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四章 又見呂斯

  陰陽妖參爆開了,楊開和蘇顏兩人渾身肌膚的毛孔卻是全部不由自主地舒張,將周圍的神奇能量統統吸進體內,侵入五臟腑。”楊開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沉著臉朝外走去。

  再怎么說扇輕羅也與他有點關系,他沒法放任不管,只是不清楚誰在與她戰斗。

  等走出府邸之后,楊開才發現,府外幾百丈處有一群人。

  人數不少,粗略一看最起碼也有百人之多,聚集在一個地方,這些人幾乎全都神游境的高手,全都抬頭注視著天上。

  而在天上。還有三人正在圍攻扇輕羅,這三人每一個都是超凡境強者,將扇輕羅的遁逃路線封死,正在猛下殺手。

  妖媚女王雖然如今也晉升到了超凡境,但畢竟年輕,身旁還有一個碧洛需要守護。如何是這三人的對手?一番大戰,被打的捉襟見肘,鋪天蓋地蛛絲般的攻擊守護在自身和碧洛身旁,卻依然無法阻擋那三人進攻的節奏。

  “妖女,束手就擒,可繞你不死!”三人,有一個膚色蠟黃的老者怒喝。

  “沒想到在這里碰到了鼎鼎大名的妖媚女王。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另外一個老者冷笑連連,一副勢要將扇輕羅生擒活捉的架勢。

  “兩位,莫要傷她性命。拿了她也好當做與邪主談判的籌碼!”第三人高聲提醒。

  “殺不了的,這妖女手段了得的很。”那肌膚蠟黃的老者惱火萬分。雖然是以三打一,但他發現這妖女手段詭譎,三人一時半會竟拿她沒有任何辦法,而且,若不是她要守護自己身邊那個少女,以這妖女的實力,隨時可以逃走。

  “大人,你不要管我了。”碧洛咬著下唇,焦急不已,她也看出自己是扇輕羅的掣肘,怎忍心看到扇輕羅因為自己而落入險境?

  不等扇輕羅回答,她忽然身形一扭,直接脫離了扇輕羅防護的范圍。

  “碧洛!”扇輕羅驚呼,眼疾手快,卻依然沒能將她抓回來。

  那臉色蠟黃的老者目光陰冷地盯著朝自己沖來的碧洛,只是隨手一掌,張牙舞爪如小老虎般的碧洛便被打的喋血飛出。

  她只有神游境一層,根本擋不下超凡境強者的攻擊。

  剎那間,五臟腑移位,氣血翻滾,臉色蒼白如紙,意識都模糊了。

  那正在觀戰的百多人,當即飛出一位神游境,欲要將碧洛擒拿。

  不等他靠近,斜刺里卻閃電般沖出一人,在他動手之前,將碧洛搶了過去。

  那神游境高手眉頭一皺,感受到來人的實力只有神游境四層,冷哼一聲,喝道:“放手!”

  說話間,一拳朝前搗去,兇猛的真元迸發,下手沒有絲毫留情。

  楊開眉頭一皺,察覺對方招式蘊藏的威力,也是沒有猶豫,反手就是一掌。

  拳掌相碰,楊開不動如山,反倒是神游境七層的對方,一邊慘叫一邊翻滾,跌落進人群。

  這一幕變故讓觀戰之人震愕連連,全都詫異地望著橫空殺出來的楊開,表情陰冷。

  這些人大多都不認識楊開,但他既然營救碧洛,眾人自然將他與扇輕羅看成一伙了。

  “楊公?”正圍攻扇輕羅的三人的一位看到楊開,揚聲喊了一句,喊話的時候,連忙跳出戰圈。

  楊開扭頭,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免有些詫異:“呂長老?”

