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8章:東山謠

  若是沒有聽過東原大學校歌的人,聽第一句,絕對想不到這是一首校歌。

  東原大學是一座擁有百年歷史的大學,它的校歌叫做《東山謠》,誕生在那個炮火連天的歲月。

  在戰火之下,東原大學的師生們,歷次搬遷,為了躲避戰火,薪火相傳。

  但也有數不盡的東原大學的師生,用自己的胸膛和熱血,保護了學校,保護了同學,也保護了文化與根源。

  它的歌詞全文如下:

  高山之東,炮火燎原。

  民族危亡國有難,

  父母困苦弟饑寒,

  重任在我肩,

  重任在我肩。

  親愛的同學,若我離去。

  待得春雨叩寒窗,

  少年好夢莫貪戀,

  讀書正當前,

  讀書正當前。

  有一個姑娘,佇立湖邊。

  她是我的心上人,

  還不曾把手牽。

  原諒我未還,

  原諒我未還。

  《東山謠》的調子,沉痛而緩慢,在隨后的幾十年里,多次有人建議把這首歌換掉,或者改一改詞,但都被老校友們聯名駁回了。

  因為《東山謠》,唱出了無數先輩的心聲,在那個時代,一路輾轉,一路血淚,一路高歌,一路燎原!

  這段歷史,是每個新生入學之后,都要學習的第一課。

  此時此刻,當谷小白用自己高亢嘹亮,高頻泛音格外豐富的嗓音,唱出第一句的時候,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百年前的景象。

  高山之東,這片山清水秀的地方,被連天的炮火點燃的時候。

  谷小白的聲音,像是火焰一般在空中搖曳,在高空盤旋。

  第二句:“民族危亡國有難,父母困苦弟饑寒……”

  起調高亢,但接下來這兩句,曲調上是連續兩個下行模進,下降了一個五度,高亢的情緒,瞬間就又變得悲憤了起來。

  而此時此刻,食堂里的同學們,已經不由自主地加入了進去。

  男生用低了兩個八度,女生用低了一個八度的聲音,重復著歌詞。

  “國有難……國有難……弟饑寒……弟饑寒……”

  因為加入的時候,有點參差不齊,許多人唱了半句,這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部,像是卡農一樣,形成了彼此重復的對位模仿,連綿不絕,此起彼伏。

  渾厚的男聲,低沉的女聲,還有谷小白高亢的聲音,三個聲部震動著整個大廳。

  第三食堂的大廳很高,很空曠,人群散布在其中,聲音在天花板上散射,又被地面的雜物吸收,形成了一種奇特的聲學效果,就像是古人在空曠的洞穴里舉行儀式,信徒在大教堂里唱詩一般。

  這個時候,不需要任何的伴奏,因為人聲和回聲,就是自己的伴奏。

  在不斷重復的“國有難”“弟饑寒”里面,谷小白的聲音,又堅定了起來,平穩、堅定,沒有上行或是下行,這第三句,曲調平穩得像是說話一樣。

  “重任在我肩。”

  男女聲部重復:“在我肩……”

  “重任在我肩!”

  第四句。

  同樣的歌詞,重復了兩次,這次的曲調,是一次上行自由模進,語氣瞬間變得慷慨激昂,變得堅定無比。

  男女聲部重復:“在我肩!在我肩!”

  這就是東原大學校歌的第一段。

  “高山之東,炮火燎原。

  民族危亡國有難,

  父母困苦弟饑寒,

  重任在我肩,

  重任在我肩。”

  只是簡簡單單一段歌詞,卻已經擊中了幾乎每一個東原大學學生的心坎。

  在那個危亡時刻,東原大學的先輩們,是懷著怎么樣的一顆心,唱出了這樣的歌詞?

  門口,吳院長覺得老師的手在抖,一轉臉,就看到陳老教授的臉上,已經有了隱約的淚痕。

  “老師,我們坐下,坐下。”吳院長連忙扶著他,坐到了門邊的餐桌旁。

  其他人也都找地方坐了下來,看著站在中間的谷小白。

  他站在那里,全身似乎散發著光芒,他昂著頭,似乎在向命運作不屈的斗爭。

  任何東西,都無法壓垮他。

  在眾人的目光之中,他的聲音再次恢復了高亢,唱起了第二段。

  “親愛的同學……”

  這一次,谷小白唱了一句就停了下來,看向了下方的同學們。

  同學們立刻重復:“親愛的同學……”

  兩個聲部交織著,奔騰著,像是月夜之下漆黑的海水。

  “若我離去……”齊小白領唱。

  “若我離去……”兩個聲部重復。

  就在此時,吳校長突然聽到身邊響起了一個聲音。

  陳老教授,也加入了合唱之中,他的眼角噙著淚,聲音有點顫抖,卻非常嘹亮:“若我離去……”

  “離去……離去……”

  離去兩個字的回音,還在食堂里回蕩的時候,谷小白又開口唱下一句:“待得春雨叩寒窗,少年好夢莫貪戀。”

  唱到“春雨”兩個字的時候,谷小白一抬手,同學們已經自動加入了進去。

  宛若卡農的效果再現,此起彼伏。

  女聲部的“春雨……春雨……”正好對上了男聲部的“寒窗……寒窗……”

  女生部的“好夢……好夢……”又對上了男生部的“貪戀……貪戀……”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什么,就算是排練過,恐怕都沒有這么好的效果。

  歌唱,本來就是人類自古以來,自我組織,融入集體的一種方式,而每個人,近乎本能地,就在這場合唱之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站在前方的谷小白,露出了一絲微笑,在“貪戀”的回聲之中,唱出了這一段的結束:“讀書正當前。”

  然后重復:“讀書正當前!”

  男女聲部一起跟著重復:“讀書正當前!”

  谷小白不自覺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上一次,唱《天涯歌女》的時候,說實話,他并沒有太多感覺。

  畢竟是他自己在唱歌。

  但這一次,他真的被震撼到了,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音樂的力量。

  他的心,情不自禁地顫動著,聲音也帶上了一絲絲的顫動。

  這個時候,他唱到了第三段。

  “有一個姑娘……”

  男生部重復:“姑娘……姑娘……”

  “佇立湖邊……”谷小白又唱。

  女生部重復:“湖邊……湖邊……”

  “她是我的心上人,還不曾把手牽……”

  “心上人……心上人……把手牽……把手牽……”

  吳校長的身邊,陳老教授終于忍不住了,他揚起臉,但淚水卻不受控制地流滿面。

  這一刻他想到了什么?

  沒有人知道。

  但淚流滿面的,又何止他一個人。

  吳校長摸了摸自己的眼角,也濕潤了。

  (注:《東山謠》這首歌是哈叔杜撰的,目前只寫了詞,曲子有點想法,還沒完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