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5章:這世界上還有換頭術?

  谷小白在寢室里收拾著東西,他決定,接下來的周六和周天,他就在實驗室里呆著不出來了。

  這兩天,趙興盛三天兩頭需要用實驗室,他還得不斷跑過去開門,來來回回耽誤時間不說,還有很大幾率碰到那些狂熱的粉絲。

  實驗室里有行軍床,是師兄師姐們徹夜等實驗結果或者寫論文的時候用的。

  實驗室里還有大量的泡面、零食,也是為了熬夜實驗用的。

  在里面住一個星期不出來都餓不死。

  谷小白把自己能用到的各種課本都準備好,背了一個大背包,手里還拎著兩個袋子,悄悄溜出了寢室,左右看了看,找到了一輛共享單車,剛打算上前,就看到一個妹子已經舉起手機要掃碼了。

  谷小白站在旁邊,打算再找一輛,就看到妹子突然停住了。

  她偷眼看了一眼谷小白,突然就臉紅了。

  “同……同學你請。”

  “不用,你先來的,我再找一輛。”谷小白連忙道。

  這大熱天的,人家還是個女孩子。

  “我……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事……”女孩羞紅臉道,飛快地偷眼看了一眼谷小白,突然伸出手機掃了一下,鎖開了:“你拿著東西不方便,我幫你掃碼……”

  “這多不好意思……”谷小白道。

  “沒關系的,都是同學嘛,下次你幫我掃就好了嘛。”女孩道,她很想說,不然加個微信吧,交個朋友啥的……

  但是沒敢說出來。

  等谷小白騎上自行車走了,女孩才捧著胸口,覺得自己心跳過速地都需要去醫院了。

  “學校里有這么帥的男生,我怎么不知道……”女生突然想起來什么,連忙拍了一張谷小白的側影,發到了寢室群里:“剛剛看到了一個特別帥的男生,人很溫柔,說話又好聽!”

  “待老娘鑒定一下。”群里,立刻彈出來一個人來。

  兩秒鐘之后,剛才的“老娘”立刻化身嚶嚶怪,“嚶嚶嚶,側面好帥,為什么不近點拍!”

  “我不好意思嘛……那么帥氣的小哥哥,壓力好大的,靠近他,就不敢說話了嘛。”

  “有沒有問名字?”

  “加微信了嗎?推個微信給我。”

  “沒有……不過我跟蹤了他。”偷拍的妹子狡黠一笑,打開了共享單車的app,看著上面的運動軌跡,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

  谷小白鎖好自行車,拎著大包小包走到了門口,彎著身體想要刷門禁卡,就看到坐在門內的保安猛然站了起來,三步兩步搶到了門口,嘩一聲,幫他把門打開了。

  往日里,谷小白來實驗樓的時候,這位保安大哥,總是冷著一張臉,似乎看誰都像是賊似的。

  這會兒卻一臉笑容。

  “您去幾樓?”保安瞥了一眼谷小白脖子里掛著的門禁卡,連檢查都沒檢查,就殷勤地幫谷小白按下了電梯。

  “七樓,謝謝。”

  保安大哥幫谷小白按下了七樓,又扶著電梯門,等谷小白進入了電梯,這才伸出兩指,搭在帽檐上,行了一禮,目送電梯門關上了。

  等到谷小白走了,保安大哥打開了手機,發了消息出去:“老婆,我跟你說,我剛才見到了一個小伙子,長得跟明星似的,又有文化又有素質又有禮貌,等咱閨女長大了,就得找個這樣的女婿……”

  說著,保安大哥突然惆悵地嘆了一口氣,就像是突然看到了自己寶貝女兒要出嫁的那天似的。

  谷小白在實驗室里刷了一會題,就接到了趙興盛的電話,讓谷小白下去接他。

  下了樓,果然看到趙興盛帶著自己的研究生,搬著七八個盒子,左顧右盼。

  他看了谷小白一眼,又看了谷小白一眼,突然覺得自己這樣看別人很沒禮貌,連忙挪開目光。

  “趙老師?”

  “啊?”趙興盛都沒想到谷小白會和他說話,看著谷小白,疑惑道:“咱們……認識?”

  “我是小白啊。”谷小白覺得今天這個世界到底怎么了?

  怎么那么奇怪?

  “小白?哪個小白?”

  “谷小白啊!”谷小白把帽子摘下來了。

  趙興盛手一抖,差點把手里的盒子摔了,慌忙又抓住了。

  身后“咣”一聲,一個盒子摔地上了。

  “小蘇!”趙興盛怒吼。

  “沒事,沒事……里面有泡沫,而且這是個青銅器,不怕摔……”小蘇慌忙道。

  手忙腳亂半晌,收拾好了盒子,趙興盛這才轉身過來。

  “小白?你是小白?”

  他上下打量著谷小白。

  鞋是谷小白的鞋,褲子是谷小白的褲子,上衣是谷小白的上衣,身形也是谷小白的身形。

  但是這頭……

  “現在還有換頭術?在哪里做的?韓國還是泰國?”

  谷小白無語了。

  還泰國,你是要換大頭還是小頭?

  閃姐和那位野牛精tony老師,到底對自己做了什么?

  難道真給自己換了個頭?

  谷小白伸手,想要幫趙興盛搬東西,被趙興盛躲過去了。

  “我搬著就成,不沉……”

  趙興盛的粉絲心態,經過一晚的冷靜,剛剛消下去了一點點,就又回來了。

  谷小白手里拎著帽子,帶著趙興盛走到了門邊,剛想去刷門禁卡,就看到那門后面坐著的保安,猛然站了起來。

  他這一下站起來太猛了,大腿磕到了桌子,向后一退,又把凳子帶倒了,四仰八叉倒在了地上。

  他哎呦哎呦站了起來,連拍拍身上的灰都來不及,就呼哧呼哧跑過來,幫谷小白把門打開了。

  看保安大哥狼狽的樣子,谷小白看了看手中的帽子,突然想起來閃姐的話,慌忙把帽子戴上了。

  閃姐說的果然沒錯,他不戴帽子,果然有危險!

  別人有危險!

  跟著谷小白,享受了一把保安大哥的vip級待遇,電梯里,誰都沒說話。

  往日里的小白,雖然唱歌很好聽,趙興盛滿懷粉絲心態,也沒怎么失態。

  但今天……

  怎么覺得壓力山大?只想離小白遠遠的,連說句話都覺得壓力山大。

  難道這就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感覺?

  門廳里,保安捂著腰,發信息給自己老婆:“老婆,我剛才趕著給咱女婿開門,不小心把腰摔到了。”

  “咱女婿摔傷了沒有?”那邊趕緊問。

  手機底層,系統深深地,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心情沉重得,像是數據都流不動了似的。

  似乎,谷小白這種人,如果想要什么的話,只要對人家笑笑就有了。

  關注度戰略……似乎也失敗了。

  接下來該怎么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