場的人都能看到谷小白。

  這會兒谷小白也看到了秦川進來,開心地一揮手:“師父!”

  秦川差點就一句“悟空”接了過去。

  大家亂糟糟地喊:“師父好!”

  又弄了一個大紅臉。

  “師父,我學會整首《秦川情》了!”谷小白又道。

  秦川不知道該說啥。

  這位天才,請您收斂一下,顧慮一下咱們的感情和小心臟好嗎?

  “其實,今天是我的告別演出,把這首曲子吹給大家之后,我以后就不會再演出了。”谷小白又道。

  “什么?”這句話,簡直是石破天驚。

  粉絲們頓時喧嘩了起來。

  角落里,幾名坐著的老爺子老太太,一個個捂著胸口,差點心臟病都犯了。

  警察大叔摸著腰后的手銬,有一種現在就把谷小白銬回去的沖動。

  這孩子,能不能不要亂說話!造謠是要犯法的知道嗎?

  看著混亂起來的人群,谷小白眼睛一瞇,雙手抬起,將那竹笛橫在唇邊,稍稍后退了一步,讓竹笛的高頻都被動圈麥收入其中,然后一個長音。

  “嗚——”

  谷小白已經不是第一次吹這首《秦川情》了。

  除了上一次在拍攝視頻的時候吹了半首之外,谷小白在實驗樓里練過很多遍。

  學習累了吹上一曲,解乏提神。

  實驗樓里門禁森嚴,隔音又好,練起來完全不怕打擾到別人。

  上一次,谷小白吹這《秦川情》的時候,可以說是在模仿秦川。

  畢竟他的這《秦川情》,是跟秦川學的。

  但是現在谷小白吹出來的時候,感覺卻完全不同了。

  嗚一聲,氣帶肅殺,像是一聲號角聲,從遠方傳來。

  這聲音響起來之后,混亂的食堂里,頓時一靜。

  殺氣!

  下一秒。

  “嗚哩哩↗嗚哩哩↗嗚哩哩↗嗚哩哩↗……”

  上行的快速笛音,像是奔跑的馬蹄聲。

  越來越響,越來越近。

  戰場之上,風鳴馬嘶,刀光劍影。

  對壘雙方,一方節節敗退,已經快要潰不成軍。

  突然此時,密集的馬蹄聲傳來,一員大將從中沖出,他左手一桿大旗,上方寫著巨大的“帥”字,迎風招展,獵獵作響,宛若那顫動的指顫音。右手一桿長槍,一槍挑出,將一名敵方大將挑落戰馬,手中一桿大旗插在地上。

  又是一員大將沖出,也是左手一桿大旗,右手一把長槍,連殺數人,又是一桿大旗,插在了陣地后方。

  大大的一個“白”字。

  “小白大將軍到!”

  “小白大將軍到!”

  左右偏將同聲大喝,響徹戰場。

  戰場上,掙扎廝殺的將士面對歡呼起來,突然之間,士氣大振。

  “小白大將軍到了!”

  “我們有救了!”

  小白大將軍從遠方殺來,他沖過了己方的戰陣,一路毫不停留地沖了上去,背后的披風,在空中獵獵作響。

  一騎白馬,一身玉甲,一頂紅纓,一槍無敵!

  他的手下,無一人是一合之敵,管你是大兵還是老將,一槍挑下!

  一人對萬軍!

  小白大將軍,他開掛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