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筑基功法

九洲一號群  藥師:“云游僧通玄,通玄大師,十四年前洞府探險,《金剛基礎拳法》、《真我冥想經》,借我一用。價格,下次面議。”

  宋書航在邊上看著藥師輸入這一串字時,真為他揪心。加上標點都只有五十來個字,藥師刪刪寫寫用了五分鐘,還寫的滿頭是汗。

  這一刻,他終于明白藥師會盡量縮短群里聊天語句的原因。只是寫的這么累,為毛不用語音啊?

  藥師的消息一發上去,九洲一號群中很快熱鬧起來。

  北河散人打趣道:“咦,藥師兄求這兩門基礎功法,莫非是要為書航小友百日筑基所用?這兩門功法很不錯呢。莫非藥師兄也像羽柔子一樣,被書航小友灌迷魂湯了?”

  靈蝶島羽柔子迅速發了個包子臉表情:“北河前輩,我可沒有被灌湯!”

  “灌腸?”狂刀三浪很活躍,因為羽柔子老爹總算不折騰他了,在昨天起程回靈蝶島了!他憋了這么多天,在看到灌湯兩字后,腦海中頓時涌上很多經典黃段子。真棒啊,他馬上準備在群里飆上幾個。

  “別作死,三浪兄。”北河散人再次提醒:“現在和電腦可同時登陸聊天賬號。”

  萬一現在‘靈蝶島羽柔子’這個賬號她爹正用客戶端登陸著呢?

  狂刀三浪頓時臉色一變,迅速潛水。天吶,竟然忘記這點。憑靈蝶尊者的本事,要是知道三浪敢在自己女兒面前飚灌腸的黃段子,絕對會從飛機上跳下,回來繼續折騰他。

  藥師哈哈一笑,然后他手指在上飛快劃寫。但是,半晌后才發了這么幾個字:“上品變異毒龍草,值!”

  云游僧通玄上線,他先是發了一個笑臉表情。隨后,又發了一柄小劍的圖片。

  “好!”藥師回復。

  這兩個人之間的交流,簡直詭異。

  靈蝶島羽柔子:“兩位前輩,《金剛基礎拳法》、《真我冥想經》很不錯嗎?”

  “這是八百年前金剛寺的功法,雖說是給弟子筑基所用,但是那《金剛基礎拳法》的威力堪比一品武技。在筑基武技中算是很不錯的功法。”北河散人解釋道:“可惜那金剛寺現在已經斷了傳承,消逝在歷史長河中,很多精深的功法都失去了。”

  藥師滿意點頭,下線關上。

  然后他來到宿舍陽臺,伸手指向天空。

  宋書航好奇的看著他的舉動,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很快,十分鐘過去了……

  藥師保持著這個姿勢一動不動,宛如雕像。

  宋書航正想上去問問情況。

  這時,藥師眼睛一亮,口中發出輕喝,指向天空的手指上泛起赤紅光芒。

  說實話,這姿勢應該蠻帥的。

  但在宋書航看來,藥師的手指就像是被燒紅的鐵塊,很像電影人物不小心用錘子砸到自己手指后,手指變的又大又紅的特效。

  “好了,搞定!”藥師得意一笑。

  “?”宋書航一臉迷茫。

  藥師看到宋書航一臉迷惑,解釋道:“我剛和通玄大師定位了坐標,四五個小時后,通玄大師就能將《金剛基礎拳法》、《真我冥想經》送過來了。”

  “通玄大師也要到這來?”宋書航問道。

  “不用,他來干嘛?我跟他定位了坐標,他就可以飛劍傳書了。”藥師得意道。

  “哦。”宋書航點了點頭。腦海中產生一個畫面:深山老林中,一位得道高僧默默微笑,從僧袍中抽出一柄短劍,又在劍上扎上一個包裹,里面放著好幾本武功秘籍。

  武功秘籍啥的,應該紙質的線裝書,或者古老點的獸皮卷軸也可以接受。

  然后,高僧手指對準天空,和遙遠的故人定位坐標。

  再然后,高僧一拍短劍,短劍帶著包裹‘嗖’地一下,沖天而起。瀟灑帥氣。

  真棒啊,飛劍傳書。我需要有多少境界的實力才能御劍飛行呢?宋書航心中暗暗羨慕。

  御劍飛行啊,和之相比坐飛機都弱爆了。

  天空,永遠是男人的浪漫!

  “走吧,我們先去外面找個住的地方,再煉一趟淬體液!要不要將你的電磁爐和火鍋帶上?”藥師詢問道。

  宋書航糾結了半天,最后還是拉出了自己的黑色行李箱,將這兩樣東西裝入箱子中。畢竟這電磁爐和火鍋他用的趁手。而且,萬一租的地方沒有爐或火鍋,或者爐和火鍋品牌不同,很可能導致他煉淬體液失敗的。

  然后他打開自己的儲物柜,想要取一份淬體液的藥材出來。

  “書航小友,不用帶藥材。既然是我請你幫忙的,所消耗的藥材自然是我出。”藥師連忙叫住了書航——開玩笑,他怎么說也是小有名氣的煉丹師,請別人幫忙實驗丹方,還要對方出藥材的話,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宋書航默默點頭,鎖上柜門。這個時候可不是逞能的時候,他畢竟只有三十二副藥材,按北河前輩說的,這三十二副藥材很可能還不夠他百日筑基所需。所以,能省則省。

  他拉著自己的小箱子,邊走邊問:“走吧,租房子的話,有什么要求嗎?”

  藥師答道:“安靜點吧,然后隔音效果得好點。否則還得布置隔音陣法,比較麻煩。”

  宋書航看了看自己的錢包,計算了一下自己的生活費。宋媽媽每個月給他的是三千花銷,畢竟現在不比二十年多年前了,以前大學生一個月有一千就能活的很滋潤。

  在沒打工兼職的情況下,先短期租一個月的房子吧。

  “五百到六百左右,應該可以租個小公寓。”宋書航喃喃道。

  藥師馬上糾結著提議:“五百的公寓會不會太小了?我們至少要租個獨立的,大型的公寓才行啊。否則到時我的煉丹爐都放不下呢。”

  獨立的?還要巨大的。前輩您說的不是別墅而是公寓?

  宋書航苦笑答道:“那種公寓租一個月都得上萬起步,我沒那么多錢吶。”

  “錢自然是我來付啊,哪有要你幫忙還要你來付錢的道理呢!”藥師連忙叫停,作為一個前輩,怎么能讓后輩破費?

  “那好吧,我們好好找找。在學校附近,獨立的大公寓倒真的不多”宋書航心中一想到要租巨大的獨立公寓,一個月上萬以上的那種,心里就有些心痛。不過同時,他心中亦有個疑惑。

  “對了前輩,你們平日里有類似普通人的工作和經濟來源嗎?”宋書航前些天還在想,群里的人沒有與世隔絕,用著電腦、等現代化物品,并且他們還要上網。他們應該不用金塊啥的付賬吧?

  “當然有自己的經濟來源啊,畢竟我們又沒有與世隔絕。其他人的經濟來源我倒不太清楚,不過我的本行煉丹師就滿足我日常需要的經濟花費。”藥師點頭答道。

  說到這里時,他看了眼宋書航,然后微笑問道:“怎么?聽你的口氣,是在為世俗間的錢而煩惱?”

  宋書航誠實的點了點頭:“接觸修真后,我發現也許我要很多錢。至少,我昨天就在考慮,為了保持自己修士的秘密和方便煉丹,要不要在校外租個房子。但是要租房子,我就得考慮錢的支出。”

  他不太好意思講自己想要兼職的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