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六章 大結局

大家一致支持是一回  ,不出來做官又是另一回事,兩者并不矛盾,只有葉笑很尷尬,百般無計之下,只得將擴充的君主閣人員,也一股腦兒放了出去。

  花王,赤火,步相逢,夢有疆這四位君主閣地位最高之人,全都放出去做了一方天地之主。至于琉璃天那邊,葉笑干脆用葉帝做威脅,讓紫龍王做了琉璃天之主。

  軒轅琉璃那老家伙早已跟著葉紅塵一道浪跡天涯去了,闊別了十萬年的好基友,肯定夠白鳳煩的了。

  葉笑出盡手段,終于血河找到:“血河前輩,你老不出仕我不逼你,但我那三個老手下可真是我的老手下,您怎地還不讓他們出來?”

  血河也很無奈:“他們修為達不到,就出不來,否則你當我愿意他們缺席這次世紀之戰么……你耐心的等待就是,他們是你的人,永遠都是你的人,肯定跑不了……”

  葉笑:“……”

  七朵金蓮的家族后人,葉笑紛紛委以重任,也算是光宗耀祖了。但七朵金蓮這七個老家伙反而顯得很平淡。

  在經過計議之后,葉笑決定將新紀元命名為:君主紀元。

  葉笑這位天下至尊可謂是將“懶”字發揮到了極致,基本上是啥也不管。

  白沉所說的,有一點不同。

  白沉是真正放下了,但是葉笑卻也不是被困住了。葉笑也是全部放下了……

  而且他這個放下,簡直令人發指!

  每天吃了喝,喝了睡,睡醒了再吃,天天懷里揣著二貨,肩頭上駕著金鷹,頭上頂著葉帝,另一邊肩膀站著葉凰,偶爾還跟著一隊巨號蟒蛇,一路招搖過市,滿世界的玩耍,樂得跟什么也似……

  至于玉璽大印,早早就扔在了君應憐那里。

  對于這個天下共寶,君應憐和玄冰兩女每天都得爭競一番,你扔給我,我再扔給你,厭惡得不要不要的……

  如此治理天下,當真是奇葩異聞,莫可名狀。

  但大家的修為,都是在飛速猛進。

  三年后。

  葉笑收下了他這一生之中僅有的兩個徒弟。

  兩個少年。

  一個叫計長云,一個叫策無風。

  正是當年的兩大至尊的轉世之身。

  葉笑遵循承諾,收了這兩人為徒,將這兩人原本所修功法加以改進之后傾囊相授;這兩個小家伙仿佛與這兩項功法極之契合,進境快得驚人。

  但葉笑并不打算讓兩人恢復前世的記憶,那樣會反而讓兩人現在所擁有的赤子心境打亂。轉而兩小前世記憶完全的封存,只留下一句話:“若然有一天你們倆達到了足以解開封禁的程度,便會得到一些其他的東西……若是不能達到,便是與之無緣,一切盡歸天緣。”

  又數年后,玄冰來跟葉笑商量:““你等了許久,更調教了那兩個孩子多時,可說是完成了當日對兩大至尊的承諾,然而現在我們距離離開這個世界的時限,卻也是越來越近了。”

  葉笑點頭:“我知道。”

  玄冰看了葉笑一眼,又道:“但這個天下仍舊隱患重重,你打算如何解決?!”

  葉笑問:“什么隱患?”

  “那么多的巔峰高手,在我們的壓制之下,盡數遠避紅塵,一旦我們離開,震懾不再,這個天下只怕又將重新動亂起來。這些年下來,各大家族固然都已經是巨無霸的存在,但真實戰力仍舊不高,至少不足以與那些巔峰強者抗衡,彼時……”

  葉笑哈哈一笑:“冰兒,你現在操心操得過分。將來之事自有將來之人處理。由始至終,我都無意一統天下,君臨紅塵,此心至今無異;然而命運推著我去到了這個份上,卻也只得背負統一的定數……但這個定數在我離開之后,就不歸我關了,天下天下人之天下,各憑手段便好。”

  玄冰抿嘴微笑:“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真以為我喜歡操那么多心嗎?!”

