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章:被封印的禁歌

  寢室里,谷小白一臉的驚恐:“不……不可能吧!”

  “我這里能看到,確實有你的名字。”王海俠拖動鼠標,從頭到尾看了一遍,“連學號都沒錯。”

  “可是我沒報名啊!”

  “可這里確實有……”

  “可我確實沒報名……”

  這邊兩個人還在掙扎,已經被烤的通紅的小龍蝦怒了:“你告訴他,海選的學分,是走的選修學分通道,如果他拒絕參加,就算是選修掛科了!”

  “啊,那如果海選沒選上呢?”

  “那就相當于選課失敗。”

  “還能這樣?”王海俠先驚到了,“老師我讀書少你別騙我。”

  “當然是這樣。”趙興盛道,“學分系統很嚴格的,不然怎么加學分?”

  王海俠捏著下巴,狠狠地回味了一把學校的騷操作,道:“就掛個選修而已……無所謂吧。”

  “對你來說無所謂,但是對小白來說很有所謂吧。”旁邊同學道。

  谷小白可是在競爭“校園百子”計劃的,任何一個污點,都是致命的。

  王海俠明白了,不用他說什么,電話對面已經傳來了谷小白怒氣沖沖的聲音:“我這就過來!”

  掛了電話,谷小白對著屏幕一聲怒吼:“系統,你給我出來!”

  手機上,彈出了一個通知:

  “初始任務‘初試啼聲’開啟,夢想成為大音樂家的少年,勇敢地站上舞臺,大聲地歌唱吧!”

  “任務目標:通過‘音本力量’校園歌手大賽初選。”

  “任務獎勵:唯一技能書‘絕對音高’。”

  谷小白氣得要砸手機:“誰特么想要當大音樂家!老子是要成為大物理學家的男人!”

  但是沒舍得砸。

  這手機雖然用了三年了,還是個千元機,但畢竟沒壞,砸了用啥?

  “早晚把你從我的手機里趕出來。”谷小白放了一個狠話,狠狠地把手機揣兜里,轉身就跑。

  初選現場,同學們聽到了這個爆炸性的新聞之后,都驚呆了。

  “小白要來參加海選?”

  “我們是不是要逃?”

  “難道又要被小白的歌聲支配了?”

  王海俠非常好心地對趙興盛道:“老師,您帶沒帶耳塞?”

  趙興盛茫然。

  “那您到時候記得堵耳朵。”

  趙興盛臉都白了:“這位小白同學,要錢還是要命?”

  “非常要命。”

  “到底有多要命?”

  “捏死貓的聲音你聽過吧?”

  “沒有……”

  “那你應該聽聽。”

  王海俠的兩只手,已經在耳邊預備著了。

  趙興盛從小龍蝦進化成波龍了,臉都黑了。

  臺上,邊彈邊唱的付文耀有點唱不下去了。

  本來極具律動感的和弦,突然之間變得散漫了起來,連鼓點都有點跟不上了。

  趙興盛不耐煩地擺擺手。

  這學生唱得不錯,但是對他來說,也只是唱得不錯而已,屬于學幾年吉他,然后專門練一首歌幾個星期就能練出來的水平。

  他揮舞著右手,像是波龍擺動著大鉗子:“行行行,你通過了,你下來吧,下來吧。”

  付文耀茫然地拎著吉他下來了:“發生了什么事?”

  “小白要來唱歌了!”同學們大聲宣布這個消息。

  “啥?”那一瞬間,付文耀想起了曾經被谷小白歌聲支配的恐懼。

  像同學聚餐,一起出去唱ktv這種團體活動,向來是付文耀組織的,而那一次,他最后悔的,就是邀請了谷小白。

  “小白為了勝利,真的是拼了。”王海俠吸了吸鼻子,兩只手還在耳邊預備著,“咱們打個商量,待會我給小白鼓掌的時候,你幫我堵耳朵。”

  “為什么!我也不想死!”

  在同學們的驚慌中,就看到門外,谷小白汗流浹背地沖了進來。

  連曬死單身狗的毒辣太陽,都無法融化他冰冷的殺意。

  該死的系統,你死定了!

  “有殺氣!”眾人一眼看到谷小白,就覺得這絕對不是往日里那個溫和甚至木訥,除了學習什么都不在意的谷小白。

  他的眼神像銳利如刀,在現場巡視一圈,每個人都覺得,連自己陳年的腿毛都被刮掉了。

  王海俠抖抖索索道:“完了,小白這是要放大招了!”

  “準……準備搶話筒!”

  谷小白大步走到了評委老師前面,就像是燒烤大師傅審視小龍蝦一樣,盯著趙興盛:“我是谷小白。”

  趙興盛下意識地向后縮了縮,語氣不由自主地弱了下去:“小白同學,你要唱什么歌?”

  “我……”谷小白愣住了。

  他對趙興盛眨了眨眼。

  趙興盛也眨了眨眼。

  同學們都眨了眨眼。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谷小白翻遍腦海,尋找自己的曲庫。

  奈何他的記憶宮殿太完善,有用的東西,從來不會被忘記,同理,沒用的東西,也從來不會被記住。

  “國歌?”

  “國歌不能在這種場合唱。”

  “校歌?”

  “你還會唱校歌?”趙興盛一愣,他都快忘記校歌怎么唱了,但還是搖頭,“校歌也不行……”

  谷小白皺眉,飛速在自己的記憶宮殿里搜索。

  “嗯……我還會唱一首歌。”谷小白道,“不過……我答應過別人,不會再唱了。”

  “什么歌?你答應了誰?”趙興盛茫然。

  谷小白抬頭,看向了自己的同學們。

  同學們拼命搖頭。

  這是一首被封印的禁歌。

  絕對不能解封!

  一旦釋放出來,世界就要毀滅,人類即將滅亡,在東原大學的樹蔭下面農民揣的每一只貓,都會被捏死!

  “到底是什么歌,唱吧。”趙興盛道,“我聽你同學說,你在競爭校園百子計劃?那你真不能留下這個污點。”

  聽說谷小白在競爭校園百子計劃,趙興盛對其可以說是高看了一眼,這是頂級大學里的頂級學霸啊,日后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相比之下,唱歌就是區區小道,不足掛齒了。

  谷小白想到自己的學分,又想到了校園百子計劃,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道:“那我就唱了……這首歌,還是我小時候聽我外婆唱的……”

  說起外婆,谷小白的記憶中,就翻涌出了關于外婆的記憶。

  小時候家里父母很忙,谷小白幾乎是跟著外婆長大的,每當外婆忙碌的時候,總會唱這首歌。

  外婆病逝之后,關于外婆的細節,每一幀都被他藏在了記憶宮殿里,不忍遺忘。

  “這首歌叫……《天涯歌女》。”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