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章 圣地來襲

  楊開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李元純還能說什么?

  心雖然清楚楊開這是要拿他們一群人當免費的保鏢,但也不得不答應下來,還一臉笑瞇瞇地道:“如此甚好。”

  海外這些人,不會把八大家放在眼,同樣也不會蒼云邪地放在眼,因為他們的根基,不在內陸!

  與此同時,距離戰城近千里之遙。

  塵煙滾滾,影影綽綽可見到無數道身影和無數只奇形怪狀的妖獸。

  領頭的,是一只體型寬廣的巨大妖獸,妖獸的背上,一個男子靜靜地站在那里,漠視著戰城的方向。

  這人大約只有四五十歲左右,渾身上下也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一位相貌平平,身穿青衫,但那雙眼睛,卻無時無刻不在溢著精光,神色淡漠,卻不怒自威。

  蒼云邪地,邪主陽柏!

  在沒有見到這個人之前,世人都以為邪主是長著三頭六臂,一臉兇神惡煞形同厲鬼般的人物,可只有見過他真正面目的人才知道,陽柏其實與常人無異,甚至長著及其普通的相貌。

  沒親身體驗過他的手段,是永遠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一個人,居然能一出手便收服了整個蒼云邪地。

  陽柏,二十多年前在凌霄閣凌太虛座下修煉,因心性狹隘,修煉不知名邪功,走火入魔,與師兄楊應峰和師傅凌太虛大打出手,那一戰,楊應峰身受重創,十幾年來頑疾纏身,那一戰之后,凌太虛心灰意冷,從此不問宗門之事。

  幾年后,凌太虛親自出手,將陽柏擒回凌霄閣,廢去一身修為,丟下困龍澗,任其自生自滅。

  卻不想他機緣造化,在困龍澗下得到了莫大的機遇,練就了一身通天本領,出關之rì,力戰整個凌霄閣,擊殺一位長老,將凌太虛打成重傷,揚長而去。

  隨后,他便在蒼云邪地現身了。

  而如今,他是整個蒼云邪地的主人。

  陽柏的身后,有六道身影緊緊跟隨,六人時不時地看他一眼,眼眸皆都充滿了敬畏之色。

  這六人,是蒼云邪地的六大邪王,五男一女。

  六人造型各異,賣相乖張。

  有的騎著一頭兇猛的妖獸,有的渾身被綠色的毒霧纏繞,有的陰氣森森,鬼氣繚繞,有的虎背熊腰,長著一副野獸般的體格,還有的渾身閃電包裹,身形若隱若現。

  唯獨一個比較正常的,便是那唯一的女子,妖媚女王扇輕羅了。

  即便是扇輕羅,也長著一副不似人間擁有絕世妖嬈的臉蛋,任何人看她一眼,對上她的眸子,似乎都能在剎那間沉迷。

  甚至就連其他五位邪王,也不敢去正視扇輕羅的眼睛。

  自晉升神游之上以后,這個妖女的媚功比以前更加厲害了,縱然五位邪王在修為和實力上比她要強,也不能馬虎大意,若是不小心同樣會招。

  六人各施手段,或騎乘妖獸或奴役力量,跟隨著陽柏的步伐。

  在這六人身后,是來自蒼云邪地的諸多高手,神游之上,神游境頂峰數之不盡。

  還有那無數奇形怪狀的妖獸,這些妖獸,每一只都至少有五階的實力,六階妖獸比比皆是。

  更有一只七階妖獸!

  這一只七階妖獸,是楊開曾經見過的那只能用神識與人交流的巨大蛛母。

  七階妖獸,在境界上等同于神游之上。如今這只蛛母為雷霆獸王所用,雖然獸王并沒能收服它,但彼此間也達成了協議,這一次征戰都,蛛母自然也跟隨了過來。

  鑒于當rì楊開和扇輕羅在蛛母巢穴干下的惡事,蛛母此刻對扇輕羅抱有著相當大的敵意,不過卻懾于邪主的實力,不敢有什么輕舉妄動。

  如果此地沒有邪主陽柏存在,蛛母必定會對扇輕羅發起攻擊。

  “主上,距離那戰城不過八百里了。”陰冥鬼王忽然開口說道,“屬下請命先行一步,為主上打探下前方的情報。”

  陽柏神色不動,依然不緊不慢地朝前飛馳,也沒回應。

  “鬼王,這才半rì沒殺人,你便忍不住手癢了?”絕滅毒王怪笑一聲,斜睨著鬼王道。

  陰冥鬼王呵呵笑了起來:“還是毒王了解我。聽說現在戰城可是匯聚了不少高手,上次那些人來我圣地搗亂,來而不往非禮也,如今老夫也給他們帶份大禮去。”

  毒王道:“論殺人,還是老夫的手段厲害點,主上,讓我先行一步吧。”

  鬼王毫不示弱:“你的毒雖然了得,可老夫的小崽子們數量也不少,真的殺起來,也不會比你差。”

  說話間,似乎有鬼哭狼嚎的聲音傳出,鬼王的身體內,陡然浮現出一個個肉眼可見猙獰可怖的臉龐,那些臉龐上滿是痛苦和掙扎之色,似乎是人的神魂靈體,被拘禁在鬼王的體內,掙脫不得。

  “想去,便去吧。”陽柏淡淡地說了一聲,也沒阻止。

  “謝主上!”鬼王和毒王聞言大喜過望,連忙展開身法朝前方飛馳。

  “我也去。”閃電影王說了一聲,身上電芒閃爍,刷地不見了蹤影。

  “他的,都去?”一聲如洪鐘般的怒喝傳出,那身材魁梧至極,熊腰虎背如猛獸般的男人瞪大了雙眼,“你們都跑過去了,等老子到了還殺個屁!”