  這人居然是呂家的那位超凡境強者呂斯。兩人似乎都很驚詫會在這里碰面。

  呂斯不知道戰城這邊還有個楊開府存在著,楊開也不清楚呂斯為什么會跑到這里來。

兩人這邊一說  話,扇輕羅那的戰斗也停止了。

  妖媚女王警惕地盯著三人,嬌軀一晃,便來到了楊開身旁,美眸一片擔憂,望著碧洛道:“她怎么樣?”

  “沒有性命之憂。”楊開搖了搖頭,與扇輕羅一起飛到府前,將碧洛交給從府邸沖出來的唐雨仙,讓她帶回去救治。

  處理完這事,楊開才扭頭開始打量忽然來到戰城的那些人。

  此刻,那些人全都驚愕地望著楊開府,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們只知道戰城生靈涂炭,已全部被毀,可今天才發現,這里居然還有一座府邸保存的完完整整,府邸內,更有無數高手在活動的身影。

  呂斯神色閃爍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態度不禁緩和許多,倒是其他兩位超凡境強者,一臉忌憚而又憤怒地望著楊開。

  秋憶夢也走了出來,待看到呂斯之后驚奇地問道:“呂斯,你怎么會來這里?”

  “秋小姐。”呂斯微微點頭示意,“呂某是接到八大家的征召令,趕赴都馳援的,在附近見到這邊產生了天地異象,便過來看一看,沒想到在這里碰到了一位邪王。”

  說話間,目光在楊開和扇輕羅兩人之間流轉著,顯然沒弄明白這兩人怎么看著關系不太尋常。

  “原來這樣。”秋憶夢輕輕點頭。

  自蒼云邪地大舉入侵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年之久了,八大家雖然先后兩次向天下各勢力發出征召令,但響應者寥寥無幾。

  可是呂家是秋家一手扶持起來的,呂斯縱然不太情愿,恐怕也必須得帶領家族精銳前往都馳援。

  “這兩位是……”秋憶夢望著另外兩個超凡境強者。

  呂斯介紹道:“這一位是黃家的黃曉黃長老,這一位是光明府的姜哲姜長老,都是要與呂某一道前往都的。”

  秋憶夢淡淡點頭,黃家,光明府,與呂家一樣,跟都八大家有不淺的關系,恐怕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面對八大家發出的征召令,不得不硬著頭皮帶人前來。

  那黃曉和姜哲兩人跟秋憶夢打了個招呼,態度也算隨和,反倒是望向楊開的時候,一臉厭惡和鄙夷之色。

  奪嫡戰后期,八大家極力抹黑楊開,說他勾結妖邪,欲要作亂都,這個消息已經傳遍天下,如今黃曉和姜哲親眼見到楊開與扇輕羅模樣親密,態度曖昧,聯想到以前聽到的消息,頓時信以為真。

  只當他真的已經與妖邪為伍。

  “秋小姐,你們怎么在這里?”呂斯疑惑滿滿,若不是這次被天地異象吸引過來,他們怕也不知道戰城里還有這么多人活著。

  “避難呀。”秋憶夢莞爾一笑。

  “避難?”呂斯震愕。

  “不錯,就是在此地避難。”

  黃曉冷哼道:“秋小姐,在這里能避什么難?這里怕是已經成為蒼云邪地的一處后方基地了。”

  秋憶夢神色不變,面含微笑道:“黃長老為什么這么說?”

  黃曉手指著扇輕羅和楊開道:“一位是蒼云邪地的邪王,一位是楊家那勾結妖邪的小公,秋小姐,你年少不更事,可不要為奸人蒙蔽,以免抱憾終生。”

  “為奸人蒙蔽?”秋憶夢好笑地望了楊開一眼,又道:“多謝黃長老提醒,我雖然不如黃長老見多識廣,可也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黃曉面色陰沉,暗暗搖頭,覺得秋憶夢大概是已經被楊開蠱惑,現在徹底看不清局勢了。

  這小小的府邸能在亂世之保存下來已是奇跡,黃曉覺得它之所以能夠保存,肯定是因為蒼云邪地與楊開有聯系的緣故,否則整個戰城都毀了,憑什么這里能保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