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7章:唱校歌

  周一中午,物理系宿舍旁邊的第三食堂,人聲鼎沸,人流如織。

  東原大學擁有大大小小十七座食堂,其中第三食堂算是其中比較差的一個,多次被學生們投訴菜品差,價格高,甚至有時候吃壞肚子。

  學校的領導對其很重視,責令整改了好幾次。

  這會兒,第三食堂的負責人胡春軍,正帶著自己的副手和幾個小頭目,在食堂門口焦急地等待著。

  他剛剛得到消息,說校長要親自來視察第三食堂,檢查第三食堂的菜品、服務和衛生情況。

  其實校長檢查胡春軍倒是不太擔心。

  自從上次責令整改之后,他狠狠下了一番力氣,辭退了幾個人,食堂的風氣為之一清。

  他最擔心的,是學生們在這個時候鬧出什么幺蛾子來。

  大學生們大概是最難琢磨的群體,他們又有激情又有行動力,還不知人間疾苦,有些想法經常很可笑,很理想化,還經常沖動,一不留神,就會干點什么出來。

  如果影響能控制住還好,現在動不動什么東西都發網上去,而且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有時候辛辛苦苦干好幾年,隨隨便便傳點什么輿情,就全白干了。

  所以胡春軍不得不謹慎。

  遠遠看到幾輛小車停下,胡春軍慌忙迎上前去。

  還沒到車前,就看到校長吳全東和幾名頭發花白的老教授從車上下來了。

  這些老教授,就是“東原大學學生福利委員會”的成員。

  他們大多是已經退休了的,早就已經退居二線,在學校里不擔任什么職位了,但是他們的門生故舊可以說是遍天下,在學校的影響力也非常大。

  其中有一名,據說還曾經是校長吳全東的老師。

  他們也確確實實做過許多大事好事,譬如從七年前開始,就推動學校免除所有新生的被褥費用,給每位大一新生免費配發被褥。

  前年開始,更是開始免除大一的學費,到大二才收取學費。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的學生家庭條件困難,為了來上學,不得不接受所謂的贊助,幫扶,欠下人情,甚至影響前途。

  他們認為,每一個有資格,有意愿來東原大學的新生,都應該有尊嚴地來到學校,不應該被貧富差距而影響。

  而進入大學之后,各種勤工儉學和獎學金項目,足以讓他們為自己賺夠生活費和第二年的學費,甚至可以幫襯家里。

  校長吳全東大概五十多歲,在這個職位來說,絕對是年富力強的。

  他伸手攙扶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教授從車上下來,這就是他的老師陳老教授了。

  陳老教授下車,還跟他嘮叨著:“我那個小孫女啊,天天在我耳邊嘮叨什么坤坤,說他多好多努力,我搜了一下……唉,你說現在的年輕人都在想什么?連點欣賞能力都沒了,現在的孩子條件好了,懂得多了,思維的深度和方式,反而退化了,別人說啥就是啥,連點獨立思考的能力都沒有……咱們那時候啊,拼著各種阻力,創辦了校園歌手大賽,是為了什么啊,不就是想要展示年輕人的精神風貌,展示自己的個性和思想,展示自己的志向與抱負嗎……”

  吳校長在旁邊微笑著聽著,不時點頭說幾句。

  老人嘛,就是愛嘮叨,對現在的許多社會現象看不慣,卻已經無力去扭轉,剩下的,似乎也就只能是嘮叨了。

  然后吳校長對迎上來的胡春軍擺擺手,那意思是,我們就是隨便看看,不用迎著了,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胡春軍哪里敢離開,連忙在旁邊虛虛引著路。

  帶著一群人進了食堂,胡春軍就聽到食堂里有人道:“大家好,我是谷小白,我想為大家唱首歌。”

  那一瞬間,胡春軍的腦袋咯噔一下就炸了。

  怎么回事?

  怎么好好的,突然出了幺蛾子?

  學生們想要在食堂里唱歌,是要唱什么歌?難道是要抗議嗎?

  谷小白站在食堂窗口前不遠處,看著突然靜下來的食堂,心中有些緊張。

  在公共場合唱歌,對往日的谷小白來說,其殺傷力大約等于在食堂里放了一顆臟彈,足以拉響警報,讓反恐突擊隊來處理的級別。

  但是這是系統老師的要求,谷小白選了這門課,也就不打算退縮了。

  怕什么,大不了再被當禁歌封印幾十年,說不定系統老師就會死了這條讓自己成為大音樂家的心,把“大音樂家系統”變成“大物理學家系統”?

  谷小白覺得此計甚妙。

  不過唱什么呢?

  《天涯歌女》?谷小白現在還是只會第一段,第二段還不會呢。

  國歌?這個場合似乎也不合適。

  曲庫只有2.3首的谷小白,就只剩下最后一個選擇了。

  “我為大家唱一首校歌吧,大家會唱的,可以跟我一起唱。”

  所有人都瞪眼看著谷小白。

  一開始聽到有人說要唱歌,大家都沒在意。

  大學生們,總喜歡干點出格的事來昭顯自己,在食堂唱歌、表白啥的,都不奇怪。

  不過聽到“谷小白”這個名字,很多人就轉過頭來。

  現在谷小白這個名字,在東原大學,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就算是不認識谷小白的人,轉頭看到一個帥得像是在發光的少年,也都安靜下來。

  剛剛進入門口的校長一行停下了腳步。

  陪在旁邊的胡春軍的心情,像是過山車一樣,忽上忽下。

  “這小伙子長得好精神,又高又帥氣,讓我想起來許多老朋友了。”陳老教授站定了,對校長說:“咱們聽聽?”

  “聽聽。”校長也很好奇,還瞥了胡春軍一眼,心想,這個胡春軍還挺會來事。

  胡春軍糾結了一下,終于道:“校長,這個不是我安排的……”

  他還不知道事情會怎么發展呢,可不敢居功。

  一旦事情失控了怎么辦?

  谷小白站在食堂窗口前,醞釀了一下情緒,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氣。

  高亢嘹亮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高山之東,炮火燎原……”

  第八個字,直接就奔著石破天驚的highc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