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 劇毒

  夜深人靜,夏蟬和夏蛙的鳴叫聲此起彼伏。

  夜幕中,有一道身著黑色夜行服的身影,在黑暗掩護下,悄然無息的靠近男生宿舍。最終,停在宋書航宿舍的樓層陽臺之下。

  “應該是這里了。”黑色身影輕聲自語,隨后只見他輕輕一躍,‘嗖’的一下躍上宋書航宿舍的陽臺。

  男生宿舍的二樓高度是三米五,再加上半米高的護欄,足有四米之高。這黑色身影卻不用助跳,平地一跳就毫不費力的躍上陽臺。

  這彈跳力,要是為國效力的話,世界冠軍完全是囊中之物——不用助跑平跳四米啊,不管是什么級別的跳高選手,看到這成績后,都會含淚默默獻出自己膝蓋的。

  當然,更大可能性是,全世界人民都懷疑他是不是啃了藥;或是暗中在肌肉中裝了什么先進科技產品啥的?

  宿舍陽臺的門是落地窗門結構,簡潔美觀。

  黑衣人先是警惕的在巡視一圈,確定沒人注意后,他從腰間挑出一柄薄薄的刀片,插入落地窗門縫中。

  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落地窗門的鎖就被挑開,開鎖技已加滿。

  輕輕的推開窗門,黑衣人進入室內。他的動作輕柔,就如貓一般,整個過程沒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早上幫藥師前輩找房子、提煉淬體液。

  之后又學習基礎拳法和冥想法,回家前還和人干了一架,今天發生的事太多,耗盡了他的精力。

  現在,就算來個人狠狠給書航兩耳光,他都很難清醒。

  作為一個修士,宋書航的經驗和警惕性都還遠遠不夠,還是菜鳥中的極品,尚需更多的磨練。

  同理,做為一只剛入行的菜鳥,你不可能指望他像修士高手那樣睡覺時都能做到聽耳八方風吹草動。

  黑衣人盯著宋書航瞧了會兒,將腦海中關于‘宋書航’資料上的照片和眼前的少年對比了一下,確定了身份:“沒錯了,就是他了。”

  對方似乎沒有覺察他的到來,潛入順利成功,意外的輕松。

  但是黑衣人依舊不敢放松,因為壇主對這位普通少年‘宋書航’很是顧忌。來之前曾叮囑過他見機行事。若是被對方察覺,不要多想,馬上撤退!

  所以,黑衣人從進屋到現在,小心翼翼,收斂氣息,屏著呼吸。

  “接下來,封魂冰珠在哪里呢?”黑衣人的目光在宋書航身邊掃視,他夜探宿舍主要是為帶回那只傳說中的靈鬼。

  房間不大,所以他很快找到了目標——封印著靈鬼的封魂冰珠就被宋書航當掛墜吊在脖子上,沒有任何防備。

  黑衣人頓時激動了。

  “這任務比想象中的要輕松嘛,棒透了。”黑衣人心中一喜,目標睡的如此死,一副雷打不動的模樣,根本不像是什么高手。他實在想不出為什么壇主要顧忌這么一個普通凡人?

  黑衣人伸出左手,摸向書航脖子處的封魂冰珠。

  這時,望著依舊睡的很沉的宋書航,他心中突然一動。

  單單取回靈鬼的話……最多只能算是完成了壇主的任務,然后獲得一些獎勵。

  但若是能將宋書航的人頭一同帶回去呢?

  說不定他能趁機得到壇主的大力賞識,獲得更深層的功法!

  不用多久,他就會升職、當上組織內的金牌成員、成為壇主的左右手、走上人生巔峰,甚至還有可能和壇主一樣獲得長生,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黑衣人右手一翻,一片無柄刀片滑出,被他捏在指間。他眼中浮起殺意,右手刀片抵向書航的喉嚨,左手繼續前探,去抓到那掛墜鏈子。

  只要拿到靈鬼,右手再給這少年送上一刀,富貴榮華就到手了!

  黑衣人舔著嘴角,心中懷著對未來美好的期盼。

  眼看著他的手就要碰到掛墜。

  就在這時……他卻突然感覺身體莫名的一沉,頭部傳來一陣劇烈的暈眩感。感覺就像是有人用攪屎棍插入他腦袋,狠狠攪動一般。頭痛欲裂,讓他差點發出慘叫。

  “怎么回事?”他咬緊牙關,將慘叫聲硬生生忍下。

  同時,心中涌上一種不詳之感。

  果然,下一刻,沉重虛弱感涌了上他身體;伴隨著還有惡心、嘔吐的。手指間夾著的刀片拿捏不住,掉落在地。

  “這種感覺,是中了劇毒?該死,毒在什么地方?我什么時候中了這毒?”黑衣人心中大驚。

  受過各種殘酷訓練的他馬上明白自己是中了毒,且這毒極為霸道,一發作時,連心竅中的‘血氣之力’都無法再調動,身體更是快速虛弱起來。

  他猛的望向床上的宋書航。

  就在這時,他看到睡夢中的宋書航的嘴角上揚,露出一絲邪笑。(甜笑?)

  不好!

  “中計了!”黑衣人當機立斷,身形疾退。趁著身體還沒有倒下之前,翻身從陽臺離開。

  “哇!”落地之后,他張口吐出一口鮮血,染紅了臉上的蒙面巾。

  他急忙從懷中掏出幾枚解毒用的藥丸,不管有用沒用,一口中吞服。

  然而,頭部的暈眩感卻絲毫沒有緩解,且身體的虛弱還在加劇,從陽臺上翻身下來時,他感覺雙腿都有些站不穩,受了點暗傷。

  解毒藥沒效。

  黑衣人只感覺自己大腦在劇痛中越發迷糊起來,就像喝醉了酒的酒鬼,失去了往常的判斷力。

  不行,必須馬上回壇主那去,趁著體內的劇毒沒完全爆發之前,請壇主救命。

  想到這里,他撐著中毒的身軀飛快的奔向‘壇主’。

  這無疑是個很錯誤的決定——如果他腦袋還清晰的話,就絕對不會往壇主那去。這樣只會將壇主的藏身之處爆露。

  但這一刻,他腦袋已經糊成一團,求生的本能讓他選擇了前往壇主那求救。

  壇主暫住在大學城外的一家酒店中。

  他靠坐在椅子上放空心神,但腦海中總是不斷浮現藥師那雙黑眼圈的銳利雙眼。那恐怖的雙眼在他腦海中驅之不去。

  一想起那眼神,他的身體就有些發軟。

  他不敢靠近藥師,也無法接觸和藥師在一起的宋書航。無法確定宋書航到底是‘高人’還是‘凡人’。

  一直到了深夜,得知宋書航和藥師分離開來后,他才在對‘靈鬼’渴望欲的推動下,派了一位新培訓出來的下屬去探一探那個宋書航。

  因為不確定宋書航的真正實力,所以他舍不得派強大的下屬過去,免得折在對方手里。他的屬下培訓起來可不容易,很耗財力、時間。

  “算算時間,如果得手的話,自己的下屬應該回來復命了吧?”壇主心中想道。如果失敗的話,那肯定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修士的世界,遠比普通人的世界要殘酷!

  就在這時,房門外傳來敲動。

  是下屬回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