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8章:學一門樂器

  “小白,你的樂理學的怎么樣了?”晚上,實驗室里,又來蹭儀器的趙興盛問在實驗室里自習的谷小白。

  “校園歌手大賽”初賽入圍,加上《費曼物理學》的滿分,讓谷小白在“校園百子”上的積分,已經達到了92分,暫列物理系的第一乃至大一第一,全校第四。

  不過,這并沒有讓谷小白停下腳步,反而讓他更加刻苦。

  從下午開始,他就在準備下一門的《光學》考試了,本來刷題刷得正開心,聞言抬起頭來,道:“老師您送我的那本書我已經看完了。”

  “看完了?”趙興盛一愣。

  怎么就……看完了?

  他本以為,谷小白應該忙著復習和演出,沒時間看才對。

  而且,翻一遍是看完,從頭到尾全理解了,記住了也算是看完,看完是個怎么個概念?

  “能看懂?五度圈、音程計算、基本的和弦這些你都懂了?”

  “這些都看懂了。”

  “嗯,光看懂的話,還只是入門,這些樂理需要活學活用,是要記在腦子里的。”

  “嗯,都記住了。”谷小白道,“不過是一些基本的記憶和計算問題。”

  記憶和數學,對谷小白來說,都不是問題。

  完美的記憶宮殿,以及新加入的波動記憶,讓谷小白的記憶力近乎變態。

  這倒是讓谷小白很吝嗇使用,防止把自己的大腦塞滿了。

  看著自信滿滿的谷小白,趙興盛突然意識到,如果谷小白沒把那本樂理書看完的話,昨天晚上的演出,不可能改得那么完美自然。

  隨后,趙興盛就回憶起,自己被基本的樂理虐得死去活來的那段日子……

  “雖然懂了,但還有些東西,我不理解。”谷小白又道。

  懂了但是不理解,他這句話說得有點別扭,但是趙興盛聽懂了。

  “譬如說調性,我還是不明白,為什么一定要有調性。”

  “呃……”趙興盛有點無奈。

  音樂人對“為什么”的要求,和物理學家對“為什么”的要求,是不同的。

  對很多音樂人來說,可以把樂理當作一個“黑盒”,一邊輸入一邊輸出即可。

  但是對物理學家,恐怕得刨根問底弄明白才行。

  “有些東西,你接觸多了,就明白了……”趙興盛汗顏。

  解釋不通啊。

  他趕快轉移話題,道:“明天的攝制,你想好怎么辦了嗎?”

  “沒有……實在不行的話,只能唱一下了。”谷小白摸著自己的喉嚨。

  還有點腫痛。

  “其實,如果不是時間來不及的話,我真希望你能學一門樂器。”趙興盛道,“嗓子不行了,可以用樂器來湊嘛,反正都是表演。日常演出時,也可以豐富表演形式。”

  就在此時,手機上彈出一個對話框。

  “大音樂家分支課程‘樂器演奏’解鎖,請宿主學習一門旋律樂器。”

  系統靜靜地靜靜地等待著谷小白的反應。

  從昨天開始,系統就懷疑谷小白已經掌握了“時間加速學習法”,今天谷小白在考試時的表現,更是讓系統警鐘長鳴。

  如果系統從小白的身上學到了什么的話,那就是萬事一定要小心求證。

  谷小白瞥了一眼新的分支課程,沒有任何反應。

  系統若是有心臟的話,這會兒恐怕已經糾結成一團了。

  為啥人家的系統都可以予取予奪,自己卻要隨時擔心下崗?

  就因為自己選擇的宿主太強了嗎?這不公平!

  趙興盛看谷小白不置可否,又道:“小白,你的音域天生就比別人高得多,應該向高音方面發展,不過……如果你想要嘗試唱低音的話,可以加強一下氣息練習。”

  對唱歌來說,氣息、發聲、共鳴,三者都是基礎中的基礎,缺一不可。

  系統目前只對谷小白進行了“初級發聲技巧”被動訓練和“音域上限8”的被動訓練。

  現在的流行樂壇,真的是稂莠不齊,什么人都敢開口唱歌。僅僅一個初級發聲技巧,加上谷小白的超高音域,已經足以hold住大部分的流行歌曲,以及秒殺一大半的所謂專業歌手了。

  說不客氣的話,已經可以吃一輩子了。

  低音,并不是谷小白的長處,但是一名有追求的歌手,總有需要唱低音的時候,谷小白如果想要繼續唱歌的話,總要練一練低音的。

  現在的谷小白,高音的音色又亮又飽滿,低音和高音一比,就顯得干澀單薄,差得多了。

  偶爾唱一次還可以,多了就露怯。

  “譬如,你可以加強身體的鍛煉,增強肺活量,再學習一下氣息控制的技巧。”趙興盛道。

  雖然他最喜歡的,還是谷小白那石破天驚的高音,但是一個偏科的歌手,畢竟是有局限性的。

  更寬廣的音域,代表著更多的可能。

  趙興盛是希望聽到谷小白唱各種各樣的歌的。

  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希望谷小白能站在最頂級的舞臺上,領取諾貝爾……不對,面對億萬的觀眾。

  “唔……”谷小白沉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此時,系統又發出來了一個學習任務:

  “大音樂家分支課程‘聲樂技巧’解鎖新課程:氣息訓練,掌握基本氣息控制技巧,增強氣息穩定性。”

  今天一天,趙助教已經觸發了兩個分支課程了。

  系統能夠通過被動訓練的方式,協調人類身體的神經反射,甚至協調不易控制的迷走神經。

  但是有些身體上的局限性,是改變不了的。

  譬如肺活量,全身的肌肉量,這些都需要宿主自己的訓練。

  但一次發出來兩個任務,卻是因為系統很想知道,谷小白現在到底是怎么個狀態。

  系統覺得自己簡直是擔心被兒女掃地出門的窮困老母親一樣悲哀。

  但長痛不如短痛……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又能怎么樣呢?

  谷小白并沒有像之前那樣各種抗拒學音樂,他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氣息”和“旋律樂器”,然后看了一會兒搜索結果,抬頭問趙興盛道:“老師,我學笛子怎么樣?”

  系統震驚,等等,谷小白竟然接受了后續的課程?

  難道之前自己是多慮了?

  等等,不對啊,谷小白竟然沒有討價還價……

  是已經愛上了音樂,還是有別的陰謀?

  “笛子?”趙興盛其實本來是打算推薦谷小白學習樂器之王,鋼琴的。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谷小白的想法,因為是依靠吹孔送氣,笛子大概是最考驗氣息的樂器之一。

  一箭雙雕,物理學家最喜歡用一個方法,解決兩個、三個乃至無數個問題。

  “笛子……是個好辦法,不過你得買一根好笛子……”趙興盛開始回憶附近的樂器店了,一根好笛子,其實是價格不菲的。

  “唔……我覺得我可以自己做。”谷小白又拿手機搜了搜,道。

  “啊?”這下連趙興盛都愣住了。

  自己做笛子?

  笛子,可不是隨便鉆幾個孔就可以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