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0章:犯罪當場被抓是怎樣一種體驗

  晚上九點多,機械系大三學生秦川,拎著一根c調竹笛,從民樂團的排練房里走了出來,蹲在走廊里,大口大口地喘氣。

  吹笛子吹得太多,是會引起大腦缺氧的。

  但讓秦川如此難受的,卻并不是長達一個多小時的排練,而是剛才妹妹的一個電話。

  “哥,咱媽又住院了。”

  因病致貧四個字,似乎就是秦川家的真實寫照。

  一次次住院,幾萬幾萬地丟了進去,再殷實的家底也撐不住。

  秦川使勁喘了好幾口氣,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這才拿出手機,打了出去:“爸,這次……得花多少錢。”

  “你怎么知道?唉,淼淼那個大嘴巴,又給你打電話了……你別擔心,川兒,家里還有錢。”

  家里還有錢?

  秦川咧了咧嘴,這大概是他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

  “爸,你上次說的,咱們市的那個機械廠老板,不是說我只要答應畢業之后,給他工作三年,就愿意預支我十萬塊錢工資嗎?”秦川問道。

  “不行!”電話那頭,中年人雖然疲憊,卻還是非常堅決,“川兒你是要進研究所的,最不濟也要進大公司,當大專家的,你媽絕對不會允許你為了她毀了自己一輩子,這事兒你提也別提,你媽會生氣!”

  秦川不說話。

  他也不想回去。

  但還有什么別的辦法嗎?

  東原大學是一塊金字招牌,特別是機械系,更是國內頂尖的,幾乎所有的畢業生,都聚集在最高精尖的行業。

  對許多三線城市的人來說,說不定一輩子都見不到幾個正兒八經的東原大學的畢業生。

  而那所謂機械廠的老板,要的并不是秦川這個人,而是他的那塊招牌。

  不論到哪里談生意,帶著秦川去,說一句:“這是東原大學機械系畢業的高材生。”立刻就能讓人高看一眼。

  他秦川,就是一個人形招牌。

  可若是畢業之后,在毫無技術和發展前途的小企業蹉跎三年,說不定一輩子都毀了。

  “川兒,你別胡思亂想,好好上學,好好實習,馬上你就大四了,好好復習好好考研,家里的事你不用管,你媽有我照顧呢,你不用擔心。”

  那邊,已經逼近極限的中年人,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秦川捂住臉,哭了一會兒,哭自己的無能,哭自己的自私,哭自己的懦弱。

  背后,傳來了一個聲音:“老秦,怎么了?進來繼續排練啦!”

  “哦,好。”秦川并沒有表現出來什么,只是捏著笛子的手,指節都已經發白了。

  第二天早上,天還沒怎么亮,谷小白就把自己包得像是沒臉見人一樣,悄悄來到了學校里的竹園。

  這是一片很大的竹林,就在學校西側的老樓那邊。

  里面生長著很多種類的竹子,有熊貓寶寶最喜歡的箭竹,有最適合竹編的慈竹,有斑斑點點的斑竹,還有單節特別長的苦竹,不過因為氣候的原因,并不是所有的竹子都生長的很好。

  此時正是夏季,不論長勢如何,這些竹子都青翠欲滴,粉嫩可愛,谷小白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這么多竹子可以做多少實驗啊!

  他鬼鬼祟祟地鉆進了竹林里,目光來回逡巡,像是看擺在實驗室里,等待臨幸的實驗材料似的。

  就在此時,谷小白突然被人攔住了:“這位同學,你這么早來竹林干什么!”

  谷小白茫然。

  抬頭,就看到一名身穿警服的嚴肅男子站在面前。

  等看到谷小白打扮的鬼鬼祟祟的模樣,這警察立刻嚴肅起來:“請跟我過來一趟!”

  說著,就移動到了谷小白身后,擋住了他的去路。

  那一刻,谷小白都慌了。

  啊怎么辦怎么辦,干壞事被抓了!

  等等……我不是還沒干壞事嗎?

  但我確實是打算干壞事呢!

  可我沒干壞事為啥會被警察抓到?

  谷小白被身后那人押著,到了竹林深處,就看到一名兩鬢斑白,面色鐵青的老爺子站在那里,旁邊還有兩名警察和幾名保安,圍著三四個欲哭無淚的男女學生,他們身后有一片被破壞得狼藉的竹林。

  “警察叔叔,我們什么壞事也沒有做!”

  “對啊,為什么抓我們?”

  “我們只是來竹林里背單詞的。”

  “竹林也沒說不讓進吧……”

  站在中間的中年警察嚴肅道:“我們通過調取監控,已經基本掌握了嫌疑人的行動軌跡,鎖定了幾個宿舍區域,幾位請配合我們做一下身份核實……這位同學,你叫什么名字?哪個專業的?班級學號?住哪個宿舍?來竹林是想要干什么?”

  中年警察一個個問了過去,目光炯炯,嚴肅異常,把幾名學生全鎮住了,一個個委屈巴拉的報了信息。

  輪到谷小白的時候,警察道:“這位同學,請您把口罩取下來!”

  大家都狐疑地看著谷小白,畢竟谷小白這個打扮,分明是壞人!

  警察叔叔,是他是他就是他!

  嫌疑人很明顯了,真相只有一個!

  谷小白乖乖把口罩取了下來。

  “小白?”中年警察和旁邊的老爺子同時驚呼出聲。

  谷小白茫然。

  中年警察就知道,自己的臉又沒被記住……

  他無奈道:“小白同學你不記得了,咱們之前見過兩次面了……”

  “哦,警察叔叔您好。”非常敷衍的回答,顯然還是沒想起來。

  中年警察剛剛露出了眉開眼笑的表情,就看到旁邊幾名幽怨的學生在看著他。

  “咳咳,小白,我們還需要核實一下信息,請您配合一下。”中年警察趕快回復了嚴肅臉,“你來竹林是想要干什么?”

  “我……”純潔正直乖巧天真的谷小白糾結了好幾秒鐘,要不要撒謊。

  終于還是決定做一個正直的人:“我……想要來偷……不對,我想要來找一截竹子。”

  “為什么?”中年警察嚴肅臉。

  “我推導出來了一個笛子音孔的頻率公式,想要驗證一下……”

  “這樣啊……”中年警察沒想到會聽到這個答案。

  “好孩子啊……”旁邊,老爺子一臉的笑容,“誠實,聰明,有求知之心,而且知道來找我要竹子,不過做笛子,可不能用這種,來來來,我有很多不錯的材料,想要啥樣的我給你挑……”

  老爺子一臉慈祥地把谷小白拽走了。

  旁邊,幾個同樣被抓的同學一臉哀怨:“警察叔叔,我們可以走了嗎……”

  “不行,還沒調查完呢!”中年警察一臉秉公執法。

  幾個同學淚流滿面,這個世界真不公平……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