  所謂天下事再無掣肘,棄之管固然是最不負責任的做法,卻也是一宗最瀟灑最省事的做法!

  葉笑此前就與聞人楚楚和蘇夜月約好,打算回寒陽大陸去看看。

  玄冰和君應憐等人知道后,自然也鬧著也要回青云天域探訪故舊。

  此際既然決定舍棄此世一切,舉家私奔已經成為唯一選擇!

  這邊眾人才剛剛訂了行程,便有人前來尋找。

  來人正是當初葉笑剛剛到了紅塵天外天巧遇的那一對夫婦,這夫婦帶著他們的孩子前來尋找當年給出承諾的人。

  這一路上,在知道了他們要投奔的人居然是如今的圣王,所有的人都是高接遠迎,護送而來。

  葉笑哈哈一笑,見小家伙資質尚可,傳下手書介紹給步相逢當徒弟學藝去了。

  這亦是紅塵史冊中最終一宗有記載的關于紅塵圣王笑君主葉笑的軼事!

  青云天域。

  葉南天和月宮雪在這一天忙完了葉氏家族的事情之后,突感倦怠,雙雙睡了一覺。

  在這莫名一夢之中,兩夫婦竟似乎看到葉笑回來了。

  仍舊是那樣的英姿挺拔,笑容滿面。

  久違的兒子還帶著幾個絕色的女子,在他們面前深施一禮之后,便即飄然而去。

  那幾個女子中分明有幾個感覺很熟悉,似乎還是熟人,但真個想要道出名姓,卻又一時蒙住……

  兩夫婦齊齊醒轉之后,才發現時辰不過午后,周遭縈繞花香陣陣,分明身在花園之中。

  “這個夢……”月宮雪回味著,眼圈又紅了:“我好像看到了笑笑回來了,帶著媳婦問我好……”

  葉南天楞了一下:“你也做了一個這樣的夢?”

  這個問題,讓月宮雪愣住:“難道你也?”

  兩人面面相覷,一時間呆住了。

  隨即,月宮雪驚呼一聲,徑自跑了出去。

  只見整個莊園外面,數千里山峰大地,甚至包括已然硬化的道路上,盡都開滿了鮮花。

  整片天地,都已經化作了鮮花的海洋。

  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從莊園中飛奔而出:“爹爹,你看看這個……”

  在小孩的手中,赫然是一枚晶瑩如玉的戒指。

  葉南天有些顫抖的接過來仔細辨認,卻是一枚空間戒指。

  葉南天將神識探入其中,搜索良久,只見到了內中的無數天材地寶,無數修煉資源……

  卻并沒有最想見的一紙書信!

  “笑笑……”

  月宮雪緊緊攥著那枚戒指,貼在自己心窩里,淚如雨下:“你還在怪我……”

  葉南天輕輕嘆息,用手扶住妻子的肩膀,將她攬入懷里:“他來過,他有待著媳婦來看你,給你見禮,這已經證明他沒有怪你……但是……他……”

  “他真的不怪你……”

  葉南天完全能夠明白葉笑的心情。

  他真的不再怪什么,生氣什么……只是……

  若是相見,彼此難免尷尬…………

  那便相見爭如不見!

  另一邊,宋家,宋絕的小院中,宋絕的酒桌上同樣多了一枚空間戒指,以及兩壇子美酒,一壇子是天外天夢幻逸品紅塵醉,另一壇則是更為罕見的女兒情,這兩壇酒前者是葉笑孝敬宋絕的禮物,另一壇卻是玄冰孝敬宋叔的禮物,環顧三界六道,能夠同時受到葉笑玄冰送出禮物者,除卻宋絕,再無他人!

