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7章:小白沒有變,只是更強了

  付文耀復習到了凌晨三點,才迷迷糊糊睡著了。

  想要憑借唱歌拼過谷小白,是不可能的了,這輩子估計都不可能的了……

  但是我還可以認真學習!

  谷小白從小到大都專注于學習,突然開始唱歌,一定會打亂他的生活節奏。

  過于專注的人,是不懂得如何合理分配自己的時間的,這其實是一種很強的技能!

  但從小就愛好廣泛,而且很多方面都能做的特別好的付文耀,卻非常擅長這點。

  “趁你病要你命!一個人的長處,同時也是他的弱點!”付文耀決定,要在谷小白最擅長的方面打敗他!

  對一名大學生來說,什么是最重要的?當然是成績!

  對“校園百子”計劃來說,最重要的,也肯定是成績!

  復習了半個晚上,早上起來,付文耀出去跑了兩圈,然后喝了一杯濃縮咖啡,高喊了三聲:“我要拿滿分!我要拿滿分!我要拿滿分!”然后精神百倍地準備上考場。

  《費曼物理學》是東原大學物理系大一新生必修的基礎物理課,這本書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物理學教材之一,是根據大物理學家費曼19611963年為本科生講基礎物理的講義整理出來的,也是谷小白最喜歡的課程之一,里面充分展現了費曼的觀點:“一切都是物理,物理就是一切。”

  這也是谷小白的世界觀。

  在考場里坐好,教費曼物理學的教授就笑瞇瞇地背著手走了進來,道:“在發考卷之前呢,我先講兩句。”

  大家都抬頭看著他。

  “我聽說,今年又有人打算挑戰一下不可能。”教授四十多歲,半禿,個矮,微胖,是個丟人堆里絕對沒人看一眼的中年人,笑起來像是彌勒佛似的,很是和善。

  “沒辦法,既然有人挑戰,那老師就只能應戰了,這是咱們物理系的優良傳統。”教授咧開嘴,笑得很雞賊,“所以這次的試卷嘛……大概比平日里要難一點點。”

  “啊?!!!!”考場里一片哀嚎。

  “放心吧,該給的分,老師還會給的,只要你上課好好學習,平日里認真完成作業,老師絕對會給你一個滿意的分數,不過……有幾道題嘛,可能會稍微難那么一點點……”

  教授伸出食指,捏住了指尖:“只難這么一點點。”

  然后他笑著掃視全場,道:“我看好你們哦,勇敢的年輕人!”

  說完,發卷。

  考卷發下來之后,所有人都先翻了一遍,看到最后幾道題的時候,眼睛都直了。

  “我去,這叫難一點點!這差不多難出來了一個珠穆朗瑪峰了吧!”

  “老師,我們什么仇什么怨!為什么你要對我們趕盡殺絕!”

  “老師,從現在開始,別想再讓我帶你開黑!”

  教授笑瞇瞇地掃視左右,問:“小白同學,你怎么看?”

  “唔……”谷小白兩只眼睛像是掃描儀一樣掃視試卷,就算是看到了最后幾道題,也是面不改色。

  沒有從谷小白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教授又笑瞇瞇地看向了旁邊的付文耀:“耀哥兒?”

  “老師,別逼我暴起傷人!”付文耀覺得,自己昨天晚上的復習……全特么喂了狗!

  早知道還不如睡一覺呢!

  “啊哈哈哈哈哈”教授終于開心了,笑出了經典反派樣兒。

  就在此時,谷小白抬頭道:“老師。”

  “嗯?”教授覺得谷小白終于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小白同學有何高見?”

  “我睡一小會,麻煩請15分鐘后叫我。”

  “我不是鬧鐘!”教授抓狂。

  而且,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睡覺!

  谷小白對教授露出了招牌式的乖巧笑容,六顆牙齒閃閃發亮。

  教授默默抬頭看表,眼淚都快被谷小白的笑容閃出來了。

  谷小白把試卷小心地放在一邊,然后趴在桌子上,很快就打起了小呼嚕,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小白難道放棄了?”

  “不會吧,這么難的題,還要睡覺……”

  “昨天晚上小白干啥了?這么困?”

  旁邊,付文耀本來已經進入生無可戀模式,但此時看到谷小白竟然趴桌子上睡著了,覺得自己的人生又有了希望。

  我……唱歌不如小白,但是我考試一定能考過!

  付文耀深吸一口氣,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面前的試卷上。

  這是一場戰爭!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

  這世界上,沒有人能打敗我!

  我,付文耀,必勝!

  教授在教室里來回轉悠著,目光不由自主地都落在谷小白的身上。

  這小子怎么睡得比豬還香。

  快十五分鐘了吧……怎么才過了五分鐘?

  是不是該提前叫醒他?畢竟本來就很難了,再少了十五分鐘,恐怕就答不完了。

  掛在墻上的鐘表,滴滴答答走著,慢的讓人心焦。

  等到十五分鐘一到,教授立刻就把谷小白戳醒了:“醒醒!小白,快醒醒!”

  再不起來,天都快黑了!

  谷小白抬頭看看表,和他趴下去的時候,正好十五分鐘,連一秒鐘都不差。

  物理學家的時間觀念,毋庸置疑,值得信賴。

  然后谷小白鋪開試卷,又掃了一遍題目,提筆就寫。

  刷刷刷刷刷……

  沒有一絲停頓,沒有一絲的疑惑,甚至連一個標點都沒有涂改。

  教授也不走,就在旁邊站著看著。

  對了。

  這個也對了。

  這個還對了。

  這個也是對的。

  這個竟然也對了。

  這個……這個竟然也特么能做對!

  這個總不能……臥槽!竟然也做出來了!

  教授在教室里爆了粗口。

  所有的同學都幽怨地看著他,老師我們在考試呢,你在那邊爆粗真的好嗎?

  這個時候,想要爆粗的是我們才對吧。

  又是十五分鐘之后,谷小白檢查了一遍,抬頭:“老師,可以交卷嗎?”

  “哦,好……”教授把谷小白的試卷接了過來。

  目送谷小白走出了教室,教授把試卷翻來覆去又看了一遍,嘆息著搖搖頭。

  “老師?”滿考場的學生都在探究地看著他。

  “滿分。”教授道。

  付文耀的眼睛暗了下去。

  交卷的時候,最后兩道題才解出來半道的付文耀,死死拽著試卷不想撒手。

  教授:“耀哥兒啊,你就撒手吧,這個物理系,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試卷收完,所有人一邊討論著谷小白,一邊抱怨著題目,旁邊一名同學問付文耀:

  “耀哥,是回寢室還是去排練?”

  “我……我去排練……”付文耀悲憤莫名。

  我……我還是回去唱歌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