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9章:別人家的校歌(又有地震了,大家還好嗎?)

  谷小白也覺得自己的眼睛濕濕的,他想要笑一笑,唱歌把自己唱哭了這是怎么回事啊。

  但是他又笑不出來。

  他緩慢地唱出了最后一句歌詞:

  “原諒我未還……”

  “未還……未還……”男女聲部重復。

  然后谷小白又重復了一遍,這一遍是上一句的下行模進,語調更加幽遠哀婉。

  “原諒我未還……”

  男女聲部不斷重復著:“原諒……原諒……未還……未還……”

  《東山謠》的這三段歌詞,每一段都有一個小題目。

  第一段叫《危亡》,第二段叫《勸學》,最后一段,則叫《未還》。

  第一段家仇國恨慷慨激昂,第二段勸人好學情真豁達,但第三段,在歷史上許多時間,都有許多的爭議。

  不止一次,有人要求刪掉第三段歌詞。

  說第三段講的是小情小愛,這不是靡靡之音嗎?

  但正如每一次提議換校歌一樣,都被否決了。

  曾經在某個年代,這段歌詞被臨時去掉了,但在三十年前,就又重新被加了回來。

  但正是這一段,是最打動人的。

  家仇國恨之下,勇擔重任,慷慨赴死的少年同學,終究沒有回來。

  佇立在湖邊的少女啊,那個我還沒牽過手的心上人啊,她是否還在那里佇立著?

  她是否后悔過,她又是否驕傲過?

  她又是否原諒了我?

  可即便是這樣,我們依然會慷慨赴死,依然會勇挑重擔。

  因為,我們是東原人啊!

  因為,這就是流淌在我們東原大學人血液里的東西啊!

  食堂里的同學們,還有老教授們,甚至食堂打飯的大師傅們,都情不自禁地加入了進來,不斷地重復著最后一句:“原諒我未還……原諒我未還……”

  每個人的臉上都亮晶晶的。

  許久之后,歌聲才停下來,大家都安靜地坐著,看著谷小白,吸著鼻子。

  “我要好好學習!”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句,“我再也不玩游戲了!什么農藥什么吃雞,刪掉,刪掉!”

  “轟……”食堂里哄然大笑。

  大家含著淚,笑著,哭著,又笑著。

  “我要去找我喜歡的姑娘表白,我不想到死都沒牽過她的手!”又有人大喊。

  “哈哈哈哈哈……”大家這次真笑了起來。

  “吃飯吃飯!吃完飯去上課,好好學習!”

  “對,吃飯,我要多吃一碗!”

  “哈哈哈哈……”

  “小白,來吃飯,來,坐我們這邊!”

  大家爭著搶著,要讓谷小白坐在自己身邊吃飯。

  食堂里又充滿了歡聲笑語。

  食堂門口,陳老教授抹著眼淚,道:“多好的孩子們啊,多好啊,為了他們,我們做什么都值了,值了啊!”

  “是啊,都是好孩子,好孩子。”吳校長也點頭。

  “誰知道剛才唱歌的那個孩子,叫什么名字?”陳老教授問道,“唱的真好啊……”

  說到谷小白,胡春軍終于接上話了,他悄悄抹了抹眼角,擦去從不輕彈的淚水,整了整情緒,道:“唱歌的孩子是谷小白,據說是大一學生,這兩天我們食堂大師傅都在討論他呢。”

  說著,胡春軍把谷小白參加初選一鳴驚人,引來眾多女生堵門投食的事,當作趣聞說了出來,又感慨道:“我聽食堂窗口的大師傅說,谷小白已經兩天沒來食堂吃飯了,估計是不勝其煩了……”

  旁邊又有一名老師湊了過來,道:“院長,陳教授,谷小白還是‘校園百子’計劃的候選人,目前在物理系排第二,僅次于一位大三的學生。”

  “還是候選人?”吳校長的眼睛亮了。

  能進入候選就已經很強了,而大一就進入候選,這可不不得了啊。

  校園百子計劃,就是吳校長拼盡全力推進的,他當然對校園百子計劃最上心了。

  相比之下,唱歌反而是小道了。

  陳老教授看著遠處,正和同學說說笑笑,一起吃飯的谷小白,笑容變得格外慈祥。

  “學習又好,唱歌又好,人也長的精神,這孩子真是討人喜歡啊……”

  “是啊是啊。”其他幾個老教授,都露出了老爺爺老奶奶的慈祥笑容。

  “不過,總不能讓人家因為太過優秀就影響生活和學習啊,總是被騷擾可還怎么學習?耽誤了學習可不好。”

  “沒錯。”吳校長也狠狠地點頭,校園百子計劃,是為了培養出來真正的大師,而谷小白這樣的人,很明顯更容易成為大師。

  他可不允許任何人,破壞他的計劃。

  “咱們回去研究研究?”陳老教授又建議。

  “研究研究。”

  一群人站起身來,胡春軍慌忙道:“校長,咱們到二樓看看吧,試試食堂的飯菜……”

  他專門在二樓準備了一桌豐富的午宴,而且,二樓連墻角的磚縫里,都被他派人清理了。

  “那就簡單看看吧。”吳校長擺擺手,道:“我們下午還有會,不過……小胡,干得不錯。”

  吳校長拍了拍胡春軍的肩膀,胡春軍就覺得自己就像是吃了人參果似的,全身上下,沒有一個毛孔不通泰,整個人都飄飄然了起來。

  接下來的檢查,在心情好的時候,自然不會再怎么挑毛病,胡春軍的工作也確實做得到位。

  轉了一圈,收獲了許多夸獎,胡春軍整個人都快化了。

  “走了,回去!”十多分鐘后,陳老教授意氣風發地一回頭,“為了這些可愛的年輕人,我也要再奮斗十年!”

  學校的領導們,匆匆來,匆匆去,許多人甚至不知道他們來過。

  而這次“校歌”事件,卻還只是剛剛開始。

  從谷小白站出來唱歌時,就有人打開了手機,把全程都錄了進去。

  這會兒,無數的視頻,開始在網絡上傳播。

  而網友們的評論,更是熱烈。

  “看,人家的校歌!”

  “我已經聽哭了。”

  “單曲循環第17遍。”

  “我已經25遍了!”

  “為什么人家的校歌唱起來可以這么熱血沸騰,而我們的校歌,就只是讓人想要睡覺!”

  “這是什么學校的校歌?求歌名!求校名!”

  “身在這樣的學校,一定很幸福很驕傲吧!”

  當然,許多人還在評論谷小白。

  “領唱的小哥哥唱歌好好聽,人長的也好帥!求交友!”

  “我想要為這個小哥哥生猴子!”

  慢慢的,這個視頻,又進入了限流的名單。但眨眼之間,又被解除了。

  “仇總,這里又有一個視頻要上熱搜了!”微博后臺,工作人員又報警了,“要踢下來嗎?”

  仇總仔細地看了一遍視頻,想了想,道:“算了……現在不是要弘揚正能量嘛……”

  “別人家的校歌”悄悄進入了熱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