  青云天域。

  葉笑最后一個拜訪地點自然不外是回去拜見了雷大地三位師父,一敘飛升之后的掌故……

  寒月天閣,現在已經是青云天域第一大門派。

  雷大地三人對于愛徒歸來,自是老懷大慰,熱淚盈眶,感慨萬千。

  師徒歡聚良久,唯數日后,葉笑蹤影裊裊,令三老大罵劣徒無狀,還不如不回來,更添離別楚!

  然自葉笑拜訪過寒月天閣之后,早已棄置不用的天魂殿,竟自主再聚三光之能,重啟生死輪回之秘!

  只此一項,便足夠支持寒月天閣再興盛無數歲月!

  寒陽大陸。

  葉笑與蘭浪浪,左無忌,久違的京城三少再度聚首,歡聚一堂,美酒佳肴,飄香陣陣。

  “無忌,你的理想是什么?”

  “浪浪,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若是能夠長生不朽,你們愿意不愿意?”

  “既然你們不愿意過我這種日子,那么,若然有來生你們最大的愿望又是什么?”

  蘇夜月偎依在父母身邊,盡是說不完的話。

  聞人楚楚回轉藍風帝國,去了自己的家,去看自己的父皇。

  寒陽大陸的行程,畢竟短暫。

  葉笑等三人的修為已然遠勝當日的夢懷卿,若非葉笑對于自身元能的控制已臻超妙之境,光是一口氣只怕就足以吹散寒陽大陸,沒辦法,這就是修為實力太高必然會出現的弊端!

  而葉笑再一次帶著蘇夜月與聞人楚楚離開得時候,似乎所有人都意識到,葉笑這一走,恐怕將是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

  所有人都顯得有些不舍。

  反倒是葉笑表現得最是輕松。

  他留下了一句讓人捉摸不透卻又耐人尋味的話。

  “生生世世,我們都可以相見。”

  葉笑走了,走得干凈利索,絲毫不減拖泥帶水。

  左無忌和蘭浪浪眼見故友乍返又去,悵然若失;兩個人都是悶在家里好幾天閉門不出,卻是將所有公事盡都放下了;然后更是如同發了瘋一般,兩個人出門就湊在一起,昏天黑地的連續喝了半月的酒。

  一個宰相,一個大將軍,兩個人可是將軍政雙方所有的公務全部一概不管拋之腦后。這大半個月下來,直接讓整個辰皇帝國都亂了套;連皇帝陛下也是為之頭痛不已。

  但又對這兩個貨全無辦法。

  葉笑離開寒陽大陸之際,似有意似無意地經過寒陽大陸一處懸崖的時候,心生感應,微微一笑,似是有什么發現一般,隨即便將一枚空間戒指扔下了懸崖。

  那戒指里面藏有各種功法秘籍以及天材地寶,差不多有十分之一萬藥山的規模。

  “卻不知道八百年后,誰會是這個有緣人呢?”

  “哈哈哈……”

  葉笑攬著蘇夜月的纖腰,攜了聞人楚楚的手,騰空而去。

  就此消失在寒陽大陸,只留下一個當年笑公子的傳說……

  這一日。

  在紅塵天外天一云霧縹緲之處。

  一顆奇怪的大樹,在云霧中漂浮,周身所有樹葉,都散發出奇特的光芒。

  一個白衣人正在觀云霧練功的時候,葉笑突然顯臨。

  “白公子,這些年一向可好。”

  白沉哈哈一笑:“就知道你會找到。”

  葉笑微微一笑:“不過,白公子果然是天命之人,居然會找到這棵樹。”

  白沉瞇著眼睛笑了笑:“以你現在的能力,還在乎這棵樹?”

  葉笑哈哈大笑。

  這棵樹,正是星空之中最為神秘莫測的天緣樹。

  想不到白沉居然找到了,而且長久的生活在天緣樹下。

  葉笑笑道:“你找到了天緣樹,連天緣樹都已經屬于你,可說是天命所歸,現在可有興趣,出去管理天下?”

