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被嚇壞的壇主

  “也對,你選擇了散修,前期對世俗間很多東西都有需要。以后無論是修煉用的健身器材、修煉的場所、一些普通人那就可以買到的藥材,都需要大量的世俗錢財。財侶福地,財字可是排在第一位呢。”藥師哈哈笑道,當然他說的‘財’可不是普通的錢。更多指的是修士們間通用的天財地寶、珍貴藥材、高品質丹藥、神兵法寶之類。

  “我并不知道群里其他人是擁有怎么樣的錢財收入,不過我收獲錢財的路子倒是可以傳授給你一些。反正現在對我來說,世俗間的錢財已經是可有可無。”藥師笑道:“等你成功筑基之后吧,然后我再教導你幾種對修士沒啥用,但對普通人很有用的丹液的煉制方法。到時候,我帶你裝逼,哦不,是帶你賺錢帶你飛。”

  宋書航頓時眼睛一亮。

  “那前輩,我需要幫助你做什么嗎?”書航知道群里的習慣,有付出才有回報。就算昨天北河散人想要贈送他筑基功法都是‘預支’呢。

  “哈哈,書航小友這么快已經能習慣九洲一號群的交易方式了嗎?”藥師笑道:“話說回來,當年我建立這賺錢的渠道,主要不是為了錢財,更多的是為了每年能從對方手里得到二十種特殊深海藥材。這樣吧……過些時間,我教你一種有趣丹液的煉制方法。然后,你每年負責煉一些和對方交易。到時,每年從對方手中得到二十種藥材和世俗錢財的四成給我就可以。余下的六成錢財算是我雇傭你的報酬吧。然后,具體要怎么操作,等你成功筑基后再說。”

  宋書航并不知道藥師口中的六成世俗錢財有多少,他欣然答應了藥師的要求。

  兩人邊說邊走。

  很快又來到了昨天宋某人英雄救美的大吉街區小巷。

  “嗯?”藥師突然停了下來。

  接著,他猛的轉頭盯向小巷子后方深處,目光凌利如利劍,能刺透人心靈!

  “怎么了?前輩。”宋書航疑惑問道。

  片刻后,藥師回頭微笑:“沒事,只是一些煩人的跟屁蟲。每次我出門外出時,總有人喜歡派些小輩跟在我身后。要么是想找機會上來套近乎,想讓我幫忙煉些丹藥。要么就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出去尋找珍貴藥材,想從我手中撿些漏。正因為這些愚蠢的家伙太過煩人,我現在每次找到挖藥的地方,連最普通的朝露玄草都會被我移植,毛都不會留給他們一根!”

  敢情藥師前輩就是人形尋寶器?總是會找到有藥材的地方?

  否則的話,又豈會有人專門跟著他身后撿漏。

  而藥師顯然對跟屁蟲們怨念極大。

  小巷深處,一道身影虛弱地靠在墻壁上,雙手顫抖的掏出根煙,默默的點燃燒。然后他露出一個標志性的苦笑——他的苦笑讓人感覺即使遠隔百里,也依舊苦澀無比。

  正是那位人生經歷可寫成悲劇小說的壇主。

  “好可怕的氣勢,這已經是真氣質方面差距帶來的壓迫。”

  在被藥師一瞪的瞬間,他都感覺自己差點死去。

  壇主是沿著宋書航蹤跡來到江南區的。他想得到靈鬼,宋書航和羽柔子身上各有一只靈鬼。

  不過,羽柔子身上那只就別想了。

  那姑娘千里迢迢過來帶走靈鬼,對靈鬼是誓在必得。而且那姑娘實力高強、身家豐厚,壇主自認為就算下跪、付出全部家當,那姑娘也看不上眼。從她手中取得靈鬼根本不可能。

  至于正面強搶?這個想法壇主根本沒考慮過。他感覺就算十個自己一起上,也不夠那姑娘一個人胖揍。

  反倒是那位高深莫測的‘宋前輩’,似乎對那只靈鬼并不在意。當初也是在羽柔子在三請求下才收下靈鬼。或許,這位‘宋前輩’實力高強,看不上靈鬼。這么一來,或許他真有機會換回靈鬼!

  壇主心中抱著一絲期待,暗中派人跟著宋書航。

  并囑咐下屬盡可能地收集‘宋前輩’的情報,看看這位前輩是不是有什么需要的東西,他好投其所好,換回靈鬼。

  一天后,‘宋前輩’的個人資料很快被下屬送到壇主手中。

  宋書航,男,18周歲。江南大學機械工程學系,機械設計與制造學院19系43班新生,畢業于林羅第一中學。

  現住宿于江南大學城。

  普普通通的少年郎,個人資料中還注明他是個無不良記錄,并且樂于助人的好學生。

  當壇主看到這份高深莫測的‘宋前輩’資料時,徹底驚呆了。

  他沒有看錯嗎?是不是眼花了?這份資料,真是一位‘修士’的資料?而不是一位普通的人類男性大學生?

  “這份資料是假的?”他心中第一時間浮上的便是這念頭。

  他盯著這份資料足足看了大半天,資料上的二寸照片中,少年郎面帶溫和的笑容,絕逼是那個‘宋前輩’無疑。

  壇主捧著這份資料,發呆。

  腦海中更是翻江倒海,千百念頭不斷浮現。

  最終,他選擇了親自跟蹤宋書航。

  他要確認屬下的情報是否有誤——那宋書航到底是強大的修士,還是凡人?

  若這位‘宋前輩’真的只是一個凡人,取回靈鬼就易如反掌!

  壇主當時心中發下狠誓,如果這宋書航真是凡人,就定要將他抽筋剝皮,再將其抽魂煉化為怨鬼!這才能解他被驚嚇了數天的恨意。

  于是……他親自趕到江南大學城。

  當他趕到江南區時,正好看到宋書航跟一個看上去很潮的殺馬特男子一起出行。

  他很小心翼翼的尾隨,努力隱藏著自己的氣息。畢竟無法確定宋書航到底是強大的前輩還是凡人前,他需要小心謹慎一些。

  他感覺自己隱藏的不錯,因為宋書航和那殺馬特男子一直沒發現他。

  先觀察這宋書航幾天,然后尋找機會出手試探一下,看看這宋書航到底是修士還是凡人!他心中如此想著。

  但是,就在他對自己隱藏感覺自我良好時,和宋書航并排同行的那殺馬特男子轉身盯了他一眼。

  那雙煙熏妝的雙眼,竟銳利如劍!那目光,就像云端的雄鷹傲視著草窠里一群的肥鵪鶉。

  又似遠古魔神,在獰笑著俯視手指間的螻蟻。

  超級恐怖,這到底是何方神圣?

  壇主本來就是膽小謹慎之人,像他這樣的人,活的越久,就越謹慎越膽小。

  他被嚇壞了。

  一根煙抽完,壇主顫抖的手才緩緩平靜下來。

  再怎么害怕,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用力掐滅煙頭后,壇主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這次只要將靈鬼找回來,我就回到極北之地的老家好好修煉。”

  不過,先等那宋書航和可怕的殺馬特男子分開再伺機而動吧。

  又是伺機而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