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下第一人

  五位邪王這么說,顯然是對陽柏抱有莫大的信心。

  陽柏神色淡然,隨意道:“去看看吧。”

  他也對那能阻擋五位邪王的結界秘寶起了興趣。

  來到楊開府外,陽柏神色凝重地望著那透明的天行宮,強橫的神識一次次地查探著,卻始終不見他有出手的意向。

  邪王們靜靜地等待著,倒也不著急。

  過了好一會,陽柏才搖頭道:“這個東西我沒辦法。”

  “什么?”眾人驚呼,臉色怪異起來。

  他們都是親身領教過邪王陽柏的強大,一直都以他是天底下最厲害的一位高手,可如今卻從他口得到了這樣的答案,幾人頓時有些不敢相信。

  連主上都打不破這個結界?

  “有意思,這秘寶已經超出了這個世界的范疇,不是我們這種境界的人能夠擁有的。是誰拿出來的?”陽柏面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詢問一聲。

  “那個人。”毒王沖夢無涯示意了下。

  陽柏立刻將目光投到了夢無涯身上,兩人隔著幾十丈相望,邪主的目光不禁涌出一絲尊敬和向往之意,反倒是夢無涯,即便是在望向邪主的時候,也依舊一臉淡然從容,似乎是屹立在云端,俯瞰著對方。

  陽柏又轉頭,望向人群的地魔,和煦一笑,面上浮現出一絲親切之意,輕輕點頭:“你好!”

  “桀桀桀桀……”地魔怪笑不已。

  誰都不知道他們兩人什么會進行這樣似乎熟人間打招呼的對話,唯獨只有楊開若有所思。

  若是他所料不錯,邪主陽柏之所以邪功大成,有如今這番成就,正是因困龍澗下那具魔頭尸身的緣故。

  在被困困龍澗的那些年,陽柏定是從那尸身窺探到了一些修煉的方法,繼承了那魔頭的衣缽,所以才能實力進展這般迅猛,有了這一身神通。

  而那具尸身如今正是地魔所有,地魔的神魂靈體入主其,吸盡困龍澗下的邪魔之氣,奪舍成功。

  一個是繼承了那魔頭的衣缽,一個是占據了那魔頭的尸身,同出一源,兩人之間自然會有些微妙的感應。

  陽柏又轉頭,神色變得嚴肅,微微躬身,沉聲道:“師尊!”

  凌太虛輕哼一聲,面色鐵青:“我不是你師尊。”

  陽柏起身,淡淡道:“一rì師,終生師,不管承認不承認,我陽柏這一輩子只有一位師尊。”

  楊開府的諸人這才忽然記起,凌太虛與邪主,是師徒的關系。

  雖說能一手培養出這樣的徒弟,也足以傲人,但任誰都聽得出來,凌太虛口氣的懊惱和悔恨。

  若是當rì直接將這逆徒殺掉,而不是廢去修丟下困龍澗任其自身自滅,如今這天下大地也不會多了許多無辜的犧牲和流血。

  “聽聞師尊堪破心結,成功突破,陽柏很高興。”邪主凝視著凌太虛,神色平靜。

  “拜你所賜,老夫也是因禍得福。”凌太虛面沉如水。

  “師尊教導弟子多年,弟子也應該師尊做點貢獻。”陽柏說這話的時候,一點也不見愧疚之意,引得凌霄閣眾人頓時不快。

  凌太虛冷哼,目光冰寒。

  往昔,他對自己這位二弟子報以莫大的期望,暗暗覺得他與老大能夠達到很高的成就,也悉心栽培。但如今,他對這二弟子卻是失望至極。

  “你便是那位師侄吧?”陽柏忽然又看向人群的楊開,目光灼灼,“說起來,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師叔,久仰大名。”楊開沖他咧嘴一笑。

  陽柏輕輕點頭:“你爹情況如何?”

  楊開嘿嘿冷笑,眼神如刀鋒般冰寒:“托師叔的福,家父一切安好。”

  “那便好。”陽柏吸了口氣,不再多說。

  該說的都已說完,該打招呼的也都打招呼了,對方躲在那結界,他也沒有任何辦法。繼續在這里糾纏,只會浪費時間。

  “輕羅,你留下來看著他們,其他人跟我走。”陽柏淡淡地吩咐一聲,旋即沖凌太虛行了個禮,領著其他五位邪王從容離去。

  只留下扇輕羅一人,神色古怪地站在原地。

  她不知道陽柏安排她留下來監視這邊,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很快,匯聚在戰城,來自蒼云邪地的武者和妖獸集結到一起,在陽柏和五大邪王的帶領下,氣勢如虹的撲向都,顯然是想趁都那邊防御不善之時,來一次兇猛的突襲。