  白沉苦笑:“你是在開玩笑么?我現在的日子有多么舒服你看不到?居然還想要讓我出去?”葉笑看著白沉身上隱隱氤氳的紫氣,道:“天緣樹下,天地之主。你不想出去,你也有這個天命。”

  “但是有你在,這個天命,我也可以放棄。”

  白沉微笑道:“天地無雙主啊。”

  葉笑怔了一怔,突然想起來那句話。

  天地無雙主,混沌第一靈。

  天地有雙主,混沌十二靈!

  葉笑悠然的嘆了口氣,喃喃道:“你錯了,天地之間,是有雙主的。縱然放棄,也是。”

  白沉皺眉:“嗯?”

  葉笑哈哈一笑。

  在這一刻,他明顯感覺到,生死堂中,陣法圖里;原本已經凝固的十二靈雕像,突然間似乎都活了起來,十二道不同的光華,縈繞而出,瞬間跨越了無數空間,進入了葉笑的無盡空間里。

  虛空之中,似乎想起了一聲志得意滿的,充滿了傲嬌的叫聲:“喵!”

  偉大的喵大人,豈能在十二靈之中?

  喵大人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分封十二靈!

  十二年,為一個輪回,周而復始。而你們這十二個,就在這十二年之中,一年一個,主天下氣運,人間煙火!

  二貨搖頭擺尾,得意非常。

  “遵令!”十二靈俯首帖耳,匍匐在地。

  空間之外。

  “凡事不提,故人久見,該當浮一大白吧!”

  白沉搖頭苦笑:“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找到我,可沒想到你會一見面就要酒喝,罷了罷了。”

  葉笑哈哈一笑。

  稍傾,婉兒和秀兒親自做了酒菜奉上,兩人就在這天下絕巔,云霧深處,舉杯痛飲。

  只是一直到最后,葉笑都沒有問當年白公子為何不辭而別,不戰便退。

  而白公子也沒有說。

  兩人就只是在不斷地喝酒,彼此之間始終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一直到了快要終局之刻,白沉終于問了一句話。

  “大道何方?”

  葉笑點點頭,又搖搖頭,道:“在我心里,在你心里。”

  白沉哈哈大笑。

  “當年你曾經過,要拜托我一件事。”葉笑道:“今日,我離開此世的時間即將來到,自思與你有這段因緣須得了解,所以專門前來,問你一句。”

  “是何事?”

  葉笑鄭重的問道。

  白沉神色間糾結了一下,道:“原本我打算自己來完成那件事,但是又怕兩個丫頭等不及,長久壓在心中難免會生出一些禍患……所以,既然你今日問起來,我便說了。”

  “嗯,我明白。”

  葉笑點點頭:“我會等你前去!”

  白沉充滿了自信的微笑:“以往是你在后面追趕我,現在輪到我追趕你了,放心,我一定會追上你的!”

  白沉這么一句話,葉笑登時知道了白沉要拜托自己的是什么事。無需問得更加清楚明白。

  “星空無盡,大道無邊。”

  葉笑微微一笑:“白沉,我們來日再戰,今日立定此約,不可讓我失望!”

  白沉認真的點頭:“放心,我會永遠位于你的對立面,葉笑……你也莫要讓我失望。”

  “我何曾讓你失望過,而你白沉,卻也總是會給我帶來驚喜。”葉笑道:“你辛苦籌謀多少年,一朝有所發現,居然全然舍棄,這一份魄力,當真讓葉某刮目相看,自愧弗如。”

  白沉淡淡的一笑:“繼續,自然可以,不過……我卻又是何苦?又有什么日子,能比得上我現在這般逍遙自在?”

  葉笑笑了笑。

  飄身而起的同時,人已然融化在云霧之中。

  玩兒和秀兒端著菜上來,頓時一陣驚訝:“葉君主已經走了?”

  白沉道:“他自然要走,若是不走,怎么能在遠方等我。”

  “在遠方等你……”

  婉兒和秀兒若有所思,亦若有所悟。

  直到葉笑離開此世時限終了,柳長君趙平天他們依然沒有出現。

  葉笑沒有選擇繼續等下去,縱使壓下天道掣肘對于如今的葉笑已不是難事!