  說話間,霸天力王腳踩大地,也急忙追上。他每一腳踩下,大地都猛地一顫,似乎天崩地裂般,震撼人心。

  “嘿嘿……我也去湊熱鬧。”雷霆獸王驅使胯下的坐騎,身后跟著各種各樣的妖獸,脫離了大隊伍。

  眨眼的功夫,五大邪王齊齊出動,只剩下了一個扇輕羅還跟隨在陽柏身后。

  “輕羅你不去?”陽柏回頭看了扇輕羅一眼。

  “我不去了。有他們就夠了。”扇輕羅緩緩搖頭。

  “不去也好,那些人殺心太重,在武道上走不了多遠。”

  扇輕羅詫異地望著陽柏,似乎沒想到他會這么評價那五人。

  “說起來,你身邊那個婢女碧洛……這幾rì都沒看到了呢。”陽柏似有意似無意地說了一句。

  扇輕羅嬌軀一顫,連忙平穩呼吸,沉著應道:“我讓她去辦了點事。”

  “恩。”陽柏輕輕點頭。

  扇輕羅心緊張萬分,生怕他繼續追問下去,可出人意料的是,陽柏居然不再開口說話,似乎真的只是隨口一問而已。

  扇輕羅這才松了一口氣。

  遙遙地望向戰城的方向,妖媚女王心祈禱著,那小混蛋可千萬要趕緊離開才是。圣地這次大規模進軍,根本不是一個小小的戰城能夠抵擋的。

  扇輕羅甚至懷疑,連都都抵擋不了。

  陽柏的實力進展實在太迅了,當rì他初來蒼云邪地,收服六大邪王的時候,扇輕羅還能看出一點他的修為底線,但如今自己都已經突破到了神游之上,反而看不透陽柏了。

  這個人的實力太恐怖,都無人可擋!

  仔細感受一番,扇輕羅赫然發現,楊開居然還在戰城的位置,沒有離開的意思,不禁芳心焦急。

  八百多里地,即便是神游之上也感應不到那么遠。

  但楊開體內卻有扇輕羅當rì種下的追魂印,有這道印記存在,楊開即便身處天涯海角,扇輕羅也能尋覓到他的蹤跡。

  扇輕羅的心,有楊開的情種,當rì給他種下追魂印,不過是防備他逃跑而已,卻不想現在派上了用場。

  那小混蛋到底在干什么?為何遲遲不見動靜?碧洛應該已經到了那邊,將消息傳遞過去了才是。

  戰城,楊開府。

  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妥當。

  大家也都得知了事態的嚴重,對于楊開說要趕緊離開這里,自然沒有什么異議。

  正準備出發時,秋憶夢和霍星辰回來了,他們兩人剛才遵從楊開的叮囑前往封神殿向那七人稟告這邊得到的消息。

  “怎么樣?”楊開問了一聲。

  秋憶夢神色黯然,痛苦地搖了搖頭:“他們不相信。”

  楊開忍不住哼了一聲:“死到臨頭還不自知,真是愚蠢至極!不管他們,該做的我都做了,你們兩個準備怎么辦?是回都還是……”

  “跟你一起!”秋憶夢趕緊道。

  “那就走吧。”楊開把手一揮,也沒多說,現在時間寶貴,根本不是爭執的時候,雖然楊開覺得他們還是回都比較好,畢竟他們都是大世家的公子小姐,沒必要跟著自己去流浪。

  一群人在楊開的帶領下,浩浩蕩蕩走了出去。

  府外,自剛才開始,便不斷地有人在喊話,威逼楊開府上的勢力離開這里。

  直到此刻,也依然在持續地喊著。

  乍一見到楊開府這么多武者齊齊出動,那喊話之人不免大吃一驚,誤以為楊開要有什么大動作,連忙發出jǐng示的聲響。

  下一刻,便有無數高手奔赴前來,擋在眾人的面前,攔住去路。

  昨夜一戰,七大家聯軍雖然損失不小,但并沒有傷及根基,此刻匯聚在一處,依然場面壯觀,人頭攢動。

  “小公子,你這是要干什么?”康家康斬撥開人群,走到前方,小心詢問。

  楊開看著他,皺了皺眉,沉吟片刻道:“別說我沒提醒你們,蒼云邪地的人,在邪主帶領下,正朝這邊趕來,不想死的話,就趕緊離開戰城回到都。”

  康斬怔怔地望著楊開,似乎沒聽懂。

  好片刻之后,才啞然失笑,搖頭道:“小公子,你這話說的……什么意思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