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3章:被天才碾壓的快感

  秦川瞪大眼,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秦川當初用兩年的時間,就從初學直接到了十級,到了東原大學之后,更是直接加入了民樂團,對此其實一直頗為驕傲的,覺得自己學笛子速度非常快,有天賦。

  但這是怎么回事?

  剛才谷小白,連笛子都不會拿好不好!

  難道剛才是裝的?那這演技也太好了吧。

  “你看你看,小白會吹笛子了哎!”靜姐使勁錘著秦川的胸膛,秦川滿嘴的苦澀。

  就跟連苦膽,都被靜姐錘出來了似的。

  然后秦川就聽到谷小白又開始對著吹孔吐口水了。

  這家伙怎么又回去了?

  等等,不是!

  谷小白這是在嘗試吐音!

  所謂吐音,就是每一個音,都是吐出來的,而不是連續吹出來的,有單吐、雙吐、三吐等技法。

  嘗試了幾次之后,谷小白似乎又喚醒了肢體的記憶,然后秦川就聽到:

  “嗚——嗚哩哩↗嗚哩哩↗嗚哩哩↗嗚哩哩↗……”

  逐漸上行,越來越快的三吐音,從谷小白手中的長笛中傳了出來。

  吹了一遍,谷小白似乎不滿意,他又盯著手機看了一會兒,這一次,更熟悉的調子響起來:

  “嗚——嗚哩哩↗嗚哩哩↗嗚哩哩↗嗚哩哩↗……”

  而且,用的還是秦川剛才的e調指法!

  c調轉e調,若是在五線譜上,因為半音和音程的關系,是需要四個#的,若是放在只有六個開孔的笛子上,意味著一大半的音需要用半開的指法來吹半音,谷小白連這個都會了?

  “咔嚓!”一聲,秦川的下巴砸在地上了。

  “這曲子真好聽,秦學長,請問這首曲子叫什么?”谷小白問道。

  “這首曲子……叫《秦川情》。”秦川道。(注)

  《秦川情》是一首取材自秦腔的笛曲,由曾永清大師完成與1992年,里面運用了許多秦腔的“哭音”,極具感染力。因為名字的原因,秦川對這首笛曲格外鐘情,曾經苦練了很久,不但用它追到了靜學姐,現在正是在編排一場和學校民樂隊同演的《秦川情》協奏曲,打算做一次匯報演出。

  但這絕對不是一首容易的曲子,用大眾比較容易接受的分類來說,《秦川情》是貨真價實的十級曲目,只有業余十級,才能較為流暢地吹下來,至于登臺演出……

  還是算了吧。

  畢竟業余十級,也只是業余而已。

  但谷小白,他只聽了一次啊!

  被谷小白一分鐘走完了兩年路的秦川,感受到了被天才碾壓的絕望。

  就在此時,他的手一暖,靜學姐已經把自己的小手,塞進了他的大手里,似乎也將勇氣塞了進來。

  秦川轉頭看看靜學姐,又看看小白,眼神終于堅定了起來。

  他不想自己的人生就此蹉跎,他不想讓這個女孩離他而去,他更不想這個女孩跟他受苦,他不想把握不住自己的人生。

  他深吸一口氣,問道:“小白同學,您的那個公式,我可以用嗎?”

  “可以啊。”

  “我是說,如果我自己制笛子……”

  “沒問題。”

  “如果拿出去賣呢……”秦川的聲音弱了一些。

  “當然可以。”

  聽到谷小白答應的那么簡單,秦川覺得谷小白不了解情況:“我是說,我如果拿這公式賺錢……你可以授權給我嗎?”

  “科學無國界,技術才有。”谷小白笑了,“我這只是一個公式啊,鉆孔的技術是你自己的,而且我也是從別人的研究里推導出來的,不用我授權。”

  谷小白說完,轉身,從身邊的一大堆笛子里面,揀出來了7根,遞給了秦川。

  “?????”秦川接過來,一臉茫然。

  “多謝學長,幫我做笛子!”谷小白抱著剩下的笛子轉身跑了,“靜學姐再見,我先走了!”