  既然沒有危險,自有再會之期,不過時間早晚的問題。

  葉笑現在可是很看得開。

  “我要走了。你們呢?”

  酒桌上。

  葉笑,寒冰雪,厲無量,雪丹如等推杯論盞。

  “我們就不走了。”厲無量哈哈大笑,依然是那樣的豪氣干云。

  葉笑嘆了一口氣。

  眉宇間,是清晰的失落。

  寒冰雪誠摯的說道:“老大……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一直想,帶著兄弟們一起,不管任何地方……只要你還有這份能力,就想要,不放棄任何一個兄弟……”

  “但是現在,是我們跟不上你的腳步。人,各自有各自的天命。”

  “老大強行干涉,也并不好。而且,你會非常累。”

  “我們不想讓你受這份累。”

  寒冰雪靜靜的笑著:“所以我就在這里住下了。老大什么時候想我們了,可以回來看看。”他突然有些猥瑣的笑了笑:“這個……我正好剛剛看上了一個女孩子……現在正在考慮……”

  厲無量和葉笑同時大為驚訝,轉頭問道:“多大了?”

  “十七……”寒冰雪老臉一紅。

  “禽獸啊……”葉笑和厲無量同時頓足憤然。

  三人頓時吵作一團。

  誰也沒再提跟著葉笑離開的事情。

  葉笑也沒提。

  便在這一日,葉笑悄悄地帶著玄冰,蘇夜月,聞人楚楚,君應憐,月霜月寒,冰心月等人……登臨穹頂之上。

  現在七女的修為,都已經臻至橫渡星空的超強者層次,任何一人都已經遠遠超出了紅塵天外天的范疇。

  于八人而言,這或許最后一次俯瞰這片紅塵大地!。

  八人望著這一片成就了自己夢想的天地,眼神中,充滿了釋懷的然。

  “走吧。”

  葉笑微微一笑,率先向著星空深處而去。

  七女微笑,齊齊跟上。

  在這紅塵天外天,永遠的留下了一個笑君主的傳說,而葉笑等人,當真再也沒有回來過……

  葉帝和葉凰并沒有跟著葉笑離開。

  而是自己選擇出去歷練了。以兩小的能力,已經足夠縱橫無忌,葉笑根本不擔心。

  直至葉笑離開的三年后,柳長君,寧碧落和趙平天這三個家伙才從禁地出來,從一直守候在外邊的柔兒口中得知葉笑已經離開此世,三人無不懊喪欲死,絲毫不見修為躍升極多的喜悅。

  “趙平天,這是君主大人臨走之時,留給你的東西。”

  黒煞之君聽聞三人出關,主動找上了三人。

  除了給了三人每人一個空間戒指之外,另外單獨給了趙平天一個玉瓶。

  “君主大人說,這里面乃是輪回陰陽丹;讓你的妻子柔兒服下,便可從此脫離陰魂范疇,成為一個正常的人類。君主大人說,這是他曾經對你的承諾!”

  趙平天和柔兒渾身顫抖,接過丹藥,淚流滿面。

  “君主大人……”

  趙平天撲通跪下,仰天高呼:“我好想……再見您一面……”

  不知道過了多久。

  白沉看著婉兒和秀兒在抱著孩子玩耍的樣子,心頭盡是一片溫馨。

  “葉笑,多謝你。”

  “不過,我也終于找到了你當初離開的那條路。”

  “現在,是我來追你的時候了!”

  “你等著我!”

  葉笑游歷星空,混沌星空不記年,竟已然不知道到底多少年過去了……

  這一日,終于心有所感,突然仰天長嘯:“寂寞!你來了!我說過,你等著我,我會與你一戰!”

  葉笑一世人就從沒有如此氣過某一個人,而那位‘寂寞’卻絕對是其中冠者,沒有之一!

