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9章:中國好觀眾

  這樂隊的演出,如果是在外行人的耳中,頂多會覺得有點嘈雜,有點毛刺,不那么精致。

  但是搖滾嘛,而且這明顯還是金屬搖滾,嘈雜點,毛刺點,不是正常的嗎?

  但是在谷小白那神一般的絕對音高面前,各種缺點頓時纖毫畢現。

  可即便是谷小白這么挑剔的耳朵,也聽不出來明哥的演奏之中,有什么明顯的瑕疵。

  混亂的演出現場,就像是一朵橫沖直撞的大浪。

  而他,就像是中流砥柱,不論樂隊的其他人,亂成了什么樣子,我自巍然不動,不論是節奏還是旋律,都穩得一筆。

  而正是因為有他在旁邊帶著,這樂隊的合練,才沒有亂成一團,而是你推我拉,你追我趕地向前走著。

  漸漸地,竟然有了一點意思了。

  付文耀的氣息穩了,聲音也穩了。

  鼓手的節奏也沒那么大漂移了。

  貝斯手的節奏也跟上了。

  節奏吉他手的錯音也少了。

  鍵盤手的旋律,也能跟上了。

  谷小白又找出來了幾個錯誤,到了13/20。

  如果按照原來的題目難度,自然已經完成了,但是增加了難度之后,谷小白等于沒完成作業。

  什么?你說我沒完成作業?

  我谷小白怎么可能完不成作業!

  似乎知道谷小白的想法,在13/20下方,又彈出來了一行字:“作業未完成的懲罰,留堂1小時!”

  此時此刻,系統已經在底層桀桀桀桀桀桀地笑了起來,像是一個打不死的萬年老反派似的。

  小白啊小白,你沒想到我有這招吧!

  留堂?讓我谷小白留堂?

  谷小白所有的潛力都被逼了出來。

  他的大腦在高速運轉,兩只耳朵都在抖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舞臺上,不論是喧囂的人群,還是躁動的電聲,都沒能干擾他分毫。

  他的注意力,再一次擴大。

  不再局限在樂隊的某個樂手身上,而是擴大到了整首歌,整個舞臺。

  那本《認識樂理》,他已經快看完了,此時,在他的腦海里,《認識樂理》嘩嘩嘩地翻著,一波波的知識涌了出來。

  再加上他本身的領悟力,許多之前沒有注意到的東西,又開始慢慢被注意到了。

  “節奏好像有點僵硬。”谷小白道。

  谷小白并不了解金屬搖滾,其實這種感覺,是因為riff乏味,riff對金屬搖滾來說,可以說是靈魂,它是一段不斷重復的即興節奏,當然也可能不是即興的,而是像現在這樣編好的,但它貫穿始終,不斷重復,就像是一根貫穿整首歌的龍骨,決定了整首歌的基調;又像是鋪在畫布上的底色,影響了整幅畫的色調;節奏吉他手的演奏技巧不佳,踩在拍子上,就已經很難了,不能要求更多。但這種拙劣的技巧,就像是大塊大塊的色塊,糊在了畫布上,自然感覺僵硬。

  當目光放到了整體之后,反而更多的疏漏之處,就展現了出來。

  “各樂器的織體之間,彼此支撐的并不好,付文耀想要追求高音,整個樂隊的低音卻不穩……還是鼓和貝斯的原因……”

  就像是當初大嗓門的老洪,穩重的低音,給谷小白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一樣,讓谷小白的高音更顯得動人而穩固。

  “而且,付文耀的人聲太小了,有點被喧賓奪主的感覺……”

  谷小白也不知道,這是因為付文耀的聲音缺少共鳴,完全蓋不住樂器和伴奏,唱現場,向來是流行歌手的弱項。

  更何況是業余歌手。

  若不是有人發明了麥克風,沒有共鳴的流行歌手都沒辦法站上舞臺。

  古代茶樓里唱曲兒說書的,如果不能讓茶樓最角落的座位也能聽得清清楚楚,那恐怕會被茶樓伙計直接亂棍打出去。

  更別提街頭賣唱的了。

  很多人稱贊一名歌手的唱功好,通常會稱呼他們為“行走的cd”,意思是現場和cd一樣好。

  但事實上,真正牛叉的歌手,現場比錄音棚里,能high出來一個數量級!

  就在此時,付文耀唱完了前兩段,唱到了“她是我的心上人,還沒把手牽”的時候,拿出了自己的原聲吉他,來了一段solo。

  不知道是收音效果不好,還是別的原因,吉他的聲音也有點弱。

  隨后,明哥也加入了進來。

  明哥的電吉他和付文耀的原聲吉他,來了一段編排的還不錯的穿插solo,兩種不同吉他的音色彼此穿插,彼此呼應,像是一對少年少女,在湖邊隔著湖泊彼此相望,彼此對話,你來我往,戀戀不舍。

  明哥那高亢的電吉他,就是熱情的少年。

  付文耀的原聲吉他,就是溫婉的少女。

  不過這種穿插,讓兩個人之間的技巧差距,高下立判。

  明哥的吉他,是一個身高一米八五,敢在朋友圈里自稱東原大學吳彥祖的帥哥。而這位少女,大概只敢自稱“306寢室第一美女”還要怕被打。

  一段solo之后,全場收聲,安靜一秒,付文耀唱:“原諒我未還……”

  聲音高亢而緊繃,顯然已經到了付文耀的高音極限。

  然后音樂又起,吉他手、鼓手、貝斯手們,都湊到了自己面前的麥克風上,開始唱和聲,低沉的“原諒我未還”,又開始在食堂里回蕩了起來。

  “唔,明哥唱的音色很一般嘛。”谷小白看著那個吉他手,為自己終于從明哥的身上,找到了一個缺點而開心。

  其實并不是明哥沒有缺點,只是現在的谷小白,在吉他方面的水平還達不到可以給明哥挑刺的地步。

  但回到唱歌這方面,谷小白就有自信了,隨隨便便就能說出來許多缺點來。

  畢竟,不會唱和聲的吉他手,不是好吉他手!

  低沉的和聲結束之后,臺上的樂隊全體,擺了個酷炫姿勢,“嗡……”的低沉音浪在食堂里回蕩。

  “21/20!”屏幕上,安靜地顯示著這一組數字。

  系統不說話,只想靜靜。

  而那位本應該是谷小白對手的人……

  谷小白開心地鼓掌,大喝:“好!”

  表演的真好,我不用留堂了!

  粉絲們熱烈鼓掌。

  小白都鼓掌了,跟著鼓掌準沒錯!

  付文耀感動得熱淚盈眶。

  觀眾們好熱情!嗚嗚嗚嗚,好感動!

  會不會要求返場,大喊安可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