  實驗成功,谷小白愉快得像是一只偷到了竹筍的大熊貓似的。

  “小白,待會我去看你演出啊!”靜學姐揮手。

  “謝謝學姐!”谷小白遠遠揮手。

  秦川茫然盯著谷小白的背影,然后又低下了頭。

  在他的手中,是從大a調到g調,一共七根笛子。

  樸實無華,沒有纏絲,也沒有鑲口,但這也并不能改變它們是上好笛子的事實。

  這個禮……可太重了啊。

  谷小白又回到了竹園,找到了老爺子,又過了小半個小時,谷小白出來時,手中只剩下了一根c調大笛,上面纏上了晶瑩剔透的魚線。

  “小白,晚點再過來一趟,我給你用牛角做個鑲口,這些也先放我這里,回頭我弄好了再給你。”

  “謝謝李老師!”谷小白急匆匆走了,“我去上課去了,李老師再見!”

  老爺子在后面笑瞇瞇地對谷小白揮手,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竹林外,這才轉身回去。

  “好孩子,好孩子啊……”

  谷小白一路狂奔,拎著一根c調大笛子沖進了教室,宛如拎著一根木棒要去打劫的強盜。

  這節課是《光學》,也是谷小白尚未攻破的兩個關卡之一。

  光學老師掐著表站在門口,看到谷小白就哈哈笑了起來:“小白,你遲到了!”

  “只是五秒鐘……”谷小白黑著臉,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這說明我可以扣你課堂分了……”光學老師看到谷小白面色又是一黑,手里粗又長的c調笛子揚起來……

  “你先把笛子放下!”光學老師后退一步,擺出防御姿勢,“物理系的尊嚴,由我來守護!”

  光學老師比費曼物理學的老師還要年輕很多,目前還是一個講師,很是和學生打成一片,經常和同學們一起,從谷小白這里蹭吃蹭喝蹭奶茶啥的,課堂上不能吃東西的規矩,早就已經形同虛設,幾天時間,眼瞅著胖了一圈。

  谷小白瞥了他一眼:“老師,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好嗎?”

  “那好,我就堂堂正正地打敗你。”光學老師一臉嚴肅和神圣,“如果你這次能考滿分,我就不扣你課堂分了……”

  然后光學老師嘿嘿賊笑起來:“不過,這次你不可能考滿分的,不可能!”

  “唔,費曼老師也是這么說的……”谷小白并不畏懼。

  兩個人噼里啪啦地釋放火花。

  同學們一片哀嚎:

  “不,老師,請您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我還想畢業的時候申請王子屯呢,別卡我績點啊老師!”

  “天涯何處無芳草,給條活路好不好……”

  “神仙打架,你們回天上去打好嗎?何必波及我們凡人……”

  付文耀本來怏怏地趴在角落里,此時突然又提起了精神。

  谷小白他……總不能真得每門都考滿分吧!

  也就是說,每次都認真上課的自己,還有機會……追平成績?

  拼了!

  (注:《秦川情》請參考笛子大師戴亞和浙江交響樂團的版本,秦川情戴亞兩個關鍵詞,吹奏者是個方臉大叔那個就是了……)

君不見說  寫這本書的初衷其實有兩個。

  1、哈叔每天上下班路上,以及碼字的時候都在聽歌,所以很好奇自己聽的都是什么,所以忍不住研究了一下。

  2、發現很多牛逼的東西,真的是太小眾了,沒有被人接觸到,譬如這首《秦川情》,頗合我胃口。我本來打算第一個讓小白學鋼琴來著,畢竟我也在練鋼琴嘛,但是聽了這曲子,改變了主意。

  3、音樂在歷史上的作用,也比我想象中的大和重要得多,先秦時期幾乎樂師大學問家了,不論是我國的先秦時期,還是古希臘,數學、物理早期都和音樂的研究息息相關,某種方面來說,是音樂締造了科學……向大佬遞茶。

  等等,這好像是三個理由了?

  體育老師你死的好慘,嗚嗚嗚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