  無盡星空彼端,一道邪魅的人影驀然出現,正是哪位渾身充滿了欠揍滋味的寂寞先生。

  而隨著他一道出現的,駭然還有不少人。

  這是這群人一個個的盡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靠,怎地又這么多人?”葉笑登時吃了一驚。

  “放心放心。”其中一個一臉燒包的家伙嗷嗚嗷嗚的叫了兩聲,道:“我們不會對你出手,我們就是來看你和寂寞打的……哈哈哈……嗷嗚,早就看這小子不順眼了,你要是能替我們揍他一頓,我們請你一家子喝酒!打得越狠越好,千萬不要給我面子,哈哈哈……”

  旁邊好幾人紛紛附和:“不錯不錯,只要你能打他一頓,我們都請你喝酒,你揍了寂寞,就是給我們面子。”

  說著說著,居然一個個的都從虛空中拽出來一把把椅子,就這么堂而皇之的擺在四面八方,一屁股坐了上去。一個個盡都是滿滿的津津有味,靜待好戲上演。

  那位寂寞先生幾乎氣死:“我有你們這幫兄弟,真真是遇人不淑,悔不當初……”

  “哈哈哈……”

  葉笑哈哈一笑:“既然如此,這頓酒我就先行拜謝了,不管給不給你們的面子,我都會暴打某人一頓!”

  “這話說的痛快!從今以后,不管你啥時候打他一頓,我們都請你喝酒,決不食言……”

  眾人一起承諾。

  葉笑信了。

  只可惜他現在貌似還是打不過某人,某人雖然欠揍,但葉笑還真沒有能夠揍人家的能耐。

  但這并不妨礙交朋友。

  葉笑很快跟這幫人交上了朋友,幾乎天天在一起吹牛打屁聊天,日子過得越發逍遙快活……

  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當他第一次在寂寞手上勝了一招的時候,正要找一干人兌現承諾的楸候,卻發現這幫家伙一個個嘴臉全變了。

  這么多人居然完全不顧面皮對葉笑群起而攻之,七手八腳地將葉笑狠狠揍了一頓。

  “敢打我們兄弟,你葉笑丫的膽兒肥了啊……”

  “就是就是,打我們兄弟分明是不給我們面子,當我們說的話是放屁嗎?”

  “你丫的給我面子還敢揍我兄弟,簡直就是天大的恥辱,老子揍你……”

  葉笑憋屈不已,悲憤叫道:“當初明明是你們說的,你們一個個的有沒有點口齒,有沒有點廉恥……”

  “我們說啥了?”

  “我們明明啥也沒說……”

  “就是就是,打了我們的兄弟,居然還敢污蔑,揍他!”

  至此,葉笑徹底無語,只能認倒霉,蜷縮身體抗揍。

  玄冰和君應憐等早已經和這幫人的家眷成了好閨蜜,天天在一起,此刻正看著這幫男人抿嘴微笑。

  就像看著一群頑皮的孩子。

  以葉笑現在的修為,已經是亙古不滅,與這幫人中任何一個人相比,都已經不落下風,絕對不會被打壞的……這只是這些家伙在排遣寂寞而已……

  只見這幫家伙打完后,居然又將葉笑扶起來,不光幫忙整理衣服,拍打身上的土,還真的請葉笑喝了一頓酒,然后鄭重承諾:“葉笑,我支持你,繼續打寂寞,只要你能打他一頓,我們還請你喝酒……”

  葉笑:“………………”

  “當然也不止寂寞,我們這些人之中,隨便你打贏了誰,我們都請你喝酒。”

  “尤其是我們老大,你要是能打贏他……嘿嘿,無論啥要求我都答應你。”

  “對,還有那最討人厭的顧老二……只要你能打他一頓,你讓我干啥我就干啥……”

  葉笑心頭的無語逐漸的成了滿天烏云:“我要是再相信你們一次……我就是個豬……”

  他肩膀上,二貨雪白的小身子蹲那里,此刻,也正在用鄙夷無限的目光看著對面的幾個人,發出來一聲充滿傲嬌的聲音:“……喵!”

  (全文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