  待到那些人真的離去之后,扇輕羅才遙遙地看了楊開一眼,旋即,邁開步伐朝楊開府這邊行來。

  碧洛不知道從哪里閃了出來,亦步亦趨地跟在扇輕羅身后。

  楊開府上的眾人,無論男女老幼,都怔怔地望著這位聞名天下的妖媚女王,即便她沒有施展媚功,那絕世妖嬈的殺傷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不少年輕男子神色呆滯,似乎魂魄都被吸走了一般。女子們更是將自身與之暗暗比較,可不管是誰,都不禁生出一種微妙的自卑感。

  府上,恐怕也就只有蘇顏的絕色,能與扇輕羅一較高下。

  或許,夏凝裳也可以,但誰都沒見過她的真面目,即便是楊開也沒有,自然無法比較。但在妖嬈嫵媚上,沒有哪個女子能與扇輕羅相并論。

  “這妖精!”胡家姐妹一起撇了撇嘴,芳心暗恨,不知這女人到底是怎么長的,這般禍國殃民。

  那柔若無骨水蛇般的腰肢款款扭動,蕩起一圈圈動人心魄的漣漪,翹臀挺拔,飽滿,一身火紅的衣衫盡顯狂熱之意。

  扇輕羅淺笑吟吟,來到結界外定住步伐,盈盈地望著楊開。

  “夢掌柜,放她進來吧。”楊開開口道。

  夢無涯一愣,詫異地望著楊開。

  “我跟她是舊識,她不會對我們不利的。”楊開解釋一句。

  剎那間,無數道目光震愕地望了過來,似乎不敢相信楊開居然與這樣的女子有瓜葛。

  “你這小子……”夢無涯也是佩服死了,說話間,揮了揮手,結界頓時裂開一道縫隙。

  扇輕羅和碧洛兩人沒有絲毫防備之意,就這么直直地走了進來,身后結界迅閉合。

  來到眾人面前,扇輕羅盈盈行禮:“見過凌前輩。”

  凌太虛皺了皺眉,淡淡道:“不敢,妖媚女王聞名遐邇,你我更是同神游之上,凌某人當不得如此大禮!”

  他對跟隨在陽柏身邊的邪王,還是有很大戒心的,雖然扇輕羅沒有表現出敵意,但凌太虛還是在jǐng惕她。

  扇輕羅抿嘴笑道:“凌前輩是楊開的師公,那便是我的前輩,我與楊開……呵呵……”

  扇輕羅話沒說完,但其蘊藏的深意卻相當耐人尋味。

  府上眾人,一個個表情頓時曖昧起來,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霍星辰和董輕寒更是怪笑不已。

  “別說這種容易讓人誤解的話。”楊開皺了皺眉。

  扇輕羅不禁噘了噘嘴,紅艷艷的煞是誘人。

  碧洛在她身后,沖著楊開一陣咬牙切齒,張牙舞爪。

  “這次到底怎么回事?”楊開沉聲詢問。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看到的這樣啊。”扇輕羅一臉無辜。

  “什么蒼云邪地忽然這么就打過來了。”

  這次的事情太突然了,突然到任何人都沒有想到。

  扇輕羅輕嘆一聲:“是你們給主上制造了這么好的機會,怨不得別人。”

  “你是說奪嫡戰?”

  “當然。這個奪嫡戰的開展,讓八大家的實力分散成兩片,讓人有逐個擊破的空間,而且上一次你們圍剿圣地,也損失不小,如今元氣還未恢復,這么好的機會,主上當然要把握。”

  “你們能成功?”楊開冷笑。

  “成功不成功我不知道。”扇輕羅搖了搖頭,“但是我知道以主上如今的成就和修,你們八大家是無人可以抵擋的。”

  楊開面色一變:“他到底強到了什么程度?”

  “天下第一人吧。”夢無涯接過話,神色有些陰沉。

  “而且,你們八大家也不是鐵板一塊,都太大了,八大家又分散在八角的位置上,圣地的人去攻打一家,另外七家就能毫不遲疑地施加援手么?”扇輕羅笑吟吟地望著楊開,語氣有些促狹。

  楊開冷哼:“你們蒼云邪地同樣不是鐵板一塊!”

  扇輕羅點頭道:“不錯,圣地的人確實比你們八大家還要自私自利,如果沒有現在的主上從協調,圣地六大邪王甚至還會互相敵,但有了主上,就不一樣了。楊開,你不要把形勢想的太樂觀。主上這次對都是志在必得。他不會在乎圣地里那些武者的生死,甚至連我們六位邪王的生死,也不被他放在眼,如果有需要的話,我相信他會毫不遲疑地犧牲掉我們,只要能平滅你們八大家。”

  “你們就這么心甘情愿地他驅使?”

  “不是心甘情愿,是無法反抗!”扇輕羅痛苦地搖了搖頭。

  楊開看著她,沉吟了一會才道:“留下來吧,在這里面,陽柏拿你沒有辦法的。”

  扇輕羅苦笑:“留在這里,我確實安全,但是我行宮里的那些人,飄香城的那些人呢?”

  楊開一怔,驀然想起當初在扇輕羅行宮里,服侍過他的三個女子。美婦蕓麗還有若雨若晴兩個丫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