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章:超高吟唱

  如果事后,讓趙興盛回憶一下的話,他一定會說:“當時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

  在趙興盛的腦袋里,還沒來得及轉過太多彎,石破天驚的highc之后,谷小白的音已經一路高了上去。

  “海角————”

  highc之后,略微一收,降到了開頭的a4,然后就又一路高了上去,輕輕松松突破了highc,直達highe的新高度……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攀登泰山十八盤。

  在你半夜開始爬泰山,爬到黎明時分,覺得差不多快爬到山頂的時候,泰山十八盤出現了。

  它是如此的陡峭,卻一層層徘徊,一層層重疊,一層層挑戰著你的極限。

  你拼勁老命,爬了一層,心說:“終于要爬完了吧。”

  一抬頭,怎么還有。

  又掙扎了一層,向上一抬頭,怎么還有?

  又拼死老命,向上一抬頭……

  怎么特么的還有!

  而最氣人的就是,就在你掙扎的時候,旁邊卻有人,像是玩兒一樣,一路小跑著,哼著歌,就直接上去了。

  這就是趙興盛的感覺。

  這還不算。

  在你羨慕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他又下來了……

  “角”字唱出來的時候,就是足以吊打highc的highe,然后就聽到谷小白又從highe滑落,回到了highc了。

  這個別人無法觸及的超高音,對谷小白來說,卻像是地板一樣那么低。

  天涯歌女這首歌,算是一首慢歌,簡簡單單的五個字歌詞,兩個小節的譜子,不到十秒的時間。

  對趙興盛來說,卻像是一個世紀那么長。

  他的腦袋嗡嗡作響,心里震驚到無以復加。

  什么叫開口跪?這就是了!

  身為一名音樂愛好者,如果不是高中的時候手指受了傷,從此不能再彈琴,趙興盛恐怕不會來學歷史,而是會去音樂學院深造。

  這么多年,他現場聽過的如此震撼的高音,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男女的音色不同,也意味著同樣的高音,聽感、震撼度,都完全不同。

  能夠唱出來如此高質量的highc的男歌手,基本上都已經是歌壇的一方之霸了。

  但下一句……

  泰山十八盤上,爬到快斷氣的趙興盛,就看到,剛剛跑下來的谷小白,他又跑回去了。

  他一路輕快無比地攀升,highc、d、e、f、g……

  然后就在上面愉快地盤旋,像是一只準備獵捕的大雕似的。

  highf,被稱為女聲高音的試金石,黃媽、姚貝娜等實力女唱將,最擅長,控制最好的高音,都在這個音域。

  周璇原唱的天涯歌女,在這個時候,依然圓潤,絲毫聽不出刺耳的感覺,可見“金嗓子”的實力。

  只是偏民歌的唱法,顯不出什么爆發力。

  但谷小白就不同了。

  他唱歌沒有什么技巧,就是直白的大白嗓,直接就“喊”上去了。

  嗓音里,還能聽出來非常明顯的“少年音”,一聽就是一個沒經過開發的稚嫩小嗓子。

  粗魯直白的可愛,就像是他的名字。

  但就是因為如此,才讓人震撼。

  那感覺,就像是一個連拳腳功夫都沒學過的莽漢,一路拳打腳踢,直接打上了光明頂。

  什么魔教群徒,什么少林武當,上來就是一拳,天下無人能擋。

  趙興盛下意識地就捧住了心臟。

  我的媽呀,這是哪里來的怪物!

  我是不是聽錯了?我是不是因為發現新遺跡,已經興奮的瘋掉了?

  不,我不能死啊,我要活下去啊……

  那連續的,高質量的,非人類的高音,真的是眼前這個少年唱出來的嗎?

  臺下,谷小白的同學們,都呆掉了。

  這是小白?

  這是我們的小白?

  不可能吧……這絕對不是小白!

  說,你是哪里來的外星人!

  馬爸爸對你做了什么!

  連續幾個小節的高音之后,谷小白終于又降到了highc之下。

  聽著這對普通高音歌手來說,都已經算是高音域的聲音,趙興盛終于覺得自己的心臟不痛了。

  對對對,就這么唱就好了嘛,咱們玩玩就好,玩玩就好,動不動就顱內高潮一下,大叔我年齡大了,受不了……

  臺上,谷小白有點木然地唱著。

  毫無藝術細胞的谷小白,從小到大,在人前唱歌的次數,屈指可數。

  但凡唱一次,總會被人搶一次麥克風,然后在他的“禁歌”之上,加上一道封印。

  好不容易解除封印,這一次,他覺得有點不一樣。

  但是……也不知道具體哪里不一樣。

  他就覺得,臺下的人,好像被嚇到了。

  是不是我唱得太難聽了?

  等等……

  谷小白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這首歌,是不是還有第二段?

  有嗎?

  好像外婆唱來唱去,都是第一段啊……

  其實,天涯歌女的歌詞特別簡單,也特別短。

  它的第一段是這樣的: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哎呀哎呀郎呀  咱們倆是一條心”

  這會兒,谷小白已經唱到了“哎呀哎呀”了,卻發現自己記憶中完全沒有第二段的印象。

  從小到大,他從聽外婆唱過第二段,每次開口唱,他也沒活著唱到過第二段啊!

  那怎么辦?

  這感覺,就跟魂斗羅每次都打不過第一關的人,突然被丟到了第二關一樣茫然。

  30條命都不夠死的啊。

  歌詞越來越短,谷小白唱到“咱們倆是……”的時候,眼睛一閉。

  算了,不管了。

  直接就這么結束吧。

  就看到,谷小白在臺上,一咬牙,一跺腳,一揮手。

  直接就高了上去了。

  “一條心↗↗————”

  兩個八度!

  從c4直接到了c6!

  如果說a4有三層樓倒立那么高,c6大概就是30層樓上玩后空翻那么高。

  c5是highc,c6是highhighc!

  vitas的《歌劇2》里面,那堪稱海豚音的副歌吟唱,就是c6!

  這基本上是男歌手聲音的極限!

  女歌手……女歌手基本上也是極限了!

  長達十秒鐘的超高吟唱之后,谷小白還沒想到下一段的歌詞,算了,收聲。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低著頭看著臺下。

  “老師